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杯的害怕|錯過

fenglulu
·
·
IPFS
·
「好久沒看到佳茗了,他還認得出我嗎?」

剛下飛機,熱浪即刻襲來,這就是美國啊!盛夏氣息真是讓人有點吃不消,琬鈞這麼想著。

「好久沒看到佳茗了,他還認得出我嗎?」

琬鈞和佳茗兩人是高中學會同學,自從畢業後佳茗到國外求學直到完成碩士學位,琬鈞也完成並留在國內一流公司,至今,他們都是一直用電話、通信聯絡,保持良好情誼。很難想像在這保守年代,男女之間可以有著最體貼善解的友誼,年復一年的昇華。好比這次來到美國,也是因為佳茗的訂婚,不知道佳茗的未婚妻如何呢?從兩人認識至今從未聽過佳茗心儀哪位女生,沒想到轉眼就要訂婚了?

「琬鈞!here!」爽朗的叫聲驚醒正在沉思的琬鈞,她一回頭就看見漾著大大笑容的佳茗,果然一點都沒變,深深的酒窩讓他笑起來還是像個大男孩,不像成熟的三十歲男人。

「Long time no see!佳茗!」琬鈞快步跑向那在一群外國人中最好認的東方童顏,她想,自己也該好好認真保養了,平平都三十歲,怎麼自己滄桑太多?

「會累嗎?長途飛行不習慣吧?」暖暖的嗓音帶出佳茗的心細。

「還好啦!來看老朋友怎麼會累?」琬鈞大方的給了佳茗一個擁抱,唉!真好聞!一樣清爽的味道,如同在學會裡遇到不順心的事情,佳茗都會抱抱她拍拍她的頭給她鼓勵,真懷念。

「我先帶妳去落腳的飯店吧!對不起,現在正在籌備婚期的Lisa比較敏感,家裡現在有其他人在會讓她不舒服,希望妳不要介意......」

「沒關係,我懂,哈哈哈,你現在是駙馬啊!」琬鈞玩笑似地拍拍佳茗的肩頭順便做了個誇張的鬼臉。的確,佳茗以優異的成績畢業後就到Lisa家的跨國企業上班,聽說Lisa的老爸對佳茗讚譽有加,一心促成自己唯一的掌上明珠與佳茗,真不曉得佳茗如何忍受Lisa,雖然遠在臺灣,但名流時尚的八卦琬鈞還是有在注意,據傳Lisa脾氣驕縱到不行,甚至流連各大晚宴與酒吧,不知道佳茗是否知道?

「妳好好休息,明天再帶妳四處走走順便跟Lisa見面,妳難得來,我已請了假,還好有妳來...」

「嗯,別想太多啦!我不是來了嗎?」佳茗和Lisa這場婚事傳回佳茗老家似乎不得贊同,畢竟Lisa是個混血兒從小移民又作風洋化,佳茗彰化老家的雙親很不能接受,更無法忍受在彰化是大戶的百年門風被未來兒媳說成老舊還嗤之以鼻,所以一切的婚事打點完全不出席認同,夾在中間裡外不是人的佳茗一定很孤單難過。

「嗯,我明天再來接妳,妳好好睡一下調個時差吧!」佳茗還是這麼溫柔,她想。其實身邊也不是沒有出現過追求他的男性,不過默默地她心中就是會浮現佳茗比較,或許佳茗是她擇偶的榜樣吧!

翌日,佳茗開著一臺中古感十足的車子來接她,琬鈞笑了,佳茗還是佳茗,難怪Lisa的老爸這麼欣賞他,就算即將迎娶富家千金,佳茗還是保有自己一慣的生活方式,,不彰揚不炫耀。

「怎麼了?沒錢買新車啊駙馬?」

「妳別笑話我了,我已經安排好行程帶妳去走走囉!快上車吧!」她突然發現內心莫名一緊,她想念佳茗的笑容。但可能是兩人從未斷過的聯繫,好多個深夜的安慰吧,她想。一連數天,佳茗都帶琬鈞到她在電話中嘰嘰喳喳想看的景點以及大啖美食,那種感覺好像仍在高中生活的他們,聊不完的話題,沒有變過,琬鈞漸漸發現她從未抓住當一回事的情緒,心頭逐漸慌亂。

「明天......明天帶妳見見Lisa......謝謝妳在訂婚前一刻飛來,在妳回臺之前,Lisa說要請你吃頓飯。」Lisa,這幾天很有默契不提起的名字,就在送她回飯店的這刻響起。

「嗯...好...」

「......琬鈞,這幾天我真的很開心,好久沒有這麼笑過了....謝謝妳...」

「嗯...我們是朋...我們這麼好,當然一定要過來給你支持啊!說那什麼話,快...快回去吧!明天見!」

在她旋身之際,佳茗突地拉起她的手。

「琬鈞,...妳...為什麼會來?為什麼要來?」

「你...」

琬鈞看著兩人交握的雙手再移到佳茗牢牢看住他的雙眼,她終於明白自己抓不住的情緒是什麼了...對啊...工作狂的自己為什麼請完所有特休,只為了飛來美國?單單只是祝福嗎?

