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海洋 - 西班牙 Tenerife(Day 6)

Wu Ming
·
·
IPFS
·

“Alpha Alpha Alpha, Deck 4, port side, I repeat Deck