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到你唔服?

根叔|gunshock
·
(edited)
·
IPFS
·
Just remember not to step too far beyond. A clown can never be crowned.

談小丑⋯⋯譚小環⋯⋯不是!自己先笑。失敬,當然要把自己先逗笑了,不是人人也能以一副又黑又冷的苦瓜臉來製造笑容的。

我自己就是個把烚熟狗頭面具直接黏死在臉上的好一個例子,但必須給仍在過著狗臉歲月的諸位告誡一下,面具無論是如何貼服,或如何讓你感到麻木而沒所謂,那都不是自己原本的臉皮。一天終要剝落時,真面目可能早就糊掉了。

不說那種小丑了,能讓我到了會心處就大笑的,最深刻印象的還是《鬼馬雙星》。當中許氏兄弟手拿扑扑鎚互扑後的一句句「點到你唔服?」,實在膾炙人口。後來在電視台出現的後浪和更後的浪,我認為能比得上當年的《鬼馬雙星》的,也只有諷刺時弊的《笑星救地球》而已。其他的,不外乎天下文章一大抄的抄啊抄,感受不到浪花帶來甚麼衝擊,幾近漣漪。到現在的,不換湯也不換藥,也竟然有數不盡的人會打賞。

粵語武俠長片裡,從外省千山萬水到省城的女俠于素秋與其師父,在每次賣武之前,都總會識相地用半鹹淡卻完全能聽懂的廣東話(明明為了于的粵語不靈光才用配音,哪知配音的黎坤蓮卻鬼馬地利用女俠這個特徵,讓我到現在仍能記得起那個調調而笑,厲害!)向村民先來道個歉:「各位鄉親父老,我兩師徒今日初到貴境,各位唔好見怪。有乜嘢得罪各位的話⋯⋯」

我一直懷疑兩師徒只是本地混飯吃的,卻每次都在裝窮賣武。這麼說是因為外省人一般會比省城裡的人更有輩份上的專卑概念,說話時會先稱呼族中長老以及較為德高望重的。「鄉親父老」,實應為「父老鄉親」才顯得更得體。看起來二人手腳俐落,行走漿糊日子非淺也,若不是陀地扮外省來來換得更多打賞,就一定是寫稿子的暗暗藏下了這個 bug!

于女俠,刁民剛剛開咗妳一個玩笑,唔好見怪。妳係永遠值得尊敬同埋返睇嘅第一代如來神掌女神!

看吧!我這種過氣小丑,除了必須適時地在出現冷場時或老板需要轉移別人的視線時,從台後跳出來熟練地娛賓之外,也會執著、會找碴。就算撕掉了假臉皮,也跟「初到貴境」差不多,顏料的毒性隨無數次咧嘴大笑滲透血管,為自己添上好幾個甩不開的奇怪性格。對鏡自憐幾百次,女巫也可能就會這麼一點點的、一個個 pixel 為單位的變美了。

此君不是女巫

那麼當紅的小丑,除了那趟一邊颼颼颼的在放,卻會教人在另一邊𠲖呀𠲖呀地感到肉痛的《火樹銀花錢》匯演,當然少不了為本地舞台劇《求六索上二索認真化鬼學呢鋪真係代表作 之 走索》成功爭取到更▓佳國際知名度的一眾前線與後台成員了。

各智將的躹躬盡粹,落入凡間後,我有見過鄰桌叔公的吸管盡碎,我有見過,我真係有見過。

識唱一齊唈啦喂

◤ 服定唔服 ◢

A餐多汁 手指擘擘
夾麵純熟似 口中生意咁好

班友癲多癲 紙叉更會復健
開返班單手夾餸 段正淳亦讚
家家得此指功 send梘真靚咯

一天天OT 不諗會再負面
彼此握手掂過 係咪牛肉意 點解知 
我剛剛 輕輕的索過~

識得唱嘅你⋯⋯

東西南北匆匆忙忙說了個遍之後,你或會問:小丑,到底是甚麼,又是為了甚麼?

過場的人,who cares? Even I myself don't. Just remember not to step too far beyond.
A clown can never be crowned.  ⭓


此篇純屬得罪人多稱呼人少的肺話,是為@文倩的《自辦徵文 · 我的、他的小丑時刻》而寫。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logbook icon
根叔|gunshock⎡邊緣回望後,滑進一界混沌,從不掙扎。跟自己的過去過不去,執著地浮沉著。⎦ Still hope/to hand stitch my book/of ups & downs on a tightrope./No plan to elope/coz it just chokes.
  • Author
  • More
自以為詩 / Paltry Poetry
50 articles

仲晚秋之間|自以為詩

根根計較
36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