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焰陽(1-11)

梅諾
·
·
IPFS
·
第十一章 反抗軍成立

莓靜靜地站在在大軍面前「原本想要潛入,我還太情緒化了嗎?我果然老了。」

那大軍全部無一例外都放著殺氣,莓已經被他們放逐出北境,現在感受到自己的魔力,他們一定會出動大軍,誰叫莓是最強的呢?

「這次稍微發洩一下吧。」莓輕聲自語,一步步向前走去。當她的身影出現在那些被奴役的人類和魔物眼前時,他們的心中充滿了恐懼。他們感受到莓身上散發的力量,這種力量仿佛能瞬間打破他們被奴役的束縛,讓他們產生了立刻逃離的衝動。

對於那些自稱神族的雜種們來說,面色難看到了極點。雖然他們緊急召集了大軍,但這次的情況實在是太過緊急,面對莓,這樣的人還是太少了。

莓也不多話,在所有人還沒反應過來,莓瞬間踢中最前排的敵人,速度太快,幾千米的距離宛如不存在般,相差實在是太大了。

莓繼續施力,那人還莓飛出去,莓就補出第二腳,那人瞬間杯出去直接往大軍裡飛「哇,這一腳可不知會砸死多少人。」

年輕的一代雜種們,原以為有這大軍,為甚麼老一輩的人會害怕,自信的隨著大軍來這裡面對莓,但僅頻一擊就將他們的信心擊毀。

在莓旁邊的敵人,想要反應過來想要攻擊莓時,頭一歪,身體往旁邊栽倒,根本沒看到沒看到莓的動作,自己就已經升天了。

莓瞬間又到了大軍正中央,正常情況下面對這種大軍,要用大範圍的魔法一舉殲滅,但因為打起來會沒手感,所以她直接一拳一腳的攻擊敵人。

每一擊都如同重砲一般,將敵人瞬間擊飛幾百米之遠。

「連我暖身都做不到,要我站著不動嗎?」莓稍微看了下,因為攻勢太猛,結果現在沒人敢貿然上前,莓也思考了下,走了幾步拿起一個雜種的棍子。

莓握緊手中的長槍,感受到它的重量和平衡,眼中閃過一絲戰意。她深吸一口氣,隨意在空中揮了揮。

「作工真差,勉強算個下等。」莓瞬間到一個人面前,槍尖以個上挑,將其擊飛。

她轉動長槍,一擊又一擊將敵人擊倒,她這次沒有向剛剛一樣將敵人向砲彈擊飛,但下手卻比剛剛致命。

隨著戰場上敵人數量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減少,雜種們開始感到恐慌。莓的攻擊猛烈而凌厲,她揮舞著長槍,每一下都伴隨著震耳欲聾的音爆。敵人開始慌亂逃竄,但莓緊追不放。就在她準備下一擊之際,槍桿與槍尖的連接處突然崩裂。

「作工果然差。」莓輕輕嘆息著,往後一個迴旋踢,將想偷襲的人瞬間擊飛。

莓站在戰場上,槍桿斷裂在手中。她瞥了一眼四周,看到散落在地上的敵人,有些已經昏迷,有些則無法再站起來。

「太無聊了,暖身都算不上。」莓嘆了口氣,伸出手掌,五根手指凝聚火焰『爆焰輝光』

五根手指間的火焰迅速在她手掌中聚集,然後化作一道光束瞬間發射出去,直擊一名敵人的後背。那人瞬間被火焰吞噬,隨即爆炸成光芒,強烈的衝擊波向四周擴散開來,瞬間殲滅七成的敵人。

「連這種程度的招式都擋不了,果然沒有最初的神族,整體素質就下降了。」莓冷冷地說道,眼中閃過一絲不屑。

莓就這樣想著的同時,想要回去找莉歐莉,突然感覺甚麼東西碰了下自己的手,莓看了下,看到了一個纏住自己手臂的紫色藤蔓。

她稍微拉扯了下,但藤蔓的力量異常強大,緊緊地纏繞著她的手臂。

突然,藤蔓猛然拉緊,巨大的力量將她瞬間撞到山壁上。莓剛想起身,藤蔓再次拉住她,強大的力量來回拉動她的身體,不斷地將她撞擊在附近的岩壁和地面上。

莓也不掙扎,就一直被藤蔓來回拉動,已被這樣的力量,不被砸成肉餅,肌肉也會被拉斷,但以莓的體質,這點程度的傷害算不了什麼。

她保持冷靜,雖然身體在激烈搖晃,卻沒有露出恐懼或焦慮的神情。接著,看清藤蔓稍稍放鬆的瞬間,迅速調整重心,利用身體的力量瞬間扯斷了纏繞在她手臂上的藤蔓。

「好久不見了,以前愛照鏡子的花季少女沒想到已經有長老的實力了,維斯特莉雅(Wisteria)。」莓看向藤蔓延伸的方向,一個比莓高的女性走到莓的面前,雖然有神族血脈,但皮膚是白色,頭髮是棕色的,川著白色襯衫紫色裙子,還有一個能遮住身材的紫色袍子跟紫色魔女帽。

