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sion history and IPFS entry, back to latest
空空道人
IPFS What is this

Content Hash

书七日|我常常离开这个宇宙

空空道人
·
·

自2023年后,聚会时朋友们的一些话题我已再也插不进去,因为我不再看任何电视剧、综艺节目、娱乐新闻,甚至许许多多的外界媒体也不再接触了。看着他们问我:“有没有看《宁安如梦》!”双双眼睛闪着热乎乎的兴奋,我答:“没有耶。谁演的?”“就是那个xx和xxx!”“哦我知道那个xxx!他演过《苍兰诀》!”必要时我会把2022年追《苍兰诀》的那个我拉出来暂时社交。那个“我”好像已经是前世了。

我变了真的太多太多。

每每闭上眼睛,就是我暂时离开这个宇宙的时候。无论何时何地,闭眼与否,我都能迅速进入冥想状态,灵魂飘荡到一个安全的自我状态当中。好像用意识给自己生了一层薄膜,这层膜透着五光十色,给我和我物理身体所处的地方形成了一个观察者和被观察的对象。我就看着这一切发生,不作出任何反应。我曾经到shopping mall里蹲着举着一把伞,观察着来来往往的游客,像一只极好客还高敏感的蓝牙,搜索到谁都能迅速联结上。

我喜欢冥想,眼睑下的世界真的太精彩了。初习之时,总能见到美景美画——不知是景美如画,还是画栩栩欲活。见到荷花绽放,见到春江水暖鸭先知。后来去了山上闭关静修,每天都被眼睑里所见之事吓了一跳——是真正的惊吓。我想做好心理准备再进入那种状态和见到那些情景,但发现所见之事往往不能让我平静,动荡的情绪也随之而来。我见到异域风格的帐篷,见到我为战败的心爱之人舞最后一曲,见到自己走进水里。

下山后写的寥寥几句话

下山后,我每每冥想就是见到闪电打落眼前的黑洞,好多好多道熠着白光的闪电,它们的目的地好像就只是那个涌动的黑洞,我不知道为什么它们要去那里,也不知道为什么它们去得那样急,也许是有任务在身罢。额上总是逆时针旋着一团白光。我第一次见它,惊呼:“鲜虾鱼板!”实在是太像了,而我小时候又是康师傅鲜虾鱼板海鲜面的忠实粉丝。

我后来做了塔罗师。《太傻天书》里说,人总是在经历苦难后,对正在经历同样苦难的人产生怜悯并想要提供帮助。我用塔罗去疗愈我的个案们,但绝口不提我的个人意见和建议——像只天蝎,只是静静地观察着但不作出任何反应,因为这是你必经的劫难;日后,你反而会感谢你的这段经历,引领你来到你想要的道路上。

对于一些想即时调适心情的个案,我会给她/他们推荐我很喜欢的一位YouTuber,是一位西塔疗愈师。可是后来居然有一位西塔疗愈师来找我算塔罗。渡人不渡己大概就是这样吧。我想起很多朋友会问我:作为塔罗师,是不是经常给自己卜卦?我的答案是:恰恰相反。我帮助个案,算出来有七到九成准,已经很厉害——因为有相当一部分个案会把一些重要事件遗漏没有告知或是故意隐瞒,所以会稍微导致我的解牌说辞的方向没那么精细和准确。而我最了解我自己,每每抽出来的牌都是十成准。如果你是我,你还会给自己抽牌吗?反正我从未给自己占过任何一卦。

渡人不渡己大概就是这样吧。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