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捷運上的意外

老衲
·
·
IPFS
·
樹大必有枯枝,人多,不只有白癡,還有花痴。

眾所周知,老衲消失許久未見都是因為開著滿滿的友情在弄一套書。

而如今老衲終於把路走完一半啦!

但絕對不是行百里者半九十的那種一半。是貨真價實數量上的一半。也就是說,在兩倍時間後,應該就能正式順利回歸了。

當然這也只是樂觀狀態下的預估而已。實際上還是見步行步吧。

近況報告完了,還是姑且寫點什麼吧。


在捷運上只要人多了,就容易產生合理的推擠碰撞。但所謂的推擠碰撞合理線在哪裡,就真是見仁見智了。

比如說吧,老衲就曾遇到這種人。

路人:喂,把你的手拿開。

老衲:但我手要是拿開了,可能會摔倒的啊。

路人:我不管,你手拿開,不要一直碰我。

老衲:施主,你說話得憑良心啊。老衲雙手都在握把上,要怎麼碰你。

路人,你的手雖然在握把上,但手臂還是能碰到我啊!

老衲:施主,以咱倆的身高落差來看,老衲的手能碰到你什麼部位?

路人:碰到我的頭髮了。

老衲:施主……這部位好像……也不敏感啊……

路人:它很敏感啊。

老衲:這是能怎麼敏感了!

路人:我敏感髮質啊!

老衲:那就用海倫OO司啊!還能讓你柔柔亮亮閃閃動人。

路人:但我本來就閃閃動人啊!

老衲:……施主你可以少自信一點,把本來改到未來。再說了,你要真是閃閃動人,能閃不動我的手臂嗎!

路人:你的手臂又沒長眼睛,我能閃得動嗎!

老衲:我手臂不就是沒長眼睛,才需要你自己閃動嗎!

路人:是你碰我的為什麼要我動。

老衲:是你來讓我碰的當然是你要自己動啊。

路人:反正你離我遠一點。

老衲:你也能離我遠一點啊。

路人:你沒看見我旁邊都是人嗎?

老衲:施主,難道你眼裡只看見老衲嗎?老衲身邊也都是人啊!

路人:你可以把人推開啊。

老衲:你也可以把人推開啊。

路人:我就是推不開才會被擠過來的啊。

老衲:我就是推不開才被你擠上來的啊!

路人:我不管,反正你手臂閃開一點,不要一直碰我。

老衲:貧僧不管。反正你頭閃開一點,不要一直碰我。

路人:你這人怎麼說話的啊!

老衲:老衲這人向來是張口說話的啊。

路人:我是問你怎麼能說得出這種話。

老衲:老衲也納悶你怎麼能說得出這種話啊。

路人:我是問你這麼說話是什麼意思?

老衲:你要不知道我這麼說話是什麼意思可以問小學生啊。

路人:……

老衲:……

路人:你懂不懂尊重女性啊?你得避免騷擾我啊。

老衲:你懂不懂禮遇佛法僧啊?別來騷擾我啊,白骨蜘蛛精。

路人:你說我是白骨蜘蛛精嗎!

老衲:你學沒學過國小中文啊?第二句裡沒有主詞,就沒說誰是啊。

路人:但你那句分明是對我說的啊!

老衲:可老衲那句分明是向佛祖禱告的啊!

路人:我不管,你那句就是在說我!

老衲:連白骨蜘蛛精的角色都要搶,你是多久沒被喊小妖精了?

路人:……你車開得挺快的啊。

老衲:是捷運開得快。不然哪會這麼晃呢。

路人:總之你不要再碰我了。髮型都被你碰壞了。

老衲:那你也別來碰我啊。袈紗都髒掉了。

路人:你這是在說誰髒?

老衲:要不你回去社區大學重修中文吧,主詞是袈紗,當然是說袈紗髒啊。

路人:哼,有本事你別走!大家把話說清楚。

老衲:這就矛盾了,老衲要是不走,不就會一直碰到你嗎?

路人:……我不是那個意思。

老衲:但老衲就是這個意思。

路人:什麼意思?

老衲:老衲要走了。

路人:終於怕了吧!早點走不就沒事了。

老衲:早點走不了,老衲現在才到站啊。

路人:啊?到站了?到哪一站了?

老衲:你到不了的西方極樂站。

路人:誰要去西方極樂啊!

老衲:老衲啊。要不是貧僧要去西方極樂取經,能遇到這麼多妖魔鬼怪嗎!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老衲火力強大的奶媽,隨性寫點黑色幽默。 但多有反政府言論。 這裡噴出的毒奶都可以隨意轉載。 毒奶噴出率大約就是不定期不定時不定量,一切隨大宇宙意志流動。
  • Author
  • More

我是自願的

娛樂效果

人總有一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