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翁河畔坐,獨釣淡江水

Angela Chen
·
(edited)
·
IPFS
·
觀音雲罩頂,大屯雨迷濛。孤翁河畔坐,獨釣淡江水。
孤翁河畔坐,獨釣淡江水,8開水彩。原照片為友人Joy Chang所拍。

對於釣魚這件事,我一直不太了解。

我曾迷迷糊糊地跟著漁船,自基隆碧砂漁港出海夜釣。沒經驗的我手忙腳亂,但在船員幫忙收竿之下,釣到幾隻竹筴魚,獲得短暫的愉悅。

愉悅不全是魚兒上鉤或拉起後浮現在水面那一刻的激情,而是驚訝水裡真的有魚,而且還會上鉤。

但,獨坐岸邊或石上,靜靜地等待魚兒上鉤的心情,我無法了解。

魚兒上鉤只是一瞬間的快感,但往往得一動也不動地坐上好久。面對相同的景物,忍受風吹日曬,有時,更冒著生命危險。

不像觀光漁船,整船的業餘釣客,歡呼聲此起彼落,又有現捕小管及海鮮米粉湯可吃,就像嘉年華會。

這些冒險犯難釣客,莫非是想追求《老人與海》中,與大魚搏鬥,說出:「你可以被他消滅,但不能敗給他」這樣豪氣干雲的話。


一直很喜歡柳宗元「江雪」這首五言絕句中孤寂的意境。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

試想,下著大雪,一漁翁一扁舟,獨自在淒清寒冷的的江心垂釣,是個甚麼樣的景況。一個人如果寂寞孤傲至此,應該也是看破紅塵,心灰意冷了吧!

幾個星期前,看到朋友Joy拍的一張照片,以觀音山為背景,前方有個釣客。腦海中立即湧現「江雪」這首詩,雖然照片中沒雪,沒舟,也沒蓑笠,但意境好像。

照片中的觀音山,雖是烏雲罩頂,遠處卻有微微的雲光,似乎預告釣客有可能釣到大魚,充滿希望。

我央求Joy讓我畫畫看,也擔心自己不成熟的技法無法表現照片中的感覺。躊躇了好幾天,總算完成,雖然河面的水波紋畫得很亂,但整體氣氛還可以。

不揣淺陋,也模仿柳宗元的詩,寫了:

觀音雲罩頂,大屯雨迷濛。孤翁河畔坐,獨釣淡江水。


後記

淡水河接近出海口的左岸及右岸,有觀音及大屯兩座山遙遙相望。

觀音山海拔616公尺,位於八里、林口及五股的交界,最高峰稱「硬漢嶺」,山頂的視野極佳,可見台北港、淡水、關渡、大屯山系,亦可遠眺台北盆地、林口台地等。老淡水人在清晨,如果看到觀音山上有雲罩頂,就會帶傘出門。

大屯山主峰高1,092公尺,位於台北市及新北市的交界,秋冬可賞芒草及雲海。大屯山的火山熔岩流至虎頭山後分為五條尾稜,形成淡水的「五虎崗」:烏啾埔(滬尾砲台)、埔頂(紅毛城、真理大學)、崎仔頂(清水祖師廟、福佑宮)、大田寮(淡江大學)及鼻頭崙(聖本篤修道院、殼牌倉庫)。


台灣人真愛釣魚,徒步環島途中,只有有河有海,幾乎都會看到有人釣魚。

南澳(作者拍攝)
基隆海洋大學(作者拍攝)
野柳(作者拍攝)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logbook icon
Angela ChenAn old fashioned lady with no brain!
  • Author
  • More

民主的陣痛

自由書寫與七日書

回家路遙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