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sion history and IPFS entry, back to latest
ghostspiral314
IPFS What is this

Content Hash

退推的总体解释和一些思考

ghostspiral314
·
·
思考于当下,反推于内心

在我离开前,我注意到私信我的人数并不少,实际上已经超过了关注我的人数的十分之一。因此,我觉得有必要正式发布一篇文章来澄清一些误解,并对支持我的人表示感谢。我也意识到,发布一个更加正式的声明和文章比一对一回复更有效,就像一行代码能解决的事情就不必用十几行无效的命令去做。

确实,我已经退出了推特。这次退出并不是因为大多数人退出的常见原因,比如仍然居住在国内担心被召唤,或是对埃隆·马斯克的态度无感(尽管根据我在商学院教授的吐槽,他可能是个天才,但似乎总是违反商业规则的怪才),更不是因为一些知名人士之间的相互攻击(在这一点上,我非常赞同王先生的观点,认为世界本质上是复杂的,这一点我会在后面详细解释)。而是因为我发现,在国外生活一年多之后,我不再需要通过推特来发泄我曾在国内感受到的那种沮丧,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习得性无助。现在的我,能够在妥善处理繁杂事务的同时,不忘给自己的心灵添上美丽的花朵,我似乎摆脱了那种尴尬和不安的境地。

我知道这些变化很大,如果有人观察我两年前和现在的形象,可能会认为我的人格发生了替换(虽然我要吐槽,花火PV中的那种奇特设定总让人不自觉地联想到精神催眠或附身的故事)。但事实其实很简单,我只是再次找到了新的平衡点。过去,我过度依赖于一项短期内无法实现的事情,并将所有遇到的坏消息都归咎于外在环境。但离开之后,我发现我不需要再刻意追求一个伟大的理想,而是能够充分活在当下,我的心态自然而然地变好了,甚至可以说我的心理健康得到了快速恢复,就像处理好的伤口一样恢复了往日的模样。

但我也更加明白了,外在环境如何扭曲人的内心问题。在当今高度分化的社会,人们在生活中不可避免地受到其他外部情绪的影响。这种微妙的扭曲对我这样高度敏感的人来说,就像被污染的河水流入内心的不平静湖泊,难以保持平静和安宁。然而,新加坡这个小小的港湾接纳了我。正如我对一位朋友所说,如果是两年前,我可能会考虑很多其他地方,但现在,我觉得新加坡确实让人心情平和,感到舒畅。

因此,我非常珍惜这种宽松和愉悦的感觉,但我也知道,这份宁静和美好是短暂而珍贵的。世界在逐渐分裂,地区冲突不断,人们的意识观念不断对立。似乎随着我人生后半段的展开,这种分裂会进一步加剧。预想中的危险已经来临,人们开始打破旧有的约定和习俗。他们感到被欺骗,那些旧约不过是对他们失去利益的嘲讽。但这就是人性,总是期待别人的不切实际的承诺,同时忽视自己的过错。建立在不稳定基础上的大调整,比在高速公路上突然掉头还要困难。甚至按照历史模式来看,这无疑是一次超长时间的调整和洗牌。或许,未来的人们会用像“文艺复兴”、“百家争鸣”这样的美好口号来宣传这个时代的变革,也许他们不会注意到那些更加惨烈的牺牲和代价。

现在,让我在这最后的宁静时刻好好补充体力,整理好行李,踏上那未知的新时代吧。

----- River Serangoon , 25th FEB

CC BY-NC-ND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