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5  第一周 大号安全套

Eki1994
·
·
IPFS
·
一段寻常,正在进行中的罗曼史。

早上好。

开始的一周,我们的对话一般都是这样开始,每天能聊的内容也不多。他总是匆匆回复几句,匆匆消失,好在总会回来。我们也聊到初遇那天晚上,会简单说一些和性有关的内容,通常是点到即止。我有在琢磨怎么将聊天持续下去,遣词造句,选合适的时间段发送,但也不是每次都奏效。多次谈话都停在有些尴尬的位置,于是我决定约他出去。

再次见面是在熊记抄手,我刚和朋友喝了一杯,醉意还留在脸上。他坐下来以后,先和我的朋友打招呼,和我说话时摘了帽子,手停在我的背上。我发现我不太能想起他的样子,看着眼前的他,好像重新认识了一遍。我很难控制住自己的兴奋,尤其是半醉时,为了避免笑得太夸张,只能咬着牙,尽量控制住面部的抽搐,虽然这样会让心里的躁动加倍。他看起来很累,双眼有些涣散,但还是认真的和我朋友聊天,聊中国和西班牙医疗体系的差异。我一直听着,也不插话,看他们聊天让我感到舒服。话题结束时,朋友看着我吃剩的米线打趣说我很无聊,总爱点同一款,他笑着看了看我,说有些好奇,拿了筷子尝了几根我碗里的米线后,红着脸说太辣了,急着往嘴里灌啤酒。

朋友们都乏了,看我没有要走的意思,就都先离开了。他又要了一瓶啤酒,我们坐到门外的走廊上。他问我介不介意他抽烟,我说不会。已经凌晨一点出头,他看了眼手机,说早上7点还要陪朋友出去逛北京,我说那你要不要回去休息,他说可以再坐一会儿。我的酒劲早已消散,能感受到夜晚的凉意,偷偷看了他几眼,饶有兴致地问他那天晚上是怎么看出来我喜欢男生的。他说他其实也不知道,所以才会把手搭在我肩膀上试探,直男一般会下意识躲开,但我没有。我又问那你开心吗,他没有正面回答,熄灭了烟头,和我说他家就在附近,问我要不要过去坐坐。我问早上怎么办,他说不去了。我点点头。

往他家走的路上,他突然朝我砸过来一眼,接着说,对了,我提前说一下,我们今晚不会发生性关系,我太累了,然后我家里没有安全套。我听了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尴尬的咳嗽了几声,和他说没关系,我也没有那个打算。

他住在胡同里的一间老房子,空间不大,改造成了小阁楼的样式。楼下是小客厅和卫生间,顺着窄窄的楼梯往上是小小的卧室。我们并排躺在床上,很快抱在一起,我的手刚贴上他的肚脐时,他起身把灯关掉了。我问他为什么关灯,他说他身上有很多毛,怕我不喜欢。我把灯打开,认真告诉他我不介意,还很喜欢,他终于放松了一些。我真的很想取悦他,但也是真的疲倦,没什么力气,有些着急的往下试探,虽然说我没有太大的热情,但他那家伙即像一把直挺挺的猎枪,又像夏天养分充足的树干,握在手里的实感多少赶跑了一些我的睡意。我和他直说了我的讶异和兴奋,我说你应该感到骄傲,他倒是非常不以为然,摆出一副我没有见过世面的样子。

夜已深,我们兴致都不是太高,很自然的停止了对彼此身体的探索,开始没有目的性,很松弛的聊天。聊到北京电影院开门后可能会上映的影片,我提到《花木兰》,他说很喜欢动画片版,但是真人电影可能不会去电影院看。我问为什么,他说因为主演在微博和ins的发言,现在欧洲的年轻人开始抵制这部影片。我提到演员碍于身份,或许也没有别的选择,他反驳说,成年人应该为自己言行负责,公众人物也是一样的。聊到我在筹备的独立影展,我说今年很难,到现在也不知道项目能不能顺利进行下去。他问了我一些影展的事,说他或许可以帮忙,立马手机翻出文件让我申请欧盟的某一个项目资金。又接着说了一些有的没的,也不知道是谁先停止了说话,迷迷糊糊就睡着了。夜里醒了几次,悄悄往他躺的地方挪了挪,枕着他的呼吸声。

我没怎么睡好,胡同里一大早就热热闹闹的,大妈大爷的欢声笑语一波盖过一波。他也醒得早,我们一直赖在床上,看着油管上的视频,外卖到的时候才下楼。我喜欢我们之间自然的氛围,虽然也才见过他两次,但是全然不觉得陌生,早上醒来的时候也不觉得尴尬。

吃完午饭后,我们挤在只能勉强躺下一个人的小沙发上,换着不同的姿势聊天。他和我讲了他的家乡,巴斯克,西班牙东北部的一个自治区,甚至找了很多视频给我看。我偶尔会分神看他几眼,发现他很专注,笑的很温和,眼里流露出对家乡浓浓的爱意。他又聊到对communist很感兴趣,反复在我耳边唱Bella ciao。我不太能插上话,所以大部分时间都在听他讲,他对很多我完全不了解的事情都怀有极大的热情,也不在意我的态度和认知,随意、天马行空的和我分享。有时候好像意识到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他也会停下来,看我几眼,问我你开心吗?我起初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反问他问这个干吗,他说这个很重要。我便说好,我很开心。

他洗完澡从卫生间里围着浴巾出来时,我正躺在沙发上看网飞刚出的《真心半解》。他发现我在看他,朝我吐了吐舌头,装模作样的扭了扭身子。从他家离开,一直到走进地铁口,我脑海里都是这幅画面。

于是我按照之前和他商量好的,拿出手机,立马下单买了一盒大号安全套。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