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雪月(1-10)

梅諾
·
(edited)
·
IPFS
·
第十章 失控

「絲諾,妳怎麼又哭了,你哭了...我可是也想哭阿...」

「內楚爾姐姐,你明明知道,又是那群混蛋...」

我還記得,他們的聲音,令人感到悲傷,絲諾很想哭,但哭不出來,因為已經沒有人會像這樣安慰自己。

「我們尚且年幼,要幫解決那些傢伙還太難了...」

「真不甘心,我很恨!」

「奧米加姐姐,想生氣就生氣,不要這麼悲觀嘛。瑞斯特姐姐,你太情緒化了,小心被他們聽到。還有安潔姐姐,暫時不要用『混蛋』這個詞形容他們,不然解釋起來會很麻煩。」艾琳在旁邊提醒道,「而且,你們這樣生氣卻不安慰絲諾,怎麼行呢?」

艾琳這麼說完後,所有人都圍到絲諾身邊安慰她,但絲諾聽不到他們的安慰,不是聽不到,是想不起來,看不到她們的身影,因為太痛苦了,已經忘了。

當絲諾試圖抬起頭看她們時,一切變成了黑色。「啊!」絲諾驚叫一聲,猛然從床上坐起來,心跳加速,汗水浸透了她的額頭。

她的視線逐漸清晰,只見艾琳站在自己面前,用一根手指輕輕抵在絲諾的額頭上。「別害怕,絲諾,這只是一場噩夢。」

「我不是怕,我是恨!」

艾琳略微皺了皺眉頭,深思片刻後問道:「妳是因為她們的行為而感到憤怒嗎?」

「不...不是這樣的。」

艾琳輕聲說道:「妳知道嗎?我為什麼要帶妳離開北境?」

「這個...我不確定。」

艾琳溫柔地握住絲諾的手「她們希望妳能夠幸福,不再心存恨意。所有的問題,我都會幫妳解決,因為妳是我的妹妹。」

「所以妳才幫對伊莉莎說我不管命令什麼,都以我安全為主就是這個?」

「被發現了,诶嘿~」

艾琳明明知道自己睡著時也可以聽到聲音,可伊莉莎事自己的僕人,怎麼艾琳對伊莉莎的控制權就比自己高了呢?

「好了,繼續睡吧~」艾琳看向絲諾,溫柔地說道。

「我已經睡不...」絲諾正想開口,但她還來不及說完,艾琳輕輕地點了點她的額頭。絲諾立刻再次陷入了沉睡中。

艾琳等確認絲諾已經安然入睡,便靜靜地離開了房間。

...

早上,絲諾、伊莉莎和昨天由伊莉莎帶回家的芊芊一同走向學校。今天她們出門比較晚,因為絲諾家的早餐格外精緻,芊芊第一次品嘗到這樣豐盛的早餐。

而絲諾因為寵芊芊,就硬生生多等了半個小時。

反正絲諾已經翹過課了,對她來說區區遲到沒什麼關係,但這可苦了作為學生會長的伊莉莎。如果她不能作為榜樣按時到校,可能會被革職。

「絲諾,絲諾,我還能來妳家嗎?」芊芊雙眼冒光,但絲諾就很疑惑,早餐不就是早餐嗎?真有這麼好吃?

