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

silm
·
·
IPFS
·

看著那些談得風生水起的面孔,忽然覺得自己有些寂寞太久,似乎也該多和人說說話。

態度是如此的態度,但時間過了一陣兒,就又淡下了說話的想法。

其實這段話,也是過了很久,才又寫下,而原本的那種感覺,也都已沒了味道。

不過,事情總是如此。不是我們在最新鮮的時候,才會記錄;往往文字只能留下我們的一些殘跡,語言猶如脫口而出的子彈,射出去,卻不知道打中了什么。一只鹿奔跑在思維之海,我們追逐著鈴聲,還有一閃而逝的身影,我們看不到,但卻始終沒有放棄追上的希望。此時,我大概就是如此,所以在時間一聲聲虛擬的腳步里,我拼命向前,試圖把每一個想出的字,都安放在紙張上。

我當然不能奢求太多。

但在這個日子,或許能夠想起一些什么。

世界確實不太夠意思,很多時候,都給我們最冰冷的面孔。但生命之所以值得綻放,也是因為那些自然而然的春風夏雨,一樣和我們在這個世界流轉。我曾有一位私淑的老師,不過這個詞似乎用得太過正式,但確實在我很迷茫的時候,給了我一條路。

一個人太孤單,更何況是面對整個世界,陌生人太嚇人,又出現在我們最幼稚的時間。

不知道別人如何度過這段時間,我也不知道自己現在算不算度過,但生活就是這樣,沒有答案,只有驗證。自己驗證自己,自己確認自己,在自己之外,還能夠得到驗證和確認的,大概有著更多的幸福。但我知道自己不是,也知道很多人不是。幸好這不是一個閉塞的時代,一切都足以讓我們去挖掘和得到。云朵能飄去的地方,就可以讓我們的思想跟隨。

一位老師之所以成為老師,當然不是因為我努力交了學費,也不是因為學校為師生提供了制度下的情景。

我深深理解這一點,也正因為如此,我才對這位老師,有著深深的感謝。

有的人,在世間留下了一座長城;有的人,則讓自己的船帆,飄過四海;也有人,因為美貌,得到歌者不斷地傳誦;還有人,在一座建筑的碑碣上,留下自己的名字。但也有人,并不依靠這些,他們就算在被人強制遺忘的時候,也依然得到了銘記。我的這位老師,自然不是這樣的人,盡管他吃的苦,遠比我多得多,但在他的一生里,可能還是有更順遂的結果。

但這只是與同時代人相比而已,幸福依靠比較,終究不算是完美的幸福。

我讀他的書,是因為他的書,恰好出現在我的眼前。雖然我是掏錢買回來的,但我買回來的書多的是,可真正影響到我的,恐怕也不算多。所以,錢的存在,并不意味著,我就可以憑借錢,去找到自己最渴求的東西。

總覺得這么談下去,會讓一切語言,遭到扭曲。

我深深感覺,這種小鹿一樣的奔馳,只會讓字和字之間,一切踉踉蹌蹌,跌成七仰八叉,然后讓我懷疑,自己和語言之間,到底有著什么樣的對應。

所以,說話太多和說話太少,都是一樣的向背而行。

站在原點,我才能在沉默里,發現那份感謝,是一種真誠。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silm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 Author
  • More

賞花

小傘

每一個我都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