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sion history and IPFS entry, back to latest
淡淡晴空
IPFS What is this

Content Hash

短篇小說:《請你用盡全力的活下去》

淡淡晴空
·
·
我從初中就暗戀陸亦風,他是田徑校隊,屢屢獲冠,光芒四射。後來卻因傷退出校隊,整個人變得頹廢不堪。我看不慣沒有光彩的陸亦風。我一定要將他從泥沼中拉出來,重新綻放光芒。這樣,我才能走得安心⋯⋯


1

「陸亦風!」班主任氣憤大叫。

陸亦風睡眼惺忪的坐起來,一臉不屑。

「你現在已經不是田徑校隊了,沒有保送,再不用功,就無法考上大學了。」

「知道了。」陸亦風打了個大呵欠,態度敷衍。

陸亦風被訓話,已經成了班上的一道風景,大家都習以為常。

他自己也沒所謂,班主任走後,他又繼續睡覺。

放學鐘聲響起,同學們都陸續離開。

我拿起今天整理好的筆記,走到陸亦風面前:「這是今天的筆記,你拿回去看看。」

還沒離開的同學朝我投來曖昧的目光。

他望也沒望我,背起書包越過我,一拐一拐的離開課室。

我並不難堪,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不理我。

曾經在運動場光芒萬丈的他,現在卻如陷入絕望的泥沼里,無法站起來。

我很心痛,這個我暗戀了六年的男生,不應該就此失去光彩。

在我有限的生命里,我要把他從泥沼里拉出來。

2

十八歲生日那天,家人在為我慶祝生日,我突然心臟劇痛送院。

醫生說,我得到家族性的遺傳心臟病,最多只能再活兩年。

爸媽知道後,哭成淚人,一向愛和我頂嘴的弟弟偷偷拭淚。

「現在知道也很好,至少我可以在這兩年,好好的活,做自己想做的事,不留遺憾。」

媽媽破涕為笑:「好,這兩年我們一家人就用盡全力去活,不要虛渡光陰。」

在知道自己得病的同時,陸亦風也因傷退出了校隊。

聽說他正在接受治療,但好像並不樂觀,也不知能不能重返校隊。

在初中時,陸亦風已經是學校的風雲人物,拿了各大田徑賽事的冠軍。

他身高一米八零,外形俊朗,談吐幽默,笑起來如耀目的星辰,是全校女生的夢中情人。

喜歡他的人女生多不勝數,每年情人節,他桌上放滿了包裝精美的巧克力,當然也包括了我的。

但他一直沒有交女朋友,將所有的精力都放在田徑上,是一名對跑步非常有熱枕的運動員。

我從初中就暗戀他,那時他還沒有加入田徑隊。

我們是同桌,他常常和我開玩笑,說些冷笑話,引得我哈哈大笑。

剛開始我以為他只是對我如此,然而調了座位後,他對同桌也是如此。

我才意識到,我並不是特別的,開朗健談是他的特點,對大家一視同仁。

但從那時開始,我就不自禁喜歡上他。

之後,我們就沒有再同班過,學校碰見也如陌路人,直到高三這年,我們又再次成為同班同學。

我外表平凡,並無特長,讀書也不是特別的聰明。

平凡如我,從來沒有奢望過會和他一起。