「可以。」絲諾平淡的語氣芊芊已經習慣了,不過不知道怎麼的,芊芊好像能聽的出絲諾的情緒。

絲諾看了時間7:58,雖然她不在意有沒有遲到,但伊莉莎的學生會長位置對她還有用,今天能用的魔力好像比昨天多。

她一隻手拎起芊芊,然後直接牽起伊莉莎的手「芊芊,不要吐。」

「诶?」伊莉莎聽到絲諾這麼說完就知道絲諾要幹甚麼,芊芊還沒反應過來,瞬間三人就到了學校門口。

絲諾已經第二次這樣帶芊芊移動了,上次她吐了,這次她暈了,歐不,直接倒了。

絲諾直接抱起芊芊「伊莉莎,妳去打卡吧,我帶她保健室。」

「妳不反省的嗎!?」

「她弱怪我?我本來就是速度和魔力特化的,這怪我?」

好像確實不能怪絲諾,絲諾的實力到底多強,伊莉莎不知道,但她真的很喜歡說別人弱,伊莉莎也是,芊芊也是,如果不是感興趣,不然絲諾根本不會正眼瞧她。

伊莉莎嘆了口氣跑去打卡,絲諾就抱著芊芊到保健室。

絲諾小心翼翼地抱著芊芊,她當然也感受到伊莉莎的不滿。她其實一直秉持著只要認為自己沒錯,那就沒錯的想法。

因為只有這樣才會把別人疏遠自,當絲諾打開保健室的門後,她突然感覺到了異樣魔力,她微微向後走了一步,原地出現另一個絲諾留在原地抱著芊芊。

她讓這個分身走進保健室,然後自己迅速消除氣息,無視路過的所有人,悄無聲息地走到學校的訓練觀測室前。

看了一眼時間,現在是8:12。剛才感覺到異樣魔力是在大約五分鐘前,也就是上課前,有人提前來到這邊訓練。

但那人的魔力並不像是用功訓練的人會有的,反而顯得不健康且令人噁心。她打開門,訓練觀測室空無一人,但她的目光立刻投向訓練室內,只見裡面有一個人影。

絲諾緊緊盯著那個人影,心中警惕大增。那人明顯處於極度危險的狀態,整個人顫抖不已,像是無法控制自己的力量。她能感覺到魔力在他周圍翻騰,隨時可能爆發。

她打開訓練室的門,緩緩走了進去,語氣中帶著一絲興奮和嘲弄:「這不是挺有趣的嗎? 魔力看似失控,卻異常穩定。明明與前幾天遇到的怪物魔力量級一樣,但現在最起碼還看得出是人。挺有趣的,要當我的寵物嗎? 學姐,雖然我認為妳聽不到。」

絲諾語帶著輕蔑地看著這個陷入混亂的人。她不得不承認,眼前這位學姐的外表還算不錯,或許可以拿來當寵物玩玩。雖然不像伊莉莎那樣能給絲諾帶來巨大的興趣,但也不至於可以完全忽略。

絲諾又走近一部,那位學姐直接暴起,手指伸出利爪,直接抓傷絲諾的臉,不過絲諾不為所動,稍微用手擦了擦臉,傷口瞬間消失。

當絲諾擦掉那位學姐抓傷她臉上的傷口後,臉上露出小小的失望「果然只有她才能。」她嘆了口氣,直接重踢學姐的腹部。

學姐被這一腳重重地踢中,身體被彈出幾米遠,倒在地上發出一聲悶哼。在學姐艱難爬起來的瞬間又一腳直擊臉部,再次將學姐踢飛。

當絲諾的腳觸及學姐的臉部時,她感受到了那股強大而狂暴的魔力。學姐的身體彈飛出去,在地上緩緩爬起,一臉的憤怒與絕望。

「你這個...這個畜生!」學姐嘶吼道,臉上的傷口在瞬間愈合,但那不安定的魔力仍然在她身上翻滾。

絲諾立刻往後跳,學姐的魔力宛如實質,雙手被紫色的魔力覆蓋,變成了利爪,瞬間學姐就衝到自己面前,絲諾直接被利爪劃傷半個身子,但絲諾眼中的失望更大了,「速度很快,但一樣沒用。」

絲諾的身體瞬間再生,雙手迅速抓住學姐的利爪,同時一腳膝蓋猛擊她的下巴,接著又以另一腳直擊她的腹部。踢開一段距離後,瞬間衝過去用肩膀緊貼學姐的身體,一個鐵山靠瞬間將學姐撞飛到對面的牆上

絲諾扭了扭肩膀「果然用半成品的武術,肩膀會有點酸。」

學姐重重撞上牆壁,整個身體滑落在地,痛苦地喘息著。她的魔力開始變得不穩定,紫色的光芒忽明忽暗,明顯已經到了極限。

「你…這個怪物…」學姐咬牙切齒地說,努力想要站起來,但雙腿卻無力地顫抖著。

絲諾冷冷地看著她,嘴角勾起一絲冷笑,「現在誰更像怪物,妳自己看看吧。而且,我是神族。」她停頓了一下,語氣中帶著一絲戲謔,「說實話,被叫怪物我無所謂,我更喜歡『惡魔』這個稱呼。」然後絲諾突然想到了什麼「原來妳能正常講話?我以為妳失控了,我對你的興趣越來越大了。」

