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夢幻

白小柔
·
·
IPFS
·

《緣》

第一集:夢幻

夜靜恁愁的景色翩灑,迷紅悠韻的漫延經過,醉化的天色人寰,如癡紅鸞迷的夜行,追憶去無止境的掛念……

野園的郊矌宏闊,仍常的寂靜無人,喚然花開的時分,迎風吹的寫意悠人……

手執著牽華時節的書簡,倚動的心聲細語,還來的慕雨天情,風下的一般簡明。

「與辭行江河遊城,流水翻波陳滔,自離情惜別若寂,與慕華清風相奏,憾月時清杯醉醒,爭弄時憂愁輕彈,若與君重即籬下,任風送秋波斷流。」

亭園的迷夜月照,柔風的輕下寂寥,如水的花下情深,空情的聲消流逝……

徐若正手執起筆墨,輕動按去紙間,灑漫撇下語句,揮別下離情若緒。

「兄我江域一聚,孤舟蘇影湖伴,水流如游心居,過重山、越深谷,天情居客何從,流水勢、鳥香鳴,若物輕情義重。」

靜月下的情濛,語花撇下清幽,色下的情細語訴,乘鴿鳥的歸去道路。

時節霧雨紛紛,遊街情牽若道,懸紅燈籠的風景遍路,若放此刻的去路,一字一句的情海傾吐……

「風橋」上書生情詩對唱,情懷去緣牽天際,醉當歌情深幾何,情思去心聲細語,聚筆墨於赤紙行間,懸燈籠軒然掛帥,流傳去情關千尋……

「緣牽典祭」融化書生日常,舖天蓋地的張燈結綵,任風吹情義,讓情深告白。

郭梓軒遊舟湖上,樹寮下紙張飄揚,化過來的字段,似曾相識的筆跡,停泊樹下的細閱……

「於我心的一個陽台,看化人間煙虛,望透生死別離,凝望此際風情日月,竟觀去一人獨處,始望不穿的無盡憶念,氣去不下的天際掛牽,空來無一物的棲身,恨絕去思海的無盡期。」

郭梓軒順手懸勒下紙情,如若執子之手的情懷,若然情深不老的胸堂,放進去衣襟的闊袖。

「去一趟農茶舍。」

江河湖畔的色香貽情,春生堂、香情居、情天房、難離軒、迎花閨、沉夢坊、澤色園,應有盡有。

「郭兄,茶酒都荒涼了!」

遊船泊停,輕搖右擺,沈自清逕出恭迎,跨下青苔,禮下深躬之勞,迎踏去聚居。

農茶舍位置於城江河頭,林樹依立,地段偏隱,聚腳去事野則鳴。

「蠻夷於邊境肆虐,朝廷空無勇謀,我宋必將敗亡,立命於荒亂形勢,恨自力無以抗衡。」

郭梓軒元遊出神,空感嘆時局勢移,他日兵荒馬亂,與若正相遇不知何年。

「童貫與蔡京釀亂結怨,民間都說,打破筒,潑了菜,便是人間好世界!」

嚴傲氣怒一擲清杯,爽脆奔騰碎片四灑,湧勢家下力雄難收,壓下去桌椅崩節……

「郭兄!憂心什麼茶漬都濕透了衣襟。」

沈自清向前褪遂了布棉,輕下清乾於衣領衫袖,迎望下一張紙情,似是「緣牽祭典」的情義。

「原來有心上人了!」

郭梓軒乍見筆跡淡化,懷內深情付諸流水,情不自禁微顫心亂,捉緊了沈自清的揚手。

「知道了!是李家的碧玉秀娟,前日在市集巧遇,玲瓏身影經過,麗色的風迷,全街路人都舉步輕嘆,絕色佳人卻傾情郭兄,我們都遙望趨鶩,遊子感慨。」

嚴傲若舉扶柄擊下鳴仇,力氣丹聚欲蓋戴天,輕一話傾吐,陣下了怒憤。

「隨風歸來隨意收起了,紙張的寸段,懷內的心空,情夢的繾綣,天涯咫尺的去從。」

沈自清收乾去衣濕,傾聽下愛人清遠,橫視下嚴傲神定,若風下情空等待……

燈燭漫街耀透晃明,行人相依遊情牽際,深情如若煙輕,任孤我唱行清風。

「樊城樓」軒歌載舞,歌姬雜映如弦在耳,唱頌氛圍猶言掛牽……

「二蔡一惊,必定沙門;籍沒家產,禁錮子孫。大惇小惇,入地無門;大蔡小蔡,還他命債。」

想到奸臣當道,朝野腐權在握,民生苦疾難言,徐若正盈眶點滴咽話。

城街貽紅燦爛,店舖相輝引牽,小樓朱閣的燈籠高掛,倚樓望月,遊緒段離,憶念難收,觀望去城風悠人,天情際意花開眼前……

「來去我身的一個煙台,化看囂事連天,絕望人間天仇,情空的痴迷,去來生死與共,不透的繾夢、不滅的遊醉,願下風生嗟嘆。」

徐若正如見梓軒愁揚,若遊河域的深秋,迎流水聲的情海,急流去無崖的花浪……

任世風吹送,紙情若韻世態,如夢如幻月的風情,輕下世間情愛的凋零……

徐若正迎風接下飄零,風情紙間姓名約現,清看去「梓軒遊字」,如若心花怒放,仍若深深拿緊,悠然觀望天色夜月,情關鍾愛於天涯幕下……

「徐兄!是你嗎?在想心上人嗎?」

林正傑舉手輕觸徐兄肩膞,離眼細望紙張筆字,猶風的贈來恭迎,邀請去愛色的奔逐……

「春花院來了小尤物思紅,絕色花魁,公歌子弟爭相迎和,小弟掠得到今夜的春光,徐兄可與結伴掀開面紗?」

徐若正無心女色,離遠見梓軒身影步入花院,千緒難收,傾步去跟前探看究竟……

「徐兄果然快人快步,正好情濃,很好很好!」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