暗戀著他,每天上課都能看到他,對我而言,已經很幸福了。

我喜歡看到充滿著自信笑容的他,喜歡看到他在跑道上奔馳的樣子。

他的種種我都喜歡。

即使現在,他因為傷患,而變得脾氣暴躁,生人忽近的樣子,我還是喜歡他。

3

我每天上課都會整理一份筆記給他,但他從來不要。

因為腳傷的關係,他不去樓下飯堂吃飯。

我每天都準備好營養餐盒,午餐時放在他的桌上。

餐盒每天都原封不動的放回我的桌上。

放學時,我會遠遠的跟著他走,目送他平安歸家。

有時,他會在去運動場呆坐著,觀看跑道上的人練習。

有時,他會去醫院做物理治療,然後一臉疲憊的走出來。

今天他又來到運動場呆坐,突然下起大雨。

他沒有去避雨,仍舊坐在那裡。

我撐起雨傘走到他身旁,將雨傘遞給他。

他沒有接,我拉起他的手,強逼他握住雨傘,我不敢看他的表情,也怕他拒絕,連忙冒雨跑走了。

淋過雨的我,整整病了一星期。

回到學校,粉紅色的折疊傘,折疊整齊的放在我桌上。

我拿起雨傘,看到裡面有一張字條,是陸亦風的字跡:「別再多管閒事,無論妳做什麼,我也不會喜歡上妳的。」

我微微一笑,也寫了一張字條:「我從沒奢望你會喜歡我,但喜歡你,是我的自由,你可以拒絕我,但不能禁止我喜歡妳。」

午息時,我將字條塞到正在睡覺的他。

其他八卦的同學搶了來看,並大聲朗讀。

班上同學都在叫囂,亂成一團。

他用煩厭的眼神瞪著我。

我朝他淡然一笑,對同學的嘲笑全不在意。

我高調的追求陸亦風,在學校瞬間瘋傳。

一天,以楊蔓蔓為首的陸亦風的傾慕者,在午休時把我堵在後樓梯。

「妳別再騷擾他,憑妳這副樣貌,也敢奢想亦風,別發白日夢了。」

「喜歡誰是我的自由,妳們管不著。」

「什麼管不著,我偏要管。」

說著一個巴掌扇過來。

我馬上還以一巴掌。

楊蔓蔓捂著臉瞪大眼,不能置信。

要是以前的我,一定不敢這樣做。

但現在的我,只余兩年壽命,我早就豁出去了。

我用力抓住楊蔓蔓的長髮,她也扯住我的頭髮。

我們扭打起來,與楊蔓蔓一起來的兩名女生,嚇得不知所惜。

其中一名女生去喚老師來,才將我們分開。

我們一起被罰停課一星期,在家寫悔過書。

爸媽知道我是為了一名男同學打架,他們沒有責備我,只叫我做想做的事,但要小心注意身體。

弟弟氣極,想去找楊蔓蔓算帳,被我阻止了。

這時,爸爸臉色古怪的走過來道:「有同學找妳。」

我來到門口,陸亦風有點不自在的站在門口。

「你怎麼來了?」

「聽說妳為了我打架,還被罰停課。」

我笑了笑,扯到嘴角的傷口,嘶了一聲:「實際上,也不完全是為了你,我是為了我自己。」

「這個還妳。」從書包里拿出我為他準備的餐盒。

飯盒仍舊是原封不動。

原來他只是來還餐盒的,我還以為⋯⋯

「對不起,這些日子對你造成困擾,我以後不會煩著你了。」

他望了我一眼,沒有回應,便離開了。

在和楊蔓蔓打架時,她這樣罵我:「妳以為妳這樣就是喜歡陸亦風嗎?妳只是依自己的感覺行事,完全沒有顧及他的感受,妳很自私。」