「妳是我少數不認為是雜種的真正神族混血,維斯特莉雅,長大了,現在是要站在我對立面,還是要像以前一樣在我懷裡撒嬌?不過看這身高,我覺得是我要跟妳撒嬌了。」

維斯特莉雅聽了莓的話語,臉上表情一片哀怨。「為什麼,要拋棄我!為什麼,要離開北境!如今,妳還有臉回來!」

「我是被放逐的,妳信嗎?」莓嘆了口氣,走到維斯特莉雅面前,伸出一隻手「妳天生的膚色和髮色在這應該被歧視吧?要跟我走嗎?」

維斯特莉雅聽完莓的話語後,臉上的表情轉瞬間變得憤怒至極。大地在她腳下震顫,無數紫色的藤蔓鋪天蓋地地向莓攻擊而來。「妳還在欺騙我!難道你的面子比一切都重要嗎?為什麼不能坦誠告訴我真相,向我道歉!」

莓也知道現在溝通完全無效,直接站在原地,完全不躲不閃,直接命中莓的身體。

莓靜靜地面對著維斯特莉雅的憤怒,她雖然大多時候很無情,但不代表絕對的無情,尤其對面與她有舊情的人。

而且從利益上,她不傷害維斯特莉雅才是最好的,要拉攏一個人才,最重要的就是消除她對自己七成的不滿,剩下的三成,就花時間磨合就好,她不會傷害維斯特莉雅,何況,維斯特莉雅本生實力很強,把最不是和戰鬥的佛若絲特派系練成了可以破壞地形的藤蔓。

看著藤蔓穿過自己的身體,身上緩緩流出鮮血,她笑著看了看維斯特莉雅。

「妳...妳為麼不閃,看不起我嗎?!」

當藤蔓穿透莓的身體,鮮血緩緩滲出時,莓的表情始終保持著淡定和冷靜。她的眼神中充滿了理解和柔和,仿佛她早已預料到這一幕的發生。

「我可是很念舊的,只要利益不衝突,我就不會隨便下手,而且妳對我的仇恨,難道不是誤會嗎?如果你是理解我後在攻擊我,我才會迫於立場殺了妳,但妳只是還不相信我說的真向罷了,我會站著,直到妳相信我說的話為止。」

莓嘗試向前邁進一步,但對抗維斯特莉雅的攻擊時卻無法使用魔力抵禦,因此藤蔓上的毒素在沒有魔力阻擋的情況下完全侵入了她的全身,身體踉蹌了一步。

本來,莓可以利用火焰消除身上的毒素,但她不願因為自救而被維斯特莉雅誤解為欺騙。

當毒素侵入她的身體時,莓的表情始終保持冷靜和堅定,她沒有掙扎或表現出痛苦。相反,她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專注於自己的身體內部。她的魔力開始流動,將身體中的毒素包裹在一層微弱的火焰中,不是用來驅散,而是用來控制和緩解毒素對她身體的影響。

「維斯特莉雅,毒素已經快到我的大腦了,所以我在這裡告訴你,即使我倒下了,我也不會抵抗。信不信由你,但如果你願意相信我,我很願意回到我們最初的樣子,仍然是你的芙埃爾姐姐。」莓依然面帶微笑,她十分念舊,如果情況還有挽回的可能,她會全力去挽回。然而,有些事情已經超出她的能力範圍,因此她決心在無法挽回前,抓住那些還有救的東西。

「只要利益不衝突,就不會下手嗎?」維斯特莉雅淡淡的詢問...

