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星人
貝星人

闢一塊心田,自個兒筆耕。嗜好太多,時間太少。想隨心所欲,亦隨波逐流。主修心理學,NLP高級執行師、註冊催眠治療師。愛動物、愛寫作、愛學外語,重複學習、忘記、再學習。不擅長運動,相信 Thoughts Are Things,2019 年參加大阪初馬,因為堅持,所以完成。2021 年由香港出走到英國,開展人生下半場大冒險。

日久生情

Never say never

從前,我既不相信一見鍾情,也不相信日久生情。

最近,我開始認為日子久了或許真的會生出情愫來。

又或者說,有很多事情需要真正體驗才知道底蘊,亦需要時間去考驗才知道是甚麼一回事。

人生需要細味。

有很多所謂的不可能,有時其實只是不認知,由於完全沒有認識,感覺陌生,有種不能掌控的恐懼叫人產生抗拒感,於是就過分簡化說成不喜歡。

直覺的感覺可以帶來喜歡或不喜歡的感覺,但這種感覺有多少是錯覺,有多少是真實的感覺,其實還得花點時間去了解才知道,但凡對未嘗試過的事說喜歡或不喜歡,可能只是一種印象,而並不是真正的感覺。而很多事情介乎於喜歡與不喜歡之間,刻意簡化二分法去說自己是喜歡或不喜歡都未必是真正的答案。

經常覺得,世上並沒有多少「真相」是人類可以掌握的,我們每日遇見的、感受的,或許很多都只不過是「幻像」。

The TRUTH is OUT THERE.

人與人

有一些人,你打從相識那刻已喜歡他,那種莫名的好感讓你想親近他,喜歡跟他攀談,樂意更進一步了解,無從解釋地想彼此關係更加親密,見面之後還想再見一面,再見面時又滿心歡喜,又再期待有下一次。

相反,又有一些人,你打從第一次看見他的臉已不太想親近他,不想跟他交談,但覺言語無味,甚至連眼神接觸也可免則免,那種互相抗拒的磁場讓兩人中間有道無形的牆,無法進深發展,連了解多一點都提不起勁,僅只相識已是終結。

我一直相信,人與人之間就是有種微妙的引力,有相吸亦有相拒,這種自然的引力主宰着大部分關係的起點,但都不是永恆,能有怎樣的結果還得看很多命數與努力的交織。


我有經歷過一些極端的例子,兩種極端都有。

中學時遇過一個女同學,彼此都有種看對方不順眼的感覺,莫名的不喜歡,其實我根本不認識她,只知道她是鄰班的同學,除了名字和外貌,對她一無所知,但就是不喜歡啊!(可怕的青春期⋯⋯)但後來我們一起在學校團契、教會團契相識相處,交談下又很投契,後來大家連同男朋友一起四個人也熟絡起來,在我初成年的時期,她曾經成為過我最稔熟的朋友之一。

大學時遇過一個男同學,由最初覺得他怪怪,到很快又熟絡投契得不得了,總之幾乎天天見面,每次見面亦會不亦樂乎,不過最後卻因為一些已記不起的小問題,我們就決裂了,連大學時期還沒有完結,我們已不再是朋友。

曾經覺得最最深愛的人,是我最最最好的朋友,可以和自己最好的朋友談一場長長久久的戀愛,好像世上沒有更幸福的事了,可是到最後又彼此傷害得最最最最深,我相信我們都給過對方世上最幸福的感覺,同時亦給了對方一生不能磨滅的傷痕。

所以呀,哪敢說最後是如何呢?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起初是怎樣是一回事,走到最後是怎樣又可以是完全另一回事。

又,回想起來,許許多多的人,不論起初或後來是好是壞,但原來在時間的洪流中已不知不覺被沖走了,再沒有留下在我的人生裏。


我和現在同居的室友徹頭徹尾是兩種人。

由個性到待人接物,由生活方式到飲食習慣,完完全全是兩種人,只是我們的不同是可以和而不同。

但我自己起初亦萬萬沒有想過我和她會同住同一屋簷下,更沒想過大家會可以成為坐在床邊一起分享生活點滴的朋友。

日久生情啊!