當時我呆了片刻,嘴角就被楊蔓蔓打了一拳。

4

回到學校,同學們都嘲笑我。

但對一個壽命將盡的人來說,除了時間,我什麼都不在意。

為了不讓陸亦風感到困擾。

我不再為他整理筆記,也不再製作營養餐盒。

只是,我仍然止不住想見到他。

我還是每放學跟著他走一段路,只為能多看他幾眼。

我以最低調的方法,來喜歡他,來滿足自己,畢竟日子一天一天在倒數著。

冬天到了,天黑得比以往早。

陸亦風在回家途中,被一名年紀差不多的學生攔在路上。

他叫齊宏,是隔壁中學的田徑隊員,每次校際比賽也輸給陸亦風

「陸亦風,沒想到你也有今天,你現在和廢人有什麼分別。」他大聲恥笑。

我打開水瓶蓋,跑上前潑向齊宏。

「陸亦風即使不能跑步,也絕不是廢人,比你這種只懂嘲笑別人痛處的人強多了。」

那男生被我當街大罵,氣得抬手要打我。

陸亦風抓住他的手說:「我是腳受傷了,手可沒事,要不要試試?」

那男生哼一聲,灰頭土臉的離開。

「你沒事吧?」我憂心的打量他,深怕他的心靈受到打擊。

「蔣若盈,妳可不可以不要再每天跟著我?妳知不知道這樣只會讓我更加討厭妳。」陸亦風煩厭地說。

「我從來沒有期望你會喜歡我,我只是擔心你回家路有會有意外,看到你平安,我就安心。」

「我一個大男生的,能發生什麼意外?倒是妳,冬天到了,天黑得快,妳一個女生更加危險。」

「你是在關心我嗎?」我喜出望外地傻笑。

陸亦風尷尬地撇過頭:「總之,妳別再每天放學跟著我,我一個大男生才不需要妳保護。」

「陸亦風,不如我們來個協議,你讓我照顧你到雙腳完全康復,能正常走路,我從此就消失在你視線範圍之內,如何?」

「為什麼妳要這麼做?」陸亦風奇怪的望著我。

「因為我喜歡你,想看到你重新振作。」

陸亦風愣了片刻,搖頭失笑:「我還真沒見過像妳這樣的女生。」

「那你答不答應?」

「我能不答應嗎?我不答應,妳還不是每天冤魂不散的跟著我。」

5

陸亦風在單親家庭長大,爸爸經常出差工作,他都是一個人生活。

他一個人吃外賣飯盒,一個人去做物理治療。

每每看到他形單影隻的從醫院走出來,我都很心塞,想走到他身邊陪著他。

哈,今天,我終於可以陪伴他了。

醫生說,陸亦風的傷患挺嚴重的,即使康復到能如常走路,但也不能像以前一樣的跑步了。

「妳也聽到了,我永遠沒法再像以往那樣跑步,妳別再做多餘的事。」陸亦風坐在醫院的長椅,雙目空洞。

原來他答應讓我照顧他,只是為了讓我瞭解真相。

我蹲在他面前,抬頭望他:「無論你能不能再跑步,你還是陸亦風。」

他低頭看我。

「我喜歡你,並不是因為你很能跑,也不是因為你是學界冠軍。我喜歡你的幽默,以前在課堂上每每引得我大笑。我喜歡你的堅毅,在接力賽時,隊員落後了一個圈,你還是用盡全力的追去上,雖然最後只得第四,但我覺得你就是那場比賽的冠軍。我喜歡你的專注,你有很多的傾慕者,但為了全心投入跑步,一直沒有談戀愛,連校花的告白也拒絕。我喜歡你的堅持,有一次你起跑時意外跌倒,受了傷,還一拐一拐的完成比賽。」

