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純創作者的世界

Ellen
·
·
IPFS
·
I am writer

兒時的夢想是當一名「小說家」。

「小說家」這夢想的萌芽,需回溯到童年。

那時七歲的我,還住在鄉下老家。鄰近黃昏之時,陽光終於肯休息,不如中午般熾熱。七歲的我,邁著小步伐推開三合院大門,興沖沖地穿越三合院中間空地,踏上柏油路就趕緊奔向鄰居家。正確來說,是鄰居的鄰居,中間隔了一戶。

「瑾婆!我今天又讀了一本故事書。」瑾婆是一位白天在菜市場賣肉粽的嬸嬸。

瑾婆最疼我,至少我是這麼想的。因為父母常年在外工作,時常不在我身邊;爺爺、奶奶也常常不在家,很多時候家裡空蕩蕩的,只剩我和妹妹。

妹妹是較活潑俏皮的女孩子,總是喜歡騎腳踏車與國小同學出去玩,而我不同;我不喜歡運動、曬太陽,最喜歡的是看故事書及影片,同時也很愛聊天、分享生活的女孩子。但妹妹常跑出去玩,於是乎我的聊天對象往往會是瑾婆。

瑾婆通常坐在他們家三合院中間的空地上洗菜、備料。我通常是黃昏之時來找她,此時她的正事通常做完了。她總會揚起和藹的笑容,從原本坐著的小凳子上站起來,走到水龍頭那將手洗淨,再用綁在腰間的圍裙將手擦乾。她走回原本小凳子的位置,提起小凳子並走過來牽起我的手,穿越小條的柏油路來到三合院對面的小空地,放下小凳子讓我坐下後,她再去拿一把大張椅子,坐在我旁邊。

配著暖暖夕陽,和當時我認為最好的聽眾,我開始述說今天看的故事書。我會喜歡把故事書的故事記下來講給瑾婆聽。過程中會加上自己對於這故事的想像畫面,讓故事變得更加生動。往往會聊到天已經黑了、些微冷了起來,但我覺得心都還是暖暖的。

瑾婆問我:「你這麼喜歡講故事,未來想當什麼呢?」

我歪頭想了想:「我想要能寫更多有趣的故事,想要能在說故事的時候,看到瑾婆因為故事有趣而笑起來。」


兒時的故事很純粹、很容易滿足,有滿足一個觀眾足矣。

那之後我透過寫小說、閱讀更多文學作品,奔向文字所帶給我的精彩世界,是我在高中前最幸福、舒壓的管道。後來在一些變因下,選擇就讀高職「資訊科」,就漸漸地遠離了文學創作。

輾轉之間,八年就這樣過去了。

雖然短期應該還是以一些書籍、電影心得為主,但依舊期許自己能在這裡 -

慢慢地找回「純創作者」的熱情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Ellen主業為學生,副業為寫作家。 涉獵心理學、資訊工程等知識領域。 喜歡中文文學裡蘊藏的細膩情感。目前主要紀錄身心狀態日常,希望能慢慢找回寫作的熱情。
  • Author
  • More

【日常|感念生活中每個相遇】

省思 - 何謂活著的意義

【日常|DEEMO 、去中心化作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