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類歷史上不會發生的事

壹行
·
·
IPFS
·
因爲人過於健忘

冰冷的刀刃在布料上胡亂地劃着,布料一塊塊地碎裂開,刀刃卻仍未停止動作。布料終於完全碎掉,就像撕碎的紙屑。水從這一屑一屑的布中滲出將水門汀地面變作了汪洋,而這些碎布變成了或互相分離或互相堆積的微型浮島。太陽很烈,海被照得三天之後就蒸發幹了,地上只留下慘白的鹽灘。布屑被剷車在兩天前就鏟走了,夜裏發了一場磷火,燃盡了,地上什麼也沒剩。一年之後,沒什麼器物記得這件事了,天上開始堆積起大量的雲,暗無天日,晝夜不分。下雨了,雨點微小到不如說是下霧,地上的所有東西都變得溼溼黏黏的。所有含鐵的東西都在這雨霧中慢慢地張出了一星星的紅斑狼瘡,磨、淬、熔都不能除掉這瘡,反而在這一次次的否認中張得越來越大,直到它也變成了含鐵物表面海洋中的一個個星星點點的浮島。含鐵器不好上隨時能卸掉的色,要怎麼辦?很聰明地,它們想到了用布覆着自己,可是布剛一覆在表面上當即灼燒化作雨霧中的一分子,它們無可用織物覆蓋自己。不怕,還有辦法,當即下令改革非鐵金屬礦開採和冶金與製造業,只給它們生產套子(其間還考慮過開發那堆鹽灘,完全失敗,它堅硬得不可染指)。金屬採完了呢?那就煉沙,不放過任何一個非鐵的金屬原子。最後,實在沒辦法了,就要開始「開採」自己人中的合金了,多出來的鐵按層級分配。但雨霧一直沒有散去,一直侵蝕着這些鐵器,狼瘡開始向內侵入,在外部以每天一千個原子的厚度剝蝕。過了不知道多久,這個星球的表面就成了極細紅色鐵鏽上漂浮着各類精緻且形狀各異的非鐵金屬器具的死海。而海的上空則是比海還要濃稠的透骨寒冷的雨霧。那堆鹽灘卻一直在那裏,一直慘白着,雨霧不肯化開它。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logbook icon
壹行寫一些沒人想寫的 trivialities。
  • Author
  • More

一月最后一天强调的凝滞和下沉

盲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