「蔣若盈,妳⋯⋯」

「我只是想你振作,像以前一樣的自信從容,跑步不是你人生的唯一,你還有很長的人生,可以有很多的可能,請你不要氣餒,用盡全力的活下去,好嗎?」

6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話感動了他。

他現在上課不再睡覺,專心的聽課,還會寫筆記,他的筆記寫得比我還好。

他現在吃我製作的營養餐盒。

放學後,他仍然會去運動場上看人跑步,而我則可以光明正大的坐在他身旁。

學校的同學以為我們走在一起,我的好友紛紛過來恭喜我,我只說不是你們想的那樣,但沒有人信。

楊蔓蔓幾次看到我,都不服氣的瞪著我。

班主任告誡了我們幾句,要專心讀書,不要早戀。

畢竟,他亦見到陸亦風的學習態度好了許多,也不再多言。

我邀請他到我家吃晚飯,他常常說不好意思。

最後,還是被我強拉來家裡。

我媽有一手好廚藝,是那些外賣食物絕對比不上的。

陸亦風吃過一次後,就不再抗拒來我家。

畢竟爸媽和弟弟都很友善,也很歡迎他。

這晚,他在我家吃完飯,我送他去公交車站。

「真羨慕妳,有這樣好的家人,難怪妳的個性這麼開朗樂觀。」

7

以前的陸亦風回來了,他回復開朗,會和同學說笑話,像以前一樣打打鬧鬧。

他用心做復健,腳差不多全好,已經不再一拐一拐的走路了。

他對我說:「我要考北大。」

他將對運動的專注與堅毅用來讀書,在最近一次的模擬考中,從之前的三百多名,考到前五十名。

班主任非常高興,在全班面前表揚他。

他全程望著我笑。

「蔣若盈,妳考第幾名了?」午休時他走過來坐在我隔壁。

我連忙收起成績單,「別多事。」

「快給我看,我知道成績第一時間就告訴妳。」

我抱著成績單背對著他,「我又沒叫你告訴我。」

「哎呀,我的腳——」

「你的腳怎麼了?」

我一轉身,他就搶走了我的成績單。

「二百五十三名!」他驚訝大叫。

「還給我。」我搶回成績單。

「蔣若盈,妳這成績怎麼與我一起考上北大?」

「我沒說過要與你考上同一所大學。」

「妳不怕我上大學後,被其他女生盯上嗎?」

「那很正常,上大學本來就要談戀愛。」

他的臉沈了:「妳不介意我和其他女生在一起?」

「不介意。」

他黑著臉轉身離開課室。

我當然介意你和其他女生在一起。

我甚至恨不得,你心裡只有我一人。

但我不能這樣自私,因為我注定不能陪你走過餘下的人生。

8

陸亦風反客為主,現在輪到他督促我讀書,下課後他不再去運動場。

除了做物理治療,他一律拉我到他家為我補課。

我向來不聰明,一條題要講幾次才明白,他不厭其煩的講到我明白為止。

「陸亦風,沒想到你讀書也這麼厲害。」

「我也沒想到妳這麼笨。」

我笑了笑,這樣和他相處,是我從來沒有想過的。

可是,我的成績還是沒有什麼進展,身體的狀況讓我沒法集中精神讀書。

而且,讀書對我已經沒有意義。

爸媽曾經勸我退學,說要帶我到處觀光,留下美好的回憶。

但那時我還放不下陸亦風,決定留在學校。

不過,看到現在的他,我覺得我可以放手了。

9

高考放榜,陸亦風成功考上北大,他拿著成績單興奮的向我報喜。

「蔣若盈,妳呢?考得怎樣?」

我將成績單給他看,他的臉色一沈。

「不要緊,讀中專也是一條出路。」

「不,我爸準備送我出國讀書。」我說謊。

「出國?」他愣住了。

「嗯。」

「蔣若盈,妳說喜歡我的那些話,全是屁話,妳根本一點也不在乎我。」

10

那天之後,陸亦風沒有再找過我。

而我也答應了爸媽和弟弟,來一次全家人的旅行。

臨行前,我捧著一瓶親手折的星星去他家。

這些星星從我知道他不能再跑步後,就開始折。

每一顆星星都寫了我想對他說的話,對他的祝福。

「妳怎麼來了?」他好像還在生氣。

「送給你。」

「這都是妳折的?」他接過瓶子。

「都是我的祝福,祝福你以後的人生一切順利。」

「妳怎麼說到好像在告別似的,妳只是出國讀書,我們又不是老死不相往來。」

我愕然的望著他。

「蔣若盈,我等妳。」

「你說什麼?」我的手在發抖。

