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手记和洞穴壁画 (1)

图匪
·
·
IPFS
·
公开记录的意义

缘起

在我们的共享工作间里,Forrest说:“這陣子經歷了一輪採訪後,我對一種感覺敏銳了不少。「想要旁觀和追蹤對方的變化」並不是一種參與、陪伴類的介入的心,只是單純想要旁觀、甚至記錄。這是長久以來,我最舒服的位置/視角之一。”

我发现我过去在要建农场或者要收集采访时,也是最自然地落入记笔记/会议总结/边听边画/归档录音这些位置。而且我惊奇地发现这些原本我自己就需要做的事情也可以利他。碰巧最近我在网上遇见了几篇很喜欢的记录,就想在这里简单地分享他们都是怎么又帮助自己又帮助他人的。他们大致落入三类:报道(dispatch),手记(working notes),档案(archive)。

报道 Dispatch

我关注一位社会心理学教授/变性者/自闭症者Devon Price的博客。第一次接触到他的文章是关于拖延的社会因素;其中他举了很清晰的案例,也提出了分解任务和消化情绪的调整方法。上个月他分享了参加西北大学加沙anti apartheid营地的情况:Dispatches from the Northwestern University Liberated Zone

Dispatch的通常用法是駐外記者發來的軍事方面的新聞報道。常见格式是流水帐,时间顺序,但注重描述什么人在哪里有什么组织说了什么有什么来回反应。Price就是用很描述性的语言记录了和营地组织者、新来的学生、警察、反抗议者、路人等互动的对话和事情。我觉得我有受益,因为我在这次和之前都会好奇对抗议手法怎么见效,捐钱怎么见效怎么捐、其他strategy怎么回事、以及反对者有什么信息和观点,是否成立。但是又因为陌生而不会直接和抗议营里的人交谈。

读这篇如实报告对我个人很受益。过去几次面对很多人遭到的不公,我的第一反应是无力,悲伤,困惑。姥姥会提醒我要注意安全,但我理解她的出发点是在三十几年前等我舅舅从广场回家,还有第二天她在医院看到的景象。我还是想要知道这些行动中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不知道如何做起。读报道的局限是,读别人的经历和真的自己参与一件事是不一样的。只是我能感觉到读了他的经历给我一些勇气去揭开我自己觉得太复杂所以无法理解和行动的部分。我最有感的一部分是他说在站在路边举牌子的时候有个刚参加的学生和他们聊,叹气说“好复杂。我需要思考消化很多啊。“ 他说”没关系,我们都是在学习,在对话中也是。

我之前默认需要获得所有信息才能有观点或者行动。其实不是的,可以用小的行动来接触到人,和他们聊天。不管是抗议者还是反抗议者还是其他人,这些信息都在交流里可以从假设变成认证。他描述的这段对话就是一次学习。面对巨大的沉重和无力怎么一边学习(获取信息,包括从人这个本真信息源)一边做事。这样可以很复杂的问题可以还没找到答案时也沾个边接触。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