可絲諾話音剛落,學姐的魔力瞬間爆發,紫色的光芒如潮水般吞沒她的身體。魔力從手臂蔓延至全身,她的外表迅速變得不像人類。

絲諾拿出手機看了下時間,8:15絲諾看像觀測室,那邊已經有不少學生和老師,緊張兮兮地看像這裡,看來這裏要變成新聞了。

不過從學姐現在的狀態來看,任何老師進來都是徒勞。畢竟,這已經超出了他們的能力範圍。

絲諾冷冷地掃視著觀測室,然後將目光重新鎖定在被魔力吞噬的學姐身上。她的身體逐漸被紫色的魔力完全覆蓋,形態變得扭曲不堪。

「看來我要自己解決這個麻煩了。」絲諾自言自語,臉上露出一絲不屑。把手機拆解成兩個零件,重新組合成另一個物件,絲諾按了下開關那個物件瞬間出現藍白色的鋒芒。

她把魔力光刀拿在右手,左手從袖口拿出兩個銀針「這城市怪物真多,也算添加一種樂趣吧。」

就在這時,訓練室的門突然被推開,一名老師急匆匆地跑了進來。「絲諾,住手!這是我們的學生,我們不能讓她受到傷害!」

「不想死救快滾,我可顧不了你。」

老師在絲諾面前顫抖地停下,他的表情忐忑不安,但仍然堅定地站在那裡,可還沒等老師反應過來絲諾兩個銀針直接刺中老師的雙膝,老師瞬間跪下,絲諾也在在一瞬低頭。

就在此時,學姐的利爪從他們的頭頂掠過,觀測室的強化單向玻璃瞬間粉碎,牆壁上也留下深深的爪痕。

「怪物一天比一天強,這次還強了幾十倍,看來某人的計畫中止了或到尾聲了。」

當絲諾的言語剛剛落下,學姐突然間釋放出更強大的魔力,她的身體開始逐漸變形,化為異常扭曲的形態。紫色的魔力在她周身肆虐,如同一股暴風雨般席捲而來。

絲諾看了下周圍,輕輕地了砸了下舌,拿著魔力光劍一下又一下的斬斷學姐襲來的魔力,同時快速靠近她。學姐身上的魔力如同烈焰般熾烈,她的形態變得越來越異常,嘶吼聲充斥整個訓練室。

就在絲諾接近學姐的瞬間,學姐的魔力突然變得更加畸形。一條發著紫色光芒的觸手鞭策而出,直接穿透了絲諾的腹部。絲諾的表情略有些訝異,然後瞬間又被如拳頭的魔力擊飛。

「不能用大範圍魔法的情況,這狀態有點不夠用,可是有那麼多人看著我也用不了...」絲諾自言自語著,就在學姐狂暴的魔力要進一步攻擊時,伊莉莎擋在絲諾面前,用魔力隔開學姐的魔力。

「這是怎麼回事?」

「前幾天的那種怪物,只不過先前都是半成品,而這個事完成品,你把後面的人帶走,這樣我沒法用全力。」絲諾冷靜的聲音完全與看上去的窘態完全不同,正當伊莉莎想吐槽的時候絲諾身上的傷口就像沒發生一樣已經癒合了。

「主...咳,確定不用我幫忙?」伊莉莎差點因為震驚在大庭廣眾下對絲諾喊主人,如果這樣那已經被誤會成情侶的她們又會出現什麼誹聞她可不敢想。

「要,事後我又只能被你抱著移動,並且給我一些魔晶石。我殺了她,你進來後先把她藏起來,然後告訴其他人她已經死了。」絲諾的前半句話是公開給所有人聽的,而後半句則是悄悄對伊莉莎說的,只有她能聽見。這樣一來,伊莉莎明白了絲諾的計劃,她眼前這個化為怪物的學姐勾起了絲諾的興趣。

伊莉莎點了點頭,直接拉起旁邊被絲諾放倒的老師,看了看這老師膝蓋的銀針,有點無語地回頭望向絲諾,但她也沒多想,立刻把老師拉到觀測室,並且把還在觀測室的人都趕出觀測室。

而在伊莉莎疏散走其他人前,絲諾只室淡淡的站在學姐面前,稍微拖一下時間。

絲諾淡定地站在學姐面前,觀察她的每一個動作。學姐的形態已經完全被魔力所扭曲,她的雙眼充滿狂暴的紫光。

「魔力與我還有影子同源,怪物的製造者是神族,還是影子?」絲諾的自言自語伊莉莎聽到了,她沒說怪物與神族魔力一樣,那意思是說絲諾不是神族?