(好歹也叫是「同居女友」XD)

事實是當這樣在同一空間、有更長時間去近距離相處時,你對一個人會有另一種認知。不再只憑直覺的感覺去判斷她是誰,而是從很多日常細節中了解她是誰,會看到不好的地方,但同時在她身上亦看到很多自己以前不為意、但現在會發現到的優點,會學懂去欣賞和接納她整個人,而不再流於主觀感覺先行的判斷。

其實我和她並沒有十分投契,但日久又實在有生情,成為了朋友。

人生有很多事情都是想像不到、計劃不來的,我有時很喜歡這樣去感受上天每一日給我一個怎樣的人生,然後迎接會來就來、想避也避不過的人和事。


跑步

我經常說我其實本身並不喜歡跑步。

即使已完成了一次馬拉松和一次半馬拉松,我還是不得不說我本身覺得跑步是一項沉悶又沒趣的運動。

本身覺得。

但既然如此,為何又要跑?

因為我想給自由放任的自己有一個目標,然後鍛煉一己意志和自律,最初就是這個原意,只是一公里又一公里跑下來,又覺得這是個於身心有益的活動,而跑步時好像騰出了一個時間空間去好好與自己相處,感受自己的情緒、聽聽自己各種想法的心聲。

於是,不經不覺就跑了幾年,漸漸覺得跑步是個好運動。

以前的我可是一個一年都不運動一天的大懶人呀!


駕車

膽小、粗心、腦眼手不協調,基本上自覺不是駕車的材料,而且經常提醒自己作為一個司機對車上及路上所有生命都有莫大的責任,自己車毀人亡不算最差的事,害得人家終身殘廢、痛失家人才是真正罪孽深重。

可以的話,可免則免。

於是,考了十五年的駕駛執照也好,坐上車子駕駛的日子也沒有十五天。

來到英國,人人都說在外國生活需要車,但我還是採取拖延政策,覺得坐交通工具就好了。做司機要集中精神,又要負很大責任,又要花很多錢,不要不要。

可是呀,一天又一天,成為車主接近兩個月後,我現在又覺得我蠻喜歡駕駛的感覺,當然新手如我還是會緊張,但當能夠駕馭車子流暢平穩地行駛於路上時,心裏又很是舒暢,發覺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覺間喜歡上駕駛的感覺。

現在的我對駕駛仍然是又愛又怕,駕駛技術未夠班,坐上司機座位依然很緊張,但已不再如當初那麼抗拒和膽小,反而希望自己的駕駛技術可以天天進步,有一天可以真正享受駕駛的樂趣,去更遠的地方!


畫畫

畫畫是另一種日久生情的意外。

我沒有想過我會喜歡上畫油畫,一向自覺沒有藝術天分,又懶惰又沒耐性又怕麻煩,但不知不覺間又喜歡上油畫。

最初只是心情納悶,情緒不好,貪新鮮想找個活動玩玩,然後卻發現在畫畫時那種專注好像把我在現實世界中抽離了一樣,看着米白色的畫布被一筆一筆好像沒關係的油彩畫上去,到後來各種色彩融合交織成為一幅看得出是畫的東西,感覺很滿足。

就這樣畫了很多幅畫,由沒想過會喜歡到喜歡上畫畫。



人生就是這樣。

Never say never.

很多事情未試過又不會知道真正感受是如何,而在人生不同階段中看同一個人、同一件事也會有不同的觀感。

回頭看看,我一向是個自我、主觀、感覺先導的人,於是對很多人和事都會讓直覺告訴我喜歡與否,多於用時間去感受驗證。事實證明,時間能讓我對很多事情改觀,日久可以生情,日久也可以看清很多事實。

再退一步回望過去,我發現在我人生最難走的時刻,我得到的可能更多。當我一個人面對那種難以招架的情緒,漸漸讓我從幽谷中走出來的是身邊的朋友,原來身邊一直有那麼多人愛護自己,而我以前竟然從來沒有太留意過他們。然後當我去用各種各樣活動去抒解內心時,又不知不覺間發現了自己很多興趣,開始跑步、畫畫、寫文、看書、喝酒(哈),人生原來有很多很有趣味的事都是從失意中生出來的,不花時間去嘗試就細味不到當中的真味,而時間久了,對有些人和事原來會生出情愫來。

可悲之時也必有可喜之事。

Never say NEVER.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