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狐沖的一場琴聲

silm
·
·
IPFS
·

洛陽城里,喧囂的聲音,仿佛一陣狂風,卷弄起人心,讓那些窮途反遭俗眼白的運命,一一播撒下來。

對于這位遲遲出場的主人公來說,此刻,已是人生低谷中的低谷。

好友慘死,意中人背離,原本收養自己的恩師,也對他疑惑重重。

至于那些看低他的人,也在戲弄和侮辱之間,讓他得到了一場寒涼入骨的風霜。

其實,這些與己無關的人,無論如何笑罵,其實都如一個屁,臭是很臭,但風吹過,便了無痕跡。反而是他在自己原本安身立命的親情里,慢慢失去了腳下可以站立的土地。

孤兒的他,原本是孤零零的一個人罷了,但卻被岳不群、寧中則夫婦收養。長大以后,又與小師妹暗生情愫,可以說岳不群夫婦對他是恩深義重,無以為報。可在一場關于辟邪劍譜的爭奪中,岳不群的貪心,既讓他自己終于走上偽君子的道路,也白白葬送了一家的性命。

或許命也不足惜。

真正的問題,在于岳不群、寧中則、岳靈珊,每一個人都失去了原本最珍貴的東西。

就在這種命運里,令狐沖在師父師母的猜疑中,在小師妹漸漸背離的愛情里,失去了一切,除了自己。

無論是被賭徒們打得口鼻出血,還是在王家受到的極端侮辱,都沒有消除他骨子里的那份自信。

可當他忽然覺察到越來越重的懷疑,在心中的激憤,卻越來越重。

一個當年為了救陌生小尼姑,而不惜一死的豪俠,如今卻爛泥一樣。

徐克拍黃飛鴻,就刻畫了這樣的一個人物,只是那里面是作為反角,最終在命運的終點,葬送在自己的欲望里。

令狐沖并不是這樣的一個人。

他更多是傷心,而不是關于復仇和嫉妒的怒火。

這時候,他走進了洛陽城內的一間屋子,遇到了淙淙而過的琴聲。

風吹竹葉,沙沙作響,剛剛證明了清白的琴音,如今安靜。

老翁和一位「婆婆」,似乎便是這世外桃源里的主人。

自暴自棄一樣的喧囂,終于得到了片刻安靜,往事前塵,俱在心頭來回。他所想的,不是這些日子里的艱辛,反而只是自己的「孤零零」。

「為師父所疑,為師妹所棄,而一個敬我愛我的師弟,卻又為我親手所殺」

我們很難在武俠小說中見到大俠哭泣,但在這個時候,令狐沖卻終于哭了出來。

并非嚎啕,也不是放聲,此時此刻,只是哽咽。

金庸先生的武俠,越到后來,反而越有了人的氣息。

其實說起來,他的第一本小說,就描寫了一位處處失敗的主人公,而在那文藝風的結尾,也是極力要寫那悵惘悲涼,但最終給人的感覺,并非能打動人心,直入心頭的感情。

相比于令狐沖,那種江山美人,全部失去的傷感,太過矯情。

當所有英雄都登場的時候,令狐沖,卻只是想成為一個能夠為自己而哭的人。

此時此刻,無關愛情。

今世今生,所缺的,反而是一個完全信任自己的人。

當任盈盈告訴他,師弟之死,絕非是因為他的點穴時。

過往曾經在猜疑中不斷滋生的自毀傾向,漸漸消失了。一個人在被懷疑、被嘲笑、被侮辱的時刻,所希望得到的,無非如此。其實每個人對于自己,都有比別人更準確的了解,但在一個人不肯相信的時候,又有什么「自己」能給出自信呢?

書中也是如此說的,「在他當時原也已經想到,自己輕輕點了陸大有兩處穴道,怎能制其死命?只是內心深處隱隱覺得,就算陸大有不是自己點死,卻也是為了自己而死,男子漢大丈夫豈可推卸罪責,尋些借口來為自己開脫?這些日子來岳靈珊和林平之親密異常,他傷心失望之余,早感全無生趣,一心只往一個死字上去想」。

這場對話拯救了一個人。

或者說,這陌生人毫無保留的信任,喚醒了原本藏在心底的那些自尊自信。

從此以后,笑傲江湖的故事才開始,若沒有這洛陽一場相逢,則江湖不過是江湖。

后來好事的我,還找過《碧霄吟》《清心普善咒》,但對古琴音樂之類,自己是不大懂的,簡單搜索到的,只是一些影視類的改編曲目。

圖書的故事本來就是如此。

我們身處的世界,真實存在。

但在那個幻想的世界里,同樣有著真實的傷心,真實的絕望,真實的一場琴聲,帶來了那笑傲江湖。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silm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 Author
  • More

鎖藏

賞花

小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