「恩...」當莓的聲音變得微弱,毒素逐漸侵襲她的大腦時,她的微笑仍未消失。她緊閉雙眼,倒在地上,魔力以微弱的火焰形式繞繞身體,努力抑制毒素的影響,儘管這已經到了極限。

維斯特莉雅面對著這一切,眼神漸漸地泛起了一絲混雜的情緒。她原本的憤怒似乎漸漸被現實所冷卻,對莓的表現也逐漸產生了某種複雜的感受。她沉默了片刻,最終道出她內心的疑問「你為什麼要如此堅持?難道你不怕死嗎?」

莓微微一笑,嘴角泛起一絲苦澀的笑意,她的聲音已經明顯低弱「如果我死了...就可以去那個世界跟她們道歉了...只是沒人會記得她們...好悲哀...」

在她說完這句話後,莓身上的火焰逐漸消散,完全失去了意識。

「芙埃爾姐姐的體質果然好變態,這毒素都是我身體致死量的五十三倍。」維斯特莉雅輕聲自語,紫色藤蔓藤蔓綁住了莓,直接拖著莓離開。

......

莉歐莉與莓分開後,開始朝自己原本的家跑去。她本來就是崇拜莓那一派的成員,通常這樣的人會被安排在大陸邊境。然而,莉歐莉的前姐姐蘿絲是長老派的代表人物之一,這讓莉歐莉得以特別安排在大陸中心的一座大城市內。那座城市雖然繁華,但並沒有長老駐守,所以莉歐莉在那裡相對安全。

莓沒有跟她說任何計畫,只說之後會合,但她想在會合前為莓做點甚麼,而從那城中把一些對長老些微不滿的人拉攏到莓那一派。

莉歐莉深吸一口氣,踏入了繁華的城市街道。莉歐莉看到這街道有些不悅,城市外都是荒地,城市內一片繁榮,「每次看到這場景都好噁心,為什麼蘿絲能心安理得的在這生活...」

她走走停停,走到了一道門前,正想開口突然想到莓的樣子,臉不禁臉紅「芙...芙埃爾大人是不存在於世間的美與善,是無上罪孽的審判者,無上的愛之憐憫者,殘酷且善良的神大人...」

莉歐莉剛說完,門緩緩打開,原本這通關密語她可以毫不害羞的說,但現在成了莓的妹妹,這麼說有種拍姐姐馬屁的感覺,說出來還怪害羞的。

她走進進去,結果就看到一個拳頭往自己身上砸,她直接舉起一隻手,輕鬆擋下。

當莉歐莉擋住那一拳後,她立即警覺地四下打量房間。在昏暗的燈光下,房間裡有一個吧檯,還有一群熟悉的身影警惕地站在她的面前。

「莉歐莉!妳回來了!可是妳身上的魔力怎麼這麼強,還這麼陌生?」一個深沉的聲音驚喜又警覺地看著莉歐莉。

「我們先不說這個,快讓我進去,別被發現了。」莉歐莉剛說完,房間裡的人都用震驚的眼神看著她,而莉歐莉自己也不明白他們為何如此驚訝。

不過愣在這裡也不是辦法,莉歐莉決定不讓他們的震驚影響自己,走向吧檯前。

「老樣子,一杯神聖的經典~」莉歐莉輕描淡寫的點了杯飲料。

吧台後的聲音來自一位白髮棕褐色皮膚的殺馬特年輕女性。她有些不可置信地看著莉歐莉,「莉歐莉!妳以前不是一直唯唯諾諾的嗎?怎麼現在...」

「瓦特(water)姐說的是...喔,懂了,因為芙埃爾姐姐給我帶來了蛻變~」

「「「姐姐!!!」」」

經過莉歐莉的解釋遇到莓之後的事後,她們都有點不敢相信莉歐莉說的事,都花了點時間消化。

「居然叫芙埃爾大人姐姐...而且她還同意了,妳竟然真的成為了神族,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瓦特扶著額頭,把一杯如燃燒的烈火般的飲料遞給莉歐莉。「這是妳要的神聖的經典。」

莉歐莉接過杯子,一口氣喝完杯中的飲料,終於有人緩過勁來,開口「莉歐莉,妳現在擁有對付一個長老的實力嗎?」

「可能有,但可能沒有,因為我還沒適應體內的力量,又被芙埃爾姐姐塞了新的力量,坦白說,我對於能否單獨對抗一個長老沒有太多自信。」

莉歐莉說完,所有人沉默了,能坐上長老位置的人能有幾個,而他們能坐上絕對不是靠關係,而是實力,不然他們崇拜的芙埃爾大人怎麼可能會被放逐出北境。

「妳們不必這麼悲觀嘛,芙埃爾姐姐說過,她恨長老們卻不動手,部分原因是因為他們面孔上有著她曾經的好友,也就是我剛剛跟你們說的那些魔女們。我們現在的外表或多或少與最初的祖先有幾分相似。」莉歐莉雖然說她們有幾分相似,但她自己感覺與佛若絲特特別像,彷彿是年幼版的佛若絲特。「而她說以前不動手,不代表現在不會,所以如果芙埃爾姐姐想,找老們都要完蛋了~」

