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雪月(1-11)

梅諾
·
·
IPFS
·
第十一章 交易

半小時後,伊莉莎把學姐給藏好後,抱著絲諾被艾琳帶到一個街道,雖然以為是什麼急事,因為不久前出現人類集體失控成怪物的現象,結果艾琳在街上擺了一個攤?

而這攤位甚麼都沒有,只是有很多記者來,伊莉莎還在疑惑為甚麼這麼多記者,然後艾琳開心地站在記者面前。

「嗨嗨~我想在這半個小時內很多人看過我,畢竟我殺了很多怪物,雖然我相信你們部會相信,但那些怪物原本是人,見證者也很多,如果我說我有辦法讓你們見到家人最後一面,你們應該不會相信,所以我不會做什麼騙錢的行為,想來的就來,這是交易,你們想付出甚麼,按你們的想法給價,可以只給一塊錢,但不要說謊,有興趣的請來......」

艾琳的話音剛落,人群中立刻響起了低聲的竊竊私語。記者們紛紛舉起相機,閃光燈此起彼伏。一個年輕的母親走上前來,眼中閃爍著淚光,她顫抖著問「妳真的能讓我再見到我的孩子嗎?」

「是的,看著自己的孩子變成怪物很痛苦吧。」艾琳牽著這位母親的手到自己的攤位,艾琳拿出一枚硬幣,和一個杯子,把杯子裝滿水後,把硬幣沾濕,輕輕地貼在這位母親的額頭,手中掐訣。「閉上眼睛,用心去感受。」

記者們屏息凝神,鏡頭對準了這一幕,四周的喧囂也隨之平靜下來。母親閉上眼睛,臉上的緊張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安詳的神情。

在母親睜開眼後,已經熱淚盈眶「感謝您,感謝您!」

艾琳輕輕取下她額頭上的硬幣,用毛巾輕輕擦了擦她的臉「不用感謝,這是你應得的。」

這位母親有點激動過頭,後面觀看的伊莉莎有點嚇到「明明超像神棍,結果真的有效嗎?」

結果接下來的一幕更是另伊莉莎還有周圍的記者跌破眼鏡,那位母親感動得從包裡拿出一大疊錢,這艾琳署時也沒想到,不過她自己都說了讓他們按自己的想法給價,她也不會推託。

這一幕改變了許多人對艾琳的看法,特別是那些原本對她方法持懷疑態度的人。

「這是招魂術,不過為了避免出現在混亂,所以結合了催眠術。」絲諾從伊莉莎懷裡跳下來,平靜的解釋道。

「這次恢復得真快。」

當場的氣氛充滿了驚訝和疑惑,記者們互相交換著看法,相機的快門聲和錄影機的運轉聲此起彼伏。艾琳面帶微笑,接受母親給予的感激與錢財,她的表情依舊平靜和真誠。

「艾琳姐姐是我看過最表裡如一的人,不過她秉持一個觀念,就是真誠,我沒見過她撒謊,但也不要對她撒謊,等下妳就會知道我為甚麼這樣說了。」絲諾這麼說拉著伊莉莎坐了艾琳找的椅子,絲諾輕輕的靠在伊莉莎的肩膀上。

伊莉莎微微臉紅,絲諾可是主人阿,這樣靠在僕人肩膀上沒問題嗎?

「果然晚點找絲諾是對的,她累累的樣子果然好可愛~」艾琳在心中默默的想了很失禮的事,然後繼續幫人見到家人最後一面。

「那個,請問不是這事件的受害者,也可以嗎?」一位中年男子突然提出了這個問題,他的目光中帶著一絲希望和不安。

「當然可以。」艾琳堅定地回答,男子立即拿出一疊錢。艾琳毫不推辭,只是問道:「因為時間不明,能告訴我發生了多久前的事情嗎?」

當男子聽到艾琳的確認,露出了一絲欣慰的微笑,然後從口袋裡取出一張舊照片,上面是一個年輕的女子,溫和而美麗,背景是一座熟悉的小山村。他顫抖的手指輕輕撫摸著照片,眼神中充滿了深情和思念。

「這是我妻子,她離開我已經五年了,我一直想再見她一面,告訴她我還愛著她。」男子的聲音帶著濃濃的感慨和哀傷。

「五年前嗎?用這個吧。」艾琳沉思片刻,拿出一盆水,然後取出一朵花,點燃了一根蠟燭。她讓花在火焰中燃燒,將花燒成灰燼,然後將灰燼撒入水盆中,最後滴了幾滴蠟在水面上。

