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雀斑
小雀斑

休使圆蟾照客眠。

博卡拉的旧照片

  • 2012-10-28 16:11:09|博卡拉

到博卡拉了。从蓝毗尼上车,偶遇之前同住在韩国寺的新西兰人。一路同行,一起住在费瓦湖畔的小客栈,分摊房费。其实房价很便宜,几十块人民币。但他常年流浪,比我更会省钱。

客栈的风景没得说,是平层的房间,院子里就能看到湖和山。

他常年在印度、尼泊尔一带流浪,学习冥想。没有手机,到城里要找网吧回复邮件。每天睡前冥想。不刮胡子。

费瓦湖边,船比人多。

房间的门口有吊床,白天的时候,躺在吊床上翻书,能看见五颜六色的划翔伞,能听见尖叫的女声。

博卡拉的中国餐厅。服务人员都是尼泊尔人,但能讲一口流利的汉语,有免费的茶水,价格比尼泊尔餐饮略贵。

在费瓦湖畔的这个寺院里,我又听到了在巴德岗那样熟悉的唱经声。

一只鹰
一行白鹭

有时候,会有这样的蓝天,但是仍然没希望看到雪山。

天气不大好的时候,我就窝在客栈看书睡觉,饭时跑到这样的餐馆,一边吃饭,一边看湖。

这只可怜的壁虎,我们住进来的头晚还生龙活虎在墙上游弋,第二天早上发现已经一只脚斜挂在墙上,新西兰人一拨弄,掉了下来,四脚朝天,不知道生了什么病。

湖边的运动场,主要是排球和足球场,大家的运动热情看起来很高,似乎这两项运动的群众基础,比中国要好得多。

连着下了两天雨,预约了两天的滑翔几乎是没有希望了。然后又突然说可以了,然后又等了两个小时,等云雾散去,等风向回转。然后才被一辆吉普拉上了山头。我以为会有一个比较大比较平坦的起飞台,谁知道就是随便的一个山坡。

在空中平稳飞行了二十分钟之后,降落在了湖边。我没有让驾驶员打转,因此没什么惊险。我也没敢腾出手来拍张照。在空中,费瓦湖看上去好小,博卡拉看上去好大,第一次看见白鹭在离自己很远的湖面飞行。很静,耳边只有风声。

当地人钓的湖鱼。看上去很像鲫鱼,但吃起来很肥,吃到最后有点儿油腻。我在中国餐馆吃的,不知道是不是上了当,还是第一次吃鱼吃到油腻的感觉。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