「妳給我乖乖疏散其他人,別揣測我。」絲諾的聲音冷冷地響起,打斷了伊莉莎的思緒。被發現了。伊莉莎微微點頭,不再多想,迅速完成她的任務。

伊莉莎迅速完成了疏散,將觀測室內的所有人員帶到安全的地方。隨著最後一人離開,訓練室的大門被緊緊關上,周圍只剩下伊莉莎和絲諾。

伊莉莎作的魔力壁已經出現了裂痕,隨時都有可能崩塌。絲諾深吸一口氣,閉上雙眼,她的頭髮逐漸變白,皮膚顏色緩緩變深,雙眼出現紫色的紋路,從眼睛的位置向下延伸。

『偽.真實型態』

魔力很穩定,比剛剛穩定,但壓迫感卻不是剛剛可以比擬的,伊莉莎昨天看到的是絲諾無意間變換的模樣,遠沒有現在的有壓迫感,如果一般的學生看到這狀態的絲諾會瘋掉,這是伊莉莎的想法。

伊莉莎想的也沒錯,神族之所以被說神族,就是因為力量不可測不可視才被說是神族,但神族不是神,「但哪怕是神,我也會將其踩在腳下。」

學姐的咆哮震撼著整個訓練室,魔力凝聚成一股咆哮的洪流朝絲諾湧來,然而就在咆哮發出的瞬間,一切突然寂靜下來。伊莉莎眼中的時間似乎凝固,當她再次看見學姐時,學姐的身上竟然多了一把魔力光刀。

速度太快,伊莉莎完全沒看見,完全不知道絲諾什麼時候行動的,唯一知道的就是絲諾把手中的魔力光刀丟出去而已。

絲諾帶著戲謔的笑容向前邁出一步,然而她此刻的身體並不適合隨意移動。她的腳步瞬間扭曲,彷彿骨折一般,但她笑容依舊。

「這樣就好了,寵物就該乖乖聽話。」絲諾輕聲說道,她的聲音中帶著一絲不屑和嘲諷。

伊莉莎瞥了一眼突然插在學姐身上的魔力光刀,眼神中閃過一絲驚訝,她不禁後退了一步,警覺地注視著絲諾。

「絲諾,妳究竟在想什麼?」伊莉莎問道,她的語氣中帶著警惕和疑問。

「記得,阻止我。」絲諾這麼說完後瞬間道學姐面前,快速地拔出魔力光刀,隨即一腳踩在學姐的頭上。

「要舔舔我的鞋嗎?這樣或許能稍微減輕點痛苦。」絲諾冷冷地說道。

好陌生,絲諾總感覺跟原本的性格很像,但更加極端,極端到好恐怖,就像惡魔?

這麼說,好像也是,自己想要力量,反被絲諾改造腦袋,現在如果絲諾讓那位學生變回原樣,那麼作為救了那位的代價,真的要變成使喚來使喚去的寵物。

學姐趴在地上,發出低沉的嘶吼聲,魔力瞬間釋放。魔力利爪、觸手一次又一次地攻擊絲諾,但絲諾卻像是在享受那些傷口和痛苦。

「繼續啊~把我的身體撕碎吧!」學姐的攻擊越來越猛烈,魔力利爪和觸手如影隨形,不斷劃過絲諾的身體,但她似乎毫不在意,反而笑容更加狂熱。

學姐的攻擊持續著,每一次利爪劃過,每一次觸手纏繞,都帶來鮮血和痛苦,然而絲諾的笑容卻越發狂熱和滿足。她仿佛完全沉浸在這場痛苦的享受中,不為所動。

絲諾舉起一隻手,朝向學姐,魔力匯集在掌心。隨著魔力的流動,整隻手迅速扭曲,肩膀開始裂開,血液從指縫間滲出,卻未見絲諾有絲毫痛苦表情,反而笑容更加狂喜。

絲諾的手掌持續扭曲,肌肉和骨頭在魔力的影響下變形,但她的眼神卻是清醒的,充滿著冷酷和滿足。學姐的攻擊雖然帶來了傷害,卻像是在觸發絲諾更深層次的快樂,一種來自於控制和支配的快感。

