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你的虛擬世界!

MurmurBlock 星際區塊線
·
·
IPFS
·
網路無所不在。新生代無論是現實校園中的、遊戲或社群媒體的網友,最終都在那裏相遇、交談、冒險,療癒某種體制疊加的集體焦慮與疲乏感、規律生活無法給的感官刺激。但是,這也同時滿足個體深層的兄弟姐妹情誼 (brotherhood) 、與興趣群體的共同社群想像(community)。若強制拔除這樣的連結,要求他們「去現實世界認識真正的朋友!」反而讓人覺得莫名其妙。
「不要再打電動了!」
「看了那麼久的漫畫、廢文,就沒看你讀書那麼認真!」
「整天浪費時間不知道在網路上幹什麼。」

Photo by Diego Passadori on Unsplash

……很多人大概都是這樣度過童年,甚至長大還要被唸。既然「大人」如此討厭網路世界,認為他們是「虛擬的」,那我們不禁要問:

虛擬世界到底是不是真實世界?

網路無所不在。新生代無論是現實校園中的、遊戲或社群媒體的網友,最終都在那裏相遇、交談、冒險,療癒某種體制疊加的集體焦慮與疲乏感、規律生活無法給的感官刺激。但是,這也同時滿足個體深層的兄弟姐妹情誼 (brotherhood) 、與興趣群體的共同社群想像(community)。若強制拔除這樣的連結,要求他們「去現實世界認識真正的朋友!」反而讓人覺得莫名其妙。

「這些就是現實世界的朋友呀。」
「是網路認識的沒錯,但是、他們跟現實中的朋友沒差啊!(甚至更有情感)」
對上一世代而言的虛擬世界,在這一代眼中,是否更像是現實世界呢?
反倒是現實世界更像是虛擬世界。

「現實只是輔助」

以購買行為為例,中老年人高度依賴街頭巷尾於日常各類活動中心、菜市場、醫院、公園的資訊交換(八卦),或許也使用 line 但通常是偶一為之的加強效果:曬小孩、長輩問候圖或充滿謬誤的健康資訊以聊表心意,將他們當成電子郵件來用…..「網路只是輔助」,實體世界才是真的。

新生代呢?網路就是他們的生活場域、不是輔助什麼的,一成不變的日常之外,在網路社交媒體與遊戲中的交談、搞笑、鬥嘴、曖昧都是如此真實,友情、愛情也由此萌生出發,沒有什麼不夠現實的問題,因為對他們而言事實恰恰相反:「現實只是輔助」。這是另一種事實 (Alternative Truth)。

當然,這樣的虛擬轉化為現實關係時,會經歷什麼的損耗或質變,是另一回事。

贏不了的現實世界,不假嗎?

對虛擬世界的質疑不只來自代溝,也來自於內部:究竟虛擬世界是真實還是虛擬?既然虛擬世界的感受是真實的,卻因為現實世界有所損耗,那我們不禁要問:
「現實世界是不是虛擬世界?」

這邊我想到一個研究。

日本最近發現越來越多男性上班族在下班後,非但沒有直接回家、也沒有去找樂子,就只是單純在公園裡發呆、在車上滑手機玩手遊、去柏青哥店打小鋼珠,或是像迷途一般在城市裡頭遊盪…..

也許為了躲過在現實世界裡的各種以責任之名、半強迫進行的角色扮演遊戲 (RPG),當個乖巧加班的下屬、稱職的老公與父親、無法翻身的人生、喪失一切渴望跟生活感⋯⋯ 而喘不過氣吧。

咦,奇怪,這場遊戲不是自己選的嗎?
不是。
好吧,也許有部分選項。
但有時覺得哇,好像靈魂抽離出來,在外面冷靜的看著這樣的自己。
在幹什麼呢,這是。
〖id: 9497 已登入〗

unsplash

真正的自己,到底什麼時候可以當呢?在此時,現實世界看來可更像個虛擬而沒有實感的遊戲。反倒是手邊的遊戲,賦予我的感官刺激、成就滿足是真實的。

對此時的他們而言,
虛擬世界才是現實。現實世界才是荒謬又虛擬的可以。這場永遠無法贏的遊戲,我寧可相信是一場夢。寧可、不醒來。

魔境夢遊(Alice in Wonderland)中,似乎在現實生活有歇斯底里症,漸漸回歸正常的愛麗絲如此問瘋狂帽客:

「不過這一切畢竟是假的,不是嗎?」愛麗絲說。
「你怎麼判斷,哪個才是假的? (which is which)」瘋狂帽客微笑道。

虛擬世界是逃避,還是現實的一部分?

