中文馬克思主義文庫
中文馬克思主義文庫

如果您對馬克思主義有興趣而想學習或研究,或者可以為翻譯馬克思主義的文章作出貢獻,我們真誠地歡迎您的加入。 網址: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index.html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marxists.internet.archive.chinese

大否认: 为什么他们不想让我们谈论阶级?│The great denial: Why they don’t want us to talk about class

克思认为,工人具有推翻现有条件的潜力。原因有很多。

﹝英国﹞克里斯·宁哈姆(Chris Nineham)

2023年5月7日

Zdc 译、日土兀  校


克里斯·宁哈姆(Chris Nineham)的新书《激进的枷锁》(Radical Chains)

 

克里斯·宁哈姆(Chris Nineham)在他的新书《激进的枷锁》(Radical Chains)[1]中摘录了三个片段,在其中的第一个片段中,他问道:为什么当权者如此不顾一切地压制阶级观念?

马克思的阶级概念在主流社会不受欢迎并不奇怪。马克思描绘了一个残酷分裂的,以有组织抢劫为核心的社会,并对资本主义进行了毁灭性的道德谴责。它也直接违背了当权者希望我们理解我们所生活的世界的各种方式。他们偏好的社会模式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在这个市场中,个人自由平等地互动。当然,在现实中,个人出生在社会中时,其财富水平就大相径庭。然而,马克思强调,生产的组织方式比任何东西都更能塑造社会。他在《资本论》中说,"分配的安排","完全取决于生产的安排"。人们消费什么,甚至人们认为需要什么,首先取决于任何特定社会生产什么。商品的分配方式取决于财富的分配,而财富的分配本身又取决于个人在生产过程中的地位。

政客们还喜欢告诉我们'我们都在一起'。这种幻觉之所以能获得支持,是因为经济的运行似乎不以人的意志和控制为转移。如果我们认识到整个系统是由极少数人驱动的,他们从多数人的劳动中牟利,那么这种想法就无法生存下去。我们还被告知,资本主义投资者是 "财富的创造者"。从阶级的角度来看,投资者带来的资本是从过去的劳动中榨取和窃取的。投资者只是在循环利用这些战利品以赚取更多的钱。

马克思主义还对资本主义将随着时间的推移“扶助”穷人的观点提出了质疑。资本主义创造了难以想象的财富,但正如马克思所预言的那样,资本主义对压低工资的驱动力会让在资本主义存在的大部分时间里,财富的分配变得越来越不平等。过去四十年的新自由主义资本主义把我们带到了这样一个非同寻常的地步:仅仅八个人的身家就相当于世界人口一半人的。马克思的分析得出了一个毁灭性的结论:穷人穷是因为富人富。普遍的贫困和不平等是以利润竞争为基础的制度的必然结果。

然而,马克思所有阶级分析中最激进的方面是,它表明了,在征服世界和实现迄今为止历史上最高水平的剥削的过程中,资本主义创造出了它自己的克星,它自己的 "掘墓人"——工人阶级。马克思认为,工人具有推翻现有条件的潜力。原因有很多。首先是直接的经济原因。工人无法从一个生产率越来越高的社会中获得物质利益,这一事实使他们立即产生了反抗的意愿。其次,在资本主义下,人类当中的大多数所经历的堕落都集中在工人阶级身上。人的自我实现被剥夺,这是“整个社会臭名昭著的罪行”,在剥削和随之而来的异化中得到了最深刻的体验。工人通过他们的经历,最敏锐地意识到资本主义积累的巨大堕落能力和破坏力。

其次,除了对变革感兴趣之外,工人还拥有实现变革的手段。正如工人的生计完全依赖于资本家一样,资本家的利润也完全依赖于工人。作为个体,工人没有力量;但作为集体,工人拥有巨大的潜在力量。正如马克思所说,“在一切生产工具中,最大的生产力是革命阶级本身”。资本主义迫使大量工人聚集在生产点,从而形成了一种反力量。关于工资和劳动条件的斗争有可能演变成不同阶级组织之间的政治冲突:

大规模工业将一群互不相识的人集中在一个地方。竞争分化了他们的利益。但是为了维持工资这种与老板的共同利益,把他们团结在一个共同的反抗思想中——联合……如果反抗的最初目的仅仅是维持工资,那么当资本家为了镇压的目的联合起来时,最初孤立的联合就会组成一个面对始终联合起来的资本的团体,因为对他们来说,联合的维持比工资的维持更有必要……在这场斗争——一场名副其实的内战——中,即将到来的战斗所必需的一切因素都联合起来并发展起来。一旦到了这一步,联合就具有了政治性质。

工人被排斥在生产成果和社会利益之外,这导致了最后一个至关重要的特征。资本主义创造了一个对剥削或压迫任何其他群体毫无兴趣的阶级。包括资产阶级革命在内的以往所有革命的结果都是一个统治阶级被另一个统治阶级所取代。新兴的资本主义阶级与封建制度的地方主义、固定的束缚和落后进行了斗争,但他们这样做是为了建立一个新的更具活力的剥削制度。由于资产阶级的经济计划依赖于对新阶级的剥削,它为广大人民提供的新权利,即使是最激进的权利,也仅限于政治领域。1789 年开始的法国大革命是典型的资产阶级革命。尽管它取得了种种成就,但其核心口号“自由、博爱和平等”所宣布的平等充其量只是形式上和政治上的,而不是物质上或经济上的。

工人的从属地位和受剥削的性质使他们的处境更为激进。不仅工人阶级无法剥削其他任何群体,而且对于劳动人民来说,没有社会和经济解放的政治自由也是微不足道的。只有拆除整个社会的大厦,工人才能获得真正的解放。对于工人阶级来说,结束剥削和压迫只能意味着整个制度的终结、所有压迫的终结以及阶级本身的终结。正如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写道:

 

以前的一切历史运动都是少数人的运动,或者是为了少数人的利益而进行的运动。无产阶级运动是绝大多数人为了绝大多数人的利益而进行的自觉的、独立的运动。无产阶级是现代社会的最下层,它如果不摧毁压在自己头上的、由那些组成官方社会的阶层所构成的全部上层建筑,就不能抬起头来,挺起腰来。

 

这是马克思主义的核心观点,马克思一再重申这一观点。他在 1844-45 年间写道:“工人……形成了一个阶级,这个阶级如果不……解放社会的所有其他领域,就不能解放自己。”第二年,他和恩格斯写道,无产阶级‘不消灭自己的生活条件……不消灭当代社会中集中存在于无产阶级身上的一切非人道的生活条件’,就不能解放自己。工人阶级所遭受的剥削和压迫的全面性使其成为一股前所未有的颠覆力量,‘一个消灭了所有阶级的阶级’,简言之,一个‘带有激进枷锁’的阶级。


[1] https://counterfire.bigcartel.com/product/radical-chains-why-class-matters-chris-nineham

 

原文链接:https://www.counterfire.org/article/the-great-denial-why-they-dont-want-us-to-talk-about-class/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