伊莉莎閉上雙眼,正當伊莉莎以為絲諾要下手時,幾分鐘都沒出現動靜,睜開眼,就看到絲諾手中的魔力在吸走學姐身上的魔力。

伊莉莎看到絲諾的手掌緊握著散發著深紫色光芒的魔力,如同一股無形的吸力在從學姐身上抽取能量。她心中一驚,這魔力的流動方式與平常不同,帶著一種深不可測的強大氣息。

「絲諾,這是什麼?」

「從那個世界來的非法用戶,」絲諾冷冷地回應,「快把魔晶石給我,我冷靜不了多久。」

伊莉莎迅速拿出一個手指大小的藍色水晶,遞給絲諾。她知道現在不是追問細節的時候。絲諾拿起魔晶石,然後一口把手中的的紫色魔力連同魔晶石一起吞了。

「诶?」就這麼吞了,魔晶石用處是儲存魔力,直接吸收裡面的魔力即可,但絲諾就這麼吞了?

絲諾沒有理會伊莉莎的驚訝,吞下魔晶石後,她痛苦的蹲了下來,她的魔力與那紫色的魔力產生共鳴,感覺隨時都要炸開「魔力中和……還不夠……需要更多……」絲諾艱難地說,眼神緊緊盯著伊莉莎。

伊莉莎立刻明白了絲諾的意思,又迅速取出更多魔晶石,遞給絲諾。絲諾咬緊牙關,直接一把把全部的魔晶石吞入腹中。

絲斯諾剛吞下幾秒後,魔力從身體溢出,身體發出強烈的閃光,感覺隨時都要爆炸了,伊莉莎緊急後退,但光芒就在這一瞬間消失,絲諾變回原來的模樣,雙膝跪地,全身冒著黑煙。

「主人,怎麼樣了?」

絲諾勉強搖了搖頭,用力地呼吸著,她的臉色蒼白,額頭上還有汗水滲出。「先處理學姐,然後再抱我。」絲諾又變成昨天軟軟糯糯的樣子,聲音讓伊莉莎心理癢癢的。

伊莉莎默默點頭,把學姐翻成正面,結果看到學姐還沒徹底昏迷...毫不猶豫,伊莉莎給了她一記重拳,確保她彻底失去意識後,隨即取出一塊白布,蓋在學姐身上。

「這樣看起來應該像死了吧?」伊莉莎默默說完這句後,走到絲諾面前,被對絲諾蹲下「這次只能背妳,等等我還要抱她。」

絲諾沒有猶豫,直接抱住伊莉莎,整個身體依靠在她背後。伊莉莎確認絲諾抱穩後,隨即用公主抱的方式,托起蓋在白布下的學姐。

正當伊莉莎準備帶著兩人離開觀測室時,外面突然傳來一陣尖叫聲。伊莉莎迅速跑出去,卻看到一個與學姐狀況如出一轍的怪物,情況更加糟糕。

「這...糟了。」

伊莉莎目瞪口呆地望著那個與學姐如出一轍的怪物,心中不由得湧起一股難以名狀的恐懼。怪物的眼神空洞。

「另一個受害者...沒救了...更危險...但別擔心。」絲諾的聲音突然響起,這讓伊莉莎捉摸不透,如果沒有絲諾和學姐的話,她或許可以免強解決她,前提是下死手的話,但現在別說下死手了,她還要照顧絲諾和學姐,怎麼別擔心。

伊莉莎四處張望,發現其他人都已經逃走了。正當她試圖決定下一步行動時,眼前的怪物突然化成肉末,一個紫白色頭髮的兔耳少女以極快的速度在地上留下幾公尺長的磨擦痕跡。

「嗨...艾琳姐姐...」絲諾無力的招手,艾琳回頭向絲諾招了招手,伊莉莎徹底傻眼了,自己眨眼間的功夫,怪物就瞬間被殺死了,艾琳到底有多強。

「妳們快去休息吧,我還要處理其他怪物,對了,大概半小時後我會再來找妳們,掰掰~」艾琳說完後又瞬間消失。

「其他...怪物?」伊莉莎歪了歪頭愣在原地,絲諾拍了拍伊莉莎的肩膀,她才回過神來,該走了...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