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那些年

jjuno0937
·
·
IPFS
·

不吐不快之自尊篇

封校期间,学校只留了很少的卫生清洁人员,有一个给隔离区清运垃圾的大叔(我认识他,知道他们每天只有六十元工资,不知封校期间一个人干几个人的活有没有加钱),我问他怎么吃饭,他说自己买饭,我就跟他说我晚上不吃饭,让他晚上来我这里拿饭,结果到了约定时间他没有来,我就给他打电话他起先说吃过了,我追问下,他说他不好意思,我说没关系,你来吧,最终他还是来了,我把饭递给他,他接过饭,极力赶我回去,好像不让我看到他囧迫的表情。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做了一件好事,还是做了伤害他自尊心的坏事,不知以后他再到这里清运垃圾的时候会不会更加不自在。唉。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