走過一遭的療癒

曾沈迷遊戲的人或可回想,在過去的某刻,是否因為現實世界的挫折或全盤皆輸,反倒在遊戲社群裏頭找到自己的人生?也許因為長相醜陋、青春期邊緣人格、家庭或學校或公司體制讓人無力……

到頭來,虛擬世界對某些人來說,就是一趟英雄之路 (Joseph Compell)。漫畫《MAR魔兵傳奇》、電影《三分男孩》其中討論的,前者是老套的異世界奇想、後者是現實世界的全新脈絡 (不再被看不起、重新歸零的新人生),除了讓自己遠離了壓力源,也可能滿足了自己成就、社交、創造、操之在己的需求,無論是在網路社群找到另一種脈絡的「存在」,抑或是在單機遊戲、文學、甚至音樂中進入扮演「某個主角」那一刻開始。一切就不同。

想跟被霸凌的人說

即使先不提網路虛擬世界,自己的過去在校園被霸凌的痛楚傷疤曾經歷歷在目,隨著時間沖淡,卻不曾忘記一些事。例如想說自己是社交失能,主動去上溝通課程,結果諷刺的是現場的人都是被家人逼來上的,而且發現自己是很健談、能社交甚至交友的。在美東遊學,跟年紀差很多的外國大學生用破爛英文成為知己;在畫室跟美術班的人變好朋友、甚至去鄉間溪流玩耍;與體育班的朋友一起打打鬧鬧說幹話,到處騎車上山下海。然而,到了大學,卻被美學出身的人覺得我「沒水準?」

這時,我才赫然發現,這一切都是「脈絡差異」而已,沒有誰對誰錯。我們常常聽到大家說要選朋友「不用跟每個人都好」,事實上,更難的在於「選一個甚至造一個屬於你的世界 (minecraft?)」。你以為現實世界只是交交朋友那麼簡單,但其實當你選擇公司、學校、社團、朋友圈時,就是在選擇進入一個個的全息投影。意志再堅定的人都會被同儕跟環境影響,所以要選對。遇到極端狀況、例如被霸凌卻難以拔除出體制時,你必須告訴自己「我是對的」。因為總有一個屬於你的世界,三角形不適宜方形的世界,真理不是只有一個,沒有人有錯,只是這樣而已。

但他們是暴力的,這樣的惡行即便在學校這樣的異托邦是漢娜鄂蘭式的(他們只是聽命行事!那是情境)也無法掩蓋傷害已經造成的事實。

但你可以被療癒,然後重生。徹徹底底。

回到虛擬世界,如果沒辦法在現實這一切之間按下 reset 鍵,或是還沒準備好,虛擬世界的一切就是療癒。在無名小站的那幾則留言,就是我的天使。楓之谷裏頭的每一句噓寒問暖,與擁抱一般強烈。

虛擬世界,就是真實世界。

走出現實世界,打包一份虛擬

如何打包一份虛擬,帶著這樣的祝福跟可能性在現實世界柴米油鹽醬醋茶?這又是另一個議題。關於相關的實作可能,本想在同一篇一口氣說完,但避免讀不下去(上次斜槓貼文閱讀率 20% 不高)希望能在下一篇告訴大家。

內容預告

4. 虛擬與真實的差距:虛擬世界的確目前還缺乏一些真實世界才有的感官經驗但是他就是另一個更便宜的現實世界。對世界破壞就還好?既然運動目前可以用遊戲解決同時運動到,感官經驗目前還不行阿瑞凡

5. 擁抱複雜性:反正實體世界跟虛擬世界互為彼此的延伸,兩個都有有什麼不好R就像正向跟厭世能量也都要有啊不然感覺心理素質好差一推就GG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