「佳茗,夜深了,你...」

「我以為妳知道...我的...」

琬鈞急忙掩住佳茗的嘴,她害怕,原來她害怕如果跟佳茗在一起,萬一情變呢?是否也失去最好的朋友?佳茗眼神一黯,垂下的睫毛遮住所有希望的光芒,轉身離去。

「...我...知道...可是你不能知道...」

最後一餐,佳茗和琬鈞顯得格外生分,飯局的眼神交錯都是迴避,Lisa只當兩人久未見面的尷尬,也沒什麼搭理琬鈞,說好的聚餐其實席開數桌,都是Lisa的好友,她被簇擁其中宛如不可一世的女王,琬鈞突然有點看不下去。

「妳要去哪?」佳茗在琬鈞突地站起來時問了。

「...我突然感覺身體有點不適,我提早去機場等好了。」對於佳茗在最後還是關心著她,她突然對自己感到有點生氣。

「我送妳回去。」

「不用了,我知道你忙。」

「琬鈞!」佳茗衝衝追著出來扳住她的肩頭,轉身。

「琬鈞...妳...」

他看見的是滿臉淚痕的她。

一個甩手,琬鈞就留下呆愣在地的佳茗。

他終究還是沒有追來,坐在飛機上的琬鈞這麼想著,或許是Lisa的朋友拖住,她知道,Lisa需要掌聲,佳茗只是他炫耀的工具,她也知道佳茗急著找她,未接來電數十通都是佳茗的來電。可是她不敢承認自己的情緒,她害怕著。

她只覺得一陣吵鬧後睜眼,發現自己站在劉家宗祠的庭園中,她知道這裡,佳茗曾對他說過,可是自己怎麼會到了這裡?她記得自己在飛機上睡著了,什麼時候下的飛機?突然一雙手環抱著她,她不用回頭就知道是佳茗,因為那乾爽的氣息和溫柔。他緩緩推動她移動,幾乎是不費力地往宗祠大門口前去,然後她曉得自己還在作夢,一場美夢,因為兩側突地出現自己與佳茗的幻影,像是一場人生電影放送。

她看見自己與佳茗初識,看見在學會中為了理想的奮鬥,然後她這次看見了在暗處哭泣的自己,隔著門板擔心的佳茗;她看見高中畢業的那天與自己告白的佳茗,然後她笑著接受,頓時疑惑回頭看著佳茗,後者只是微笑。

她看著他們相愛,過程中有爭吵但是都溝通化解,她看見自己的彆扭與他的寬容;她看見他們的婚禮,有滿滿的祝福,簡單而溫馨,尤其佳茗雙親的欣慰;她看見她懷孕、生子、教養、老去,這過程中都是佳茗在旁邊陪著她度過,兩人相視微笑攜手。最後,她看見兩人的牌位,由子孫送進宗祠......

「佳茗...」她一個轉身佳茗不在,她頓時明白自己為什麼會衝到美國。她突然急切地想給佳茗打通電話,不再偽裝,不再害怕。她照著記憶試圖走到市區,發現自己離開太久,都快忘記這淳樸小鎮,一個轉角赫然發現一家喜餅店,她不記得有這家店。

「妳好,歡迎光臨,小姐有什麼需要為您服務的?婚期在幾號?來吃吃看我們的喜餅保證妳不會再訂其它家了!」老闆娘親切地笑著。

「我...」她好想訂她跟佳茗的喜餅突然的念頭,她一定跟佳茗有說有笑的給餅乾排名。「我跟妳借通電話好嗎?」

「好啊!這種事一定要跟老公確認啊!我們店啊有項規矩,這下了訂是不能反悔哦!我們不接受退貨,妳明白嗎?」老闆娘突然壓低聲音說,不知道她想表達什麼的琬鈞接過電話後匆匆退至一旁。

「嘟—嘟—嘟—」電話聲中壓不住她緊張的心跳,佳茗會說什麼呢?

「琬鈞嗎?琬鈞?」佳茗急促的聲音傳來,琬鈞感到一陣安心。

「妳到臺灣了嗎?怎麼不再等我一下再入關?我趕到機場不見妳...我...」

「佳茗...我很好,我到臺灣了,我...我現在正在挑選喜餅,我...」

「妳...妳要結婚了嗎?......恭喜......」

「嗯...不過這裡出現了一點小問題......」琬鈞極力壓抑自己的哭聲盡可能的說出話來。

「我不知道我的先生要訂幾盒餅,佳茗,我們要訂幾盒餅?」

「琬鈞...妳...」

「佳茗,對不起讓你等這麼久,我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去美國了,因為我也深深地愛著你如你一樣,你願意回臺灣娶我嗎?」琬鈞再也壓抑不住自己的情緒崩潰著喊出來。

「琬鈞嗎?琬鈞?」佳茗激動著喊著,可另頭毫無回音。

「佳茗...你別這樣...讓琬鈞好好走好嗎?」兩人共同的朋友曉芳哭著搖晃佳茗想把他緊貼耳朵的手機拿走;哭著看著眼前憔悴頹喪的男人;哭著拾起三個月前的舊報紙。

「我看見電話在閃,我真的看見了......」



Air crash ......a list of the missing ......

Lin Wan Jun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