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杜甫〈江南逢李龜年〉

小鹿斑比
·
·
IPFS
·
聽著聽著,就背起來了,感謝那對在郵局背詩的母女

上週~
小鹿去夜間郵局繳費時,一邊滑手機一邊等叫號。

一邊滑手機一邊分心神等著聽叫號機叫號,自然不可能多專心,斜前方還有一對情侶,女生想將提款卡換成可刷卡的那種,因為習慣性留意陌生人聊天內容,所以我也放了幾分心思在他們的對話上,都已經這麼忙了....,我還能注意櫃台那邊傳來的背詩聲......。

也是因為我聽力算好,就算英才郵局大,也能聽得到,當然也是因為二樓人少空曠,那位媽媽聲音也不小..。

是一個媽媽帶兩個小孩來櫃台辦什麼手續的樣子,等也是無聊,媽媽就在那督促小孩背詩,當下我因為要滑手機又要注意情侶聊啥,當然也要確保叫號機叫到我時,我有聽到,所以我真的沒有認真聽那對母女在背啥。

但.....一回住處我才發現,我居然默默地跟著一起把這首詩背下來了......。

在我不知道這是誰寫的也不知道這是一首什麼詩的情形下.....。

朋友拍的櫻花

那對母女是媽媽發現女兒背不下去就會提示一句的作法,問題一首七言絕句也就四句,小女生又是從只記得一句開始...,所以我反反覆覆重聽這四句聽了很多次...。

到底是哪首詩呢?回去查了以後才知道,原來是杜甫的〈江南逢李龜年〉:

岐王宅裡尋常見,
崔九堂前幾度聞。
正是江南好風景,
落花時節又逢君。

當年在岐王的宅第裡,時常能見到你的表演,崔九堂前也幾次欣賞到你的文采。
沒想到離開了長安,在江南的暮春時節,依舊是燦爛和風之時,我能與君再度相遇。

那是一個怎樣的情景呢?
人事不依舊,杜甫與李龜年都老了,杜甫已經白頭搔更短,渾欲不勝簪。
景物更是非,此地不是長安而是江南,國破山河在,多少佳人已是枯骨。

安史之亂後一個鬱鬱在江南的杜甫,重逢了一位樂師,那是位靠著自己的藝術成就,輝煌到住宅規模能"逾於公侯"的大家,他們都曾經活耀在一個繁華的時代,卻也因為如此,忘不了曾經的光彩。

他們都因自身的才華,被同樣的伯樂賞識過,他們經常出入歧王李隆范或是秘書監崔滌的府邸,才子總是對有才華之人,惺惺相惜。

更別說那段時間可是開元盛世啊....。

輾轉零落數十年,在江南重逢的他們,彼此已是暮春之年,人生好像已經走到盡頭,八年的安史之亂,改變的太多太多,天可汗的輝煌已是曾經,國家的衰敗無法遮掩,兩人的境遇也如同國運,春去也。

但詩人沒告訴我們這些,這些是要後人去翻找時代背景與主角資料才會知道的。

詩人沒說這些,他只說.....:

正是江南好風景,落花時節又逢君。

真漂亮

是啊....,江南又豈有不好的風景,花開後便花落,花在枝頭是美,花落於地難道就不美?

時勢已成定局,人事也已四散,能在彼此都還活著之時,再度與故人相聚。
真是好時節,欣喜逢君時。

這件事情除了讓小鹿認識這首詩外,也讓我發覺.....聽久了真的會記住ㄟ0.0

所以說....睡眠學習法....說不定真有用喔!

大家覺得呢?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logbook icon
小鹿斑比想記錄那些閱讀過後有感觸的笑點與那些其實不知道也無所謂的小事,雁過可能會留影,也可能被拔毛,也可能成為某人眼底映照下的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每個人看事情的角度都不同,所以形成了各色的風景,就看看我眼底的風景吧。
  • Collection
  • Author
  •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