「喝一口水,然後閉上眼睛,把臉浸泡在水中。想著她的存在,從內心深處說出你想對她說的話。」艾琳溫和地解釋道,她的話語中充滿了安慰和期待。

男子靜靜地注視著這一切,懷著希望和信任,他深深吸了一口艾琳準備的水,然後遵循她的指示,閉上了眼睛,將臉浸泡在水中。

過了一會兒,男子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似乎感受到了什麼。他慢慢地抬起頭,眼中閃爍著淚光,但臉上卻是一副安詳和滿足的表情。

「謝謝您。」男子的聲音顫抖著,帶著濃濃的感激之情。「我覺得她在這裡,她聽到了我的話。」

艾琳輕輕地點頭,表情中充滿了感動和喜悅。「你能見到她,代表你的愛從未改變,這是你應得的。」

在場的人們靜默了片刻,彷彿被這個感人的瞬間深深觸動。記者們忙碌地記錄著這一刻,他們的臉上滿是驚訝和感動的神情。

「這真是個奇蹟啊。」有人輕聲嘆息。

短短幾十分鐘的時間,這件事直接上了熱搜,新聞更是爭先報導,隊伍瞬間大排長龍,短時間內,網站上就寫『震驚,拯救整座城市的超強英雄,竟能與死者溝通!』的標題。

不知過了多久,一堆人就來,到了下午接近黃昏時,愛鄰桌上的錢已經疊成一座小山,她也不怕有人偷,畢竟誰看了艾琳的實力還敢偷錢的。

這期間,還真有不少形形色色的人,有的因為是精靈想找百年前的故友,有的是想找已逝去的寵物,當然,艾琳甚麼都可以解決,只不過,因為絲諾閒的沒事有拉伊莉莎過來幫忙,結果錢和顧客的預想比想像中的多,(雖然只有絲諾再幫忙而已,因為伊莉莎根本一竅不通)

「我要見我爸,可以嗎?」一個看起來面像不太好的少年出現在艾琳面前,艾琳可看了下,眼睛微瞇。

「你怎麼不回家找你爸,就我看到的,你的父親沒死吧~」她一眼就看出,這位少年可能是在網上惡意攻擊他人、煽風點火的人物。

「妳不是可以跟死人溝通嗎?我看妳就是個騙子!」

「我確實可以與亡者溝通,好,我請妳的父親來,不過你要想好,確定嗎?後果請自行負責。」艾琳依然掛著笑容,雖然旁人看不出來,但絲諾可以想到,那名少年會後悔自己的決定。

這少年被艾琳這回答給唬住了,但他可不相信這種神棍行為,最終點點頭示意。溝通不到,那艾琳就會被拆台,溝通到,再說自己爸爸還活著,同樣可以拆台。

聽到這位少年的回答,艾琳的笑容變得深沉,她照最開始的方式,用溼硬幣貼在少年額頭上。

當硬幣觸碰到少年的額頭時,艾琳閉上雙眼,專注地靜默片刻。周圍的氣氛變得凝重,其他人靜靜觀望,記者們也停止了記錄,都在等待著結果。

少年的表情變得驚訝,他仿佛看到了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但隨即他卻放聲大笑起來。「哈哈,我爸爸還活著,你果然是個騙子!」

艾琳依舊保持著深沉的笑容,她冷靜地回應道「你可以這麼認為。請你在這幾分鐘內靜待,我也暫時不會再接客。」

少年的嘲笑在場的人們心中掀起了不小的漣漪,有些人對艾琳的能力起了懷疑,而另一些則仍抱持著期待和信任。

幾分鐘後,少年的手機響了,他接起手機「什麼!怎麼會...我爸猝死了?不可能!」

「哼哼,你要與亡者溝通,那麼就真的只能與亡者溝通,既然他還是生者,那妳想通過我與他溝通,只有他死了才能這麼做,不是嗎?」艾琳一就掛著微笑,但語氣卻讓在場的人感到莫名的陰冷。

「我是混種神族,月兔種,神族通常按興趣行事,我的興趣是喜歡看到別人重逢後感動的表情,但我知道這樣很多人不相信,所以我以一個最牢靠的方式行動,名為交易,只要你們給我東西,不需要多貴,我可以無條件幫妳們,但前提是真誠,你不真誠待我,我依然會幫你,後果,自行負責。」

少年的表情漸漸變得不安起來,他原本的嘲笑和自信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迷茫和恐懼。