當莉歐莉的話語在房間裡彌漫著,氣氛有些凝重又帶著期待。每個人都陷入了沉默,他們面對莉歐莉的轉變和她所述的可能性,心裡充滿了複雜的情緒和想法。

瓦特打破了寂靜,她眉頭深鎖,眼神中閃爍著不安和思考。「莉歐莉,妳說的這些...我們都很想相信,但長老們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即使芙埃爾大人有這樣的力量和意圖,她也不會輕易動手,我們必須理解這一點。」

確實,用口說的方式,確實很難讓人信服,但莓說過,自己是她的家人,所以自己想做甚麼,莓一定會幫忙,而要讓所有人信服的話,只要做一件事。

「既然你們不相信,那我現在宣言,我要打倒一個長老,而芙埃爾姐姐看到我這麼做後,她一定也會出手,因為,我現在是她的家人,她相信我,給了我力量,那麼我也會相信她,相信她為我出手。」

莉歐莉的發言讓在場的每個人都感到震驚。他們對芙埃爾大人的崇拜源於她的強大和善良。雖然他們希望芙埃爾大人能介入,但同時也明白要麻煩她可能不太現實。他們仿佛在面對神明般,神明會眷顧信徒,但從不隨意干涉。

「我知道妳們不會相信,但我依然會出手,這地方最擅長的除了調飲就是情報吧。有長老派的人在城市外就告訴我,我出去解決他們。」

即使莉歐莉如此宣示,在場的每個人心中仍存在著疑慮和不安。他們知道莉歐莉的決心,但被壓迫久了,誰都會怕。

莉歐莉緊握拳頭,原本不願這樣說的她突然爆發了:「難道你們還敢自稱崇拜芙埃爾姐姐嗎?你們不去學習她,卻在這裡懦弱地等待。我告訴你們,芙埃爾姐姐為了守護她故友的墳墓,獨自面對萬人大軍,你們卻躲在這裡,根本不配以她的名義自居!」莉歐莉的語氣充滿憤怒和挑釁,她已經不再是以前的莉歐莉。或許在莓面前依舊唯唯諾諾,但從她獲得佛若絲特的力量開始,她會不自覺的在其他人心中展現強大的一面。

在場能感受到魔力的人都知道,莉歐莉體內的魔力在作祟,改變了莉歐莉,所以基本沒人認為這是莉歐莉的本心。

「莉歐莉說得沒錯,我們這裡每天都在受到壓迫。為何不勇敢一回,要是有人想加入,就加入;不想的,趁早離開,否則萬一遇上危險,後悔都來不及。」瓦特的聲音中帶著憤怒,她可不管是不是莉歐莉體內的魔力作祟,既然她願意改變,那為何不去相信她。

「說的也是,莉莉小妹說的對,是我這個做大哥的想的不周到,大姐頭,我加入了!」

「克雷(clay)大哥...謝謝。」

莉歐莉小聲的道謝,這反應讓周圍的大家感覺莉歐莉變得跟以前一樣,一個個的都開始明白,莉歐莉並非被力量所控制,而是力量給予了她勇氣。

「我加入!」

「我也加入!」

「加入了就能見到芙埃爾大人嗎?那我也要加入!」

「你就不能直接一點嗎?像我,我加入了!」

莉歐莉笑得很開心,而瓦特在她身後露出了淡淡的微笑。在場的她年齡最長,已經五百歲左右,可以說她承受了最長久的壓迫,同時也是最渴望改變現狀的人。雖然她實力不足,但她毅然開創了這個地方,收容了那些對長老不滿的人。然而,直到現在,沒有人敢領導反抗。現在她終於推動了莉歐莉一把,這算是實現了她的小小夢想。儘管她有些猶豫,但她決定要嘗試一次。

「這才剛開始可不能慶祝,首先最重要的是芙埃爾大人吧,我們這行為就是與長老們開戰,這是為芙埃爾大人開路,我們可沒有能力對戰長老,所以我們要分四組,偵查組、戰鬥組、後援組,以及王牌。」瓦特這麼說後,掃視了一圈「明天開始作戰,不要聲張,現在所有人都回家,準備好能準備的,早上在這集合,解散。」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