「我等妳讀完書回國。現在科技發達,交通方便。雖說是國外,但我們還是可以每天通訊,放長假我可以去找妳,妳也可以回國,想來這點距離也不是什麼大事。」

「你不用這樣,我從來沒有要求你回報我什麼。」

「妳當我是鐵石心腸嗎?妳這一年為我付出這麼多,難道我感受不到嗎?」

「可是,你的樣子這麼招蜂引蝶,你還是不要作承諾的好,不然我有期望後又失望,多難受,我們還是做朋友,順其自然——」

「蔣若盈,妳給我聽清楚,我認定了的事,就會堅持到底。跑步是,讀書是,現在,妳也是。」

我慌了,這不是我想要的結果。

平凡如我,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他會喜歡上我。

他雖然無法在運動場上發光發亮,但在積極讀書後,仍然受到學校的女同學青睞,不時收到情書。

「不,」我連忙搖頭:「陸亦風,你不能喜歡我。」

「為什麼?」陸亦風一臉茫然的望著我。

「不為什麼,反正你去北大讀書,去談戀愛,好好過你的人生。」

我逃命似的,逃離他家。

11

我不敢再去找他。

他發了很多訊息給我,我都沒有回他。

他到我家找我,我不見他。

弟弟和我說:「姐,不如妳向他坦白真相,好讓他死心。」

弟弟一言驚醒夢中人。

或許只有坦白真相,他才會放手。

我約了他在公園見面。

「妳現在這是欲摛故縱嗎?還是想讓我從新追求妳?」陸以風皺起眉頭。

「陸亦風,我快死了,所以,你不要喜歡我了。」

「妳最近是不是吃錯藥了?」陸亦風失笑。

「我患了家族遺傳性的心臟病,家族中有這個病的人都活不過二十歲,我大伯就在二十歲時死了,我姑婆也在十九歲死了。所以我大概也活不過二十歲。」

「妳到底在說什麼,一會兒說自己要出國,一會兒說自己有病。妳到底有哪一句是真的?」

「出國讀書,是我騙你的,我本來想和你聚好散⋯⋯」

「蔣若盈,你不喜歡我就直接說好了,編完一個藉口又一個。說到底,妳只是喜歡我在跑道上的樣子,現在知道我永遠無法再跑覺得我沒用了?之前還說那麼漂亮的告白,我真傻,竟然真的相信妳,被妳感動了。」

「妳要死也好,要出國也好,以後都不關我的事了。」他決斷的轉身離開。

我望著他的背影,或許這是最好的結果。

可是,我的心好痛,像被刀剜過。

我艱難的站起來,走了幾步,然後眼前一黑。

12

再醒來時,我在醫院,醫生說我受刺激過度,引發了心絞痛,要留院觀察一星期。

是路人看到我暈倒報警。

我把和陸亦風的事告訴了媽媽。

媽媽含著淚擁著我說:「我們去散散心吧。」

一星期後,我出院了。

我來到陸亦風家門外徘徊了一陣,沒見著他。

我們一家去了雲南,每到一個景點,我都會買一張名信片。

寫下想對陸亦風說的話,也寫下自己的心情。

回家後,我將明信片放到抽屜里,並不打算寄出。

心絞痛開始頻繁出現,爸媽經常陪我出入醫院。

為了不讓他們難過,我時常笑,時常說笑話,為家裡活絡氣氛。

爸爸和弟弟,每天都準時回家吃晚飯。

以往的晚上,弟弟吃完飯就會回房,爸爸也會躺在床上滑手機。

現在,我們會一家人在客廳看電視。

有時一起去公園散步。

有時一起玩桌游。

我們珍惜在一起的時間。

13

一眨眼已經十月多,大學早已經開學了。

我最近留院的時間又長了,三不五時就進醫院。

今天難得出院,我望著天空耀目的陽光,想起了那個人。

「媽媽,我想去北大。」

媽媽瞭然的望著我,點點頭。

媽媽陪我去北大。

我走在北大的林蔭之下,享受著初秋的燦爛的陽光。

這裡就是陸亦風學習的地方。

我沒打算見他,我只想來到與他同一個空間,感受著他的感受。

但是越思念那個人,那個人就會出現在你面前。

在第二天中午時分,我在校門口看到陸亦風了。

他又長高了,氣息不錯,走路自然,還帥了不少。

才踏進校園沒幾步,就有幾名女同學上前和他交談,一行人有說有笑。

我就說了,他天生是招蜂引蝶的體質。

幸好,我沒有期待,要不然看到這一幕,我還不酸死。

可是,我為什麼又哭了?

我氣惱的擦掉落下的眼淚。

想起陸亦風曾經對我的告白,如果我沒有病,我一定欣喜若狂。

我不甘心,我氣老天爺,為什麼偏偏是我?