「如果你想怪我,你的自由,但是你先對我說謊的,我還向你問過,你確定嗎?後悔了,可惜,世上沒有後悔藥,我會的東西很多,我會卜算,我會冷心術,所以沒有人能在我面前說謊,快去找你爸吧,些許你見到他,他會起死回生喔~不過,從我招他的魂開始,他就知道起因,他會不會因為失望而放棄起死回生,我不知道,加油喔。」

當艾琳輕描淡寫地提到「起死回生」這一話題時,現場的氛圍變得極度凝重。少年聽完艾琳的話後,臉色驟變,他的雙眼盡是茫然和不安。

「起死回生……這真的可能嗎?」少年的聲音顫抖著,他的懷疑和恐懼隨著艾琳言語的震撼而逐漸深化。

「可能阿,但我不會這麼做,可能阿,一命換一命,我不建議這樣做。」艾琳拿了一張符紙給少年「希望我不要見到你,愛說謊的小子。」

艾琳趕走了少年,她繼續接待其他的客人,經這個插曲,艾琳的攤販更加有名氣。

伊莉莎有恐懼的看著這一切「送走一個人命這麼輕描淡寫的嗎?」

「姐姐就是這樣。與神族做交易,必須考慮到後果。最不需要擔心後果的,是和姐姐之間的交易;而最需要擔心後果的,也同樣是姐姐本人。姐姐絕不會坑人,但若對她說謊,她索取的代價至少是一條生命。」

「所以我被你坑了。」伊莉莎有些無言的看了絲諾。

「但你很開心啊。」伊莉莎無法反駁,她現在很開心,不過那也再絲諾的條件是改造了她的腦袋,而且估計拒絕了也會被強制交易,就像那位學姐,絲諾拯救她,但想把她當寵物,她都沒法拒絕呢。

而接下來,一位棕髮獸人的美少女有些怯懦的走到艾琳面前,伊莉莎一眼就看到是那位學姐的親人,她看向絲諾的表情,看來絲諾被她可愛的外表吸引,絕不能讓絲諾跟那位少女對話,那位少女會被坑慘成為絲諾的僕人或寵物。

「我去接待...」絲諾剛想開口就被伊莉莎摀住嘴巴。

「主人已經累了吧,過來休息吧。」伊莉莎架走絲諾,坐到椅子上。

絲諾自然知道伊莉莎再想什麼,稍微想了下,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她把伊莉莎的手移開「吃醋了?」

「別一本正經的猜錯還這麼理直氣壯!」

「不是嗎?害怕我僕人的地位走了?

「誰會這樣想...不對,當你的僕人確實很棒...誰會往這方向想啊!」

艾琳看著兩人的互動,心暖暖的,果然絲諾配一個吐槽角色果然棒的不行~同時在心理想了不對的想法「不過,絲諾既然看上了這女孩,要不要也拐走呢~」

「你這妹控別一本正經的想違法的事!」

這姐妹倆絕對不正常,怎麼一個一個的都想著把別人拐回家,雖然這樣好像比較有未來,但絕對不正常!

「那個...」獸人美少女猶豫地開口,艾琳心知她的疑問,但她現在還在思考如何讓絲諾開心地帶她回家。

「是想知道你姐姐在哪裡嗎?」

「我的姐姐是不是...」那表情是孤獨,而且還有依賴,艾琳的手稍微在桌底推算了一下,家庭分裂,單親家庭,父親已故,艾琳表情不再掛著微笑,而是有點同病相憐的神情。

「沒有喔,你的姐姐還活著,是那給黑頭髮的姐姐救回來的,可是因為成為過怪物,還不是很穩定,所以只能讓她借住在我們這,但我們無法無條件的幫忙,所以等她醒來,我會告訴她這些事,可以的話,請你的姐姐為我們工作。」

艾琳在這一瞬間就想好要怎麼把眼前的少女拐回家了,而且她也沒說謊,絲諾救的那人估計會成為野性與理性相伴的存在「如果怕孤單,可以跟你的姐姐一起過來工作。你們可以穿漂亮的女僕裝喔,怎麼樣?這樣你就不會寂寞了。」

「姐姐很怕麻煩別人...所以還是...」少女的聲音有些猶豫。

「你的姐姐現在只有我們能幫得了她。對我們來說,幫助你們並不是麻煩。如果你願意加入我們,我們會給你們一個溫暖的家。而且,如果你現在拒絕,也許要等姐姐康復可能會需要很長時間。」

溫暖的家這四個字瞬間觸動少女的心。伊莉莎心知,那位少女注定要被說服了。她感到無奈,但也無法阻止這個交易的達成。少女點頭表示同意,交易完成。

現在,那位學姐已被絲諾控制,而少女也跟隨著艾琳的安排,看來要終生為僕了。

「那個,很抱歉,今天有點晚了,明天繼續在這邊找我就好,各為在見~」見那女孩點頭,艾琳就對著還在排隊的人說道。

雖然很多人都很失落,但聽到明天還會繼續,都很開心,可以看的出來,明天這裡就會大排長龍。

「絲諾,伊莉莎,你先帶這個女孩回去,我還有事~」

「姐姐,你先回去吧,這事交給我。」

絲諾和艾琳的對話伊莉莎有聽沒有懂,但她們只是對視一眼,艾琳就點頭,帶著少女走了。

「伊莉莎,過來。」絲諾輕聲喚道。

伊莉莎聽到絲諾的呼喚,走到她身邊。絲諾指著一個地方,那邊有一個戴著黑色半面具,撐著傘的女性。

「她在那邊站很久了,妳沒發現吧。」絲諾著麼說完,就走了過去。

伊莉莎順著絲諾指的方向看去,只是一眼,恐懼便涌上心頭。那位女性身上散發出一股深邃的魔力,彷彿隨時都能奪去她的生命。這種氣息的強大程度絕不亞於絲諾今天失控時的狀態。

不久,那位女性開始向她們走來,周圍的行人卻仿佛根本沒看到她的存在。

「我是琦爾,神族。我想與妳做個交易。」女性冷冷地開口道。

......

伊莉莎的心跳加速,她勉強鎮定自己,抬頭迎向那位女性的目光。琦爾的眼神冰冷如寒霜,但語氣平靜。

「一個隱藏真名的人跟我做交易,妳覺得我會信嗎?」絲諾走到琦爾面前,微微仰視她「一個把自己的存在用魔力隱藏的人,妳覺得我會相信嗎?妳要用『零』在我面前站到什麼時候?」

絲諾的魔力微微上漲,雖然她的魔力比琦爾低,但卻壓制住了琦爾的壓迫感。琦爾的眼神閃過一絲驚訝,但很快恢復平靜。

「原來是『零』的上位,妳的魔力是什麼?」

「冰與黑暗啊,還是生和死的魔力讓妳麻木了?可惜兩種魔力各有一半,而妳平時還只用這一半的一半。現在為了見我和姐姐,終於把兩種魔力同時用,真是無聊。」絲諾冷冷地說,「妳是誰?妳不是人類,也不是神族,更不是這世界上的種族。要我點破妳的身份嗎?一個一說出來就會被世界追殺的種族。」

琦爾的笑容微微收斂,眼神變得更為銳利。「妳比我認識的神族還可怕,妳本體的實力估計很強。」

「認識的神族?」絲諾聽到這句話,瞬間警覺起來。她自己是純種神族,而能與她相比的,除了艾琳以外,就只有其他純種神族。可純種神族早就滅絕了,如果有另一個純種神族,怎麼不勾起絲諾的注意。

「我就知道提到其他神族妳會感興趣。我想與妳交易的內容正好與那位神族有關。我需要妳幫我調查她,同時我也可以提供一些信息,她的名字,我的真名,還有有關妖刀使用者、禁忌克隆的產物,以及更多你可能感興趣的事情,甚至包括我為何存在於這個世界。」

當琦爾提到她想與絲諾做交易的內容時,絲諾就思考利弊,如果只是神族的名字與琦爾的真名,那確實不夠,禁忌克隆的產物,雖然也很吸引人,但終究是產物,不是克隆技術,妖刀絲諾沒放在眼裡。

「不夠。」絲諾看了一眼伊莉莎「伊莉莎妳先離開。」她接下來要說的話,一定要讓伊莉莎迴避。

伊莉莎雖然有點疑惑,但還是退到一段距離,絲諾為了避免伊莉莎聽到,她踮起腳尖,在琦爾耳邊說道「我要妳製造一個契機,讓伊莉莎覺醒,然後引起對我的......」

琦爾聽後不禁震驚,眼神中流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她沉默片刻,然後冷靜地回答道:「你確定嗎?如果這麼做,一切就結束了。」

「我早想結束了。」絲諾這麼說完,就向伊莉莎招手「我答應琦爾了,不過條件是,她當妳的師傅。」

伊莉莎聽到這個提議,一時之間不知所措,嘴巴張開,她都沒法選擇,剛才琦爾那近乎可以將她殺死的壓迫感仍在回蕩,她的身體猛地一顫。「認真的嗎?」

「妳不會死的,妳死了也沒差,反正妳本來就是我的僕人,妳今天跟琦爾走,我回家了,明天學校見。」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