我的心又痛了。

「盈盈。」媽媽扶著我大喊。

「我沒⋯⋯」

說著我又軟倒下來。

最終只聽到媽媽的大叫聲。

半昏半醒之間,我感到有人抱起了我。

他的雙臂結實有力,抱起我在跑,那速度像在風裡奔馳⋯⋯

14

不知是第幾次了,我又在醫院醒來。

媽媽看我醒了,斟了一杯暖水給我。

「媽媽,對不起,又給妳添麻煩了。」

「沒事。」媽媽拍拍我的肩,強顏歡笑。

「我們回家吧。」我說。

我已經看到北大,知道陸亦風的過得很好,這就夠了。

餘下的日子,我可以走得無牽無掛了。

「妳又想招惹了我,然後偷偷的離開嗎?」陸亦風推門進來,雙眼通紅。

我轉頭望著媽媽。

「是亦風抱妳上計程車趕來醫院的。」

「你⋯⋯」我望著陸亦風,說不出話來。

媽媽默默的走出去,病房只有我們兩人。

「伯母什麼都告訴我了,原來那天妳說的都是真的。」

陸亦風一拐一拐的走過來,坐在床沿。

「你的腳⋯⋯」

「沒事,只是剛才跑的太快,用力過猛。」

跑得太快⋯⋯

那像風一樣的感覺,原來不是我的錯覺。

「還有多久?」

「什麼?」

「妳還有多久的時間?」

「還有半年左右。」我低頭小聲呢喃。

「這段時間,可以讓我來照顧妳嗎?」

「嗯?」

他把我緊緊的摟進懷裡:「若盈,讓我陪妳走完人生最後的這段路。求求妳,不要再推開我,不要再拒絕我。」

「可是,我走後,你會很痛苦的⋯⋯」

「如果我現在不能陪妳到最後,我這一生更加痛苦。這半年,我們一起用盡全力的活下去,好嗎?」

「⋯⋯好。」眼淚如缺堤般湧出。

15

陸亦風向北大申請停學半年,陪我回小區。

他每天早上九點都會來我家接我。

我們每天像情侶一樣約會,𠱓,不對,應該說我們確實在約會。

「我想看這部。」我指著一部動作電影。

「不行,這部太刺激了,看其他。」

陸亦風選了一部文藝電影,結果我倆都在電影院睡著了。

「我都說看動作電影了,這根本是浪費錢。」

陸亦風摟著我說:「只要和妳在一起就不浪費。」

他為了讓我能吃健康一點,特意向我媽學料理。

有時我在他家,他不再點外賣,親自煮飯給我。

想到他一個男生,以前連方便面也不會煮的人,現在能煮出三餸一,真的讓我感動。

在北大那天,他抱著我跑步,傷及舊患,又去了做物理治療。

醫師建議可以多給他的腿按摩。

以前他堅持不肯讓我按摩。

這次他是為了我才再受傷。

我堅持要幫他按摩。

「不要,我自己來好了。」

「不行,這次你是因為我才受傷的。」

我抓著他的小腿,放在我的大腿上。

倒了些按摩油,替他按摩。

只見他臉紅耳赤,甚不自在。

「好了,我沒事了,不用再按了。」

「醫師說最少要按十五分鐘,這樣就快點好。」

「蔣若盈,妳在玩火。」

他將我撲倒在床上,深深的吻著我。

我的心在噗通噗通的跳著。

他突然彈起,擔憂的望著我:「會不會太刺激了?」

我拿棉被蓋著自己,這叫我怎樣回答。

他掀開棉被,帶著少許緊張的說:「這次我溫柔一點。」

我閉上眼,迎接他的吻。

他笨拙的吻著我,渴求的吻著我。

從嘴到耳背,從臉頰到頸項,一一都散落著他溫熱的吻。

「若盈⋯⋯若盈⋯⋯」

如果我能活久一點,該有多好。

亦風啊,亦風,我不捨得你。

我不想死⋯⋯

16

今天,我們來到遊樂園。

園裡很多機動遊戲,可是亦風這個說危險,那個說太刺激。

「怎麼連回旋木馬也不能玩,那來遊樂園幹什麼,回家算了。」

我調頭就走,真的很掃興。我期待和他像一般情侶一樣,來遊樂園玩,可是他樣樣都不准我玩。

「若盈,別走這麼快。」

我生氣的加快步伐,不想理他。

他從後擁著我:「我只是太擔心妳,我怕有個萬一,妳會提早離開我,現在的每一天對我來說也是恩賜,我連睡覺都覺得在浪費時間,我想每分每秒都陪著妳。」

我的眼淚又不爭氣的滑落。

他連忙走我到面前,緊張的拭去我的眼淚:「乖,別哭,醫生說,妳要保持心境開朗,對不起,都怪我。」

我們從不提時間,但是身體總會提醒我,我進出醫院越來越頻繁,我感受到的生命力正在續漸消逝。

「亦風,我想和你去一次旅行,一個屬於我們兩個人的旅行,我也想每分每秒都和你在一起。」

「亦風,我想和你看日出和日落,像電視的情侶那樣,感覺好浪漫。」

亦風和我爸媽商量後,得到允許,他帶我到附近的郊區小住幾天。

17

我們住在海邊的渡假小屋,每天看著太陽從東邊升起再從西邊落下。

「餐廳老闆說,爬上那座山看日出會更壯麗,可惜我已經都沒氣力爬山了。」

「那就上去吧。」

「怎麼上啊?」

「有我在,我帶妳上去。」

亦風買了登山拐杖給我,凌晨三點,我們便慢慢的行上山,山路不算陡峭。

一開始我走得尚算輕鬆,然而走了一小時,我開始後繼無力。

「亦風,還是算了,我走不動了。」我坐在大石上休息。

他蹲在我身前:「上來,我揹妳上去。」

「不要,這太辛苦了。」我連忙擺手。

「上來,我可以的,我以前可是運動員,不要小看妳男朋友。」

我被他決斷的語氣折服,雙手搭上他的背。

他揹起我,慢慢的走著。

「亦風,你是何時開始喜歡上我的?」

「我也不清楚,那時我只知道有個煩人的女生整天跟著我。」

「對不起,我太喜歡你了,只想多見你幾面。」我也臉埋在他的肩膀。

「那天,妳把雨傘給我,自己冒雨走了,不是病了幾天。看不見妳尾隨我,我竟然有點空虛。」

「可是,你留給我的字條很決絕。」

「我也不知道,反正那時我心情很亂,根本判斷不了自己的感受,只想趕走令我煩厭的人與事。」

「亦風,你知道我喜歡了你很久嗎?」

「有多久?」

「從我們同桌那時。」

「妳一直都暗戀我嗎?」

「嗯,在你還沒有開始跑步,我已經喜歡你了。」

「對不起,我一直沒有發現妳的心意。」

「不要緊,我從來就沒想過會和你在一起,你對我而言是天上的星星,只能遠觀。」

「那時的我,只是想做點成績給我爸看,希望他可以注意一下我,關心一下我。其他的事,我都沒注意到。」

「他工作很忙吧,這麼久,我都沒見過他。」

「他早在另外的城巿結了婚,有了小孩,一直都只是寄生活費給我。」

「亦風⋯⋯」

我的心一陣荒涼,我很想說,你還有我,但我沒資格說這話,如果連我都走了,你怎麼辦?

「到了。」

亦風小心翼翼的放下我,我們坐在草地上,肩並著肩,等待著日出。

18

餐廳老闆說得沒錯,山上的日出特別壯麗神聖。

我靠在亦風的懷裡:「我會記住這一刻,謝謝你帶我上來。」

「我也謝謝妳喜歡我。」

「亦風,我走了後。你也要用盡全力的活下去,把我的份兒也活下去,你要去談戀愛,你要去結婚生子。你這麼優秀的基因,要多生孩子,造福人群。」

「若盈⋯⋯」

「答應我,好嗎?」

「好。」

「我有點累了,我可以挨著你睡一會嗎?」

「好,妳休息下。」亦風將風衣蓋在我身上,輕吻我的額。

我掛著幸福的微笑,睡著了,還作了個夢。

在夢中,我和亦風結婚生子,組織了一個幸福的家。

(全文完。)


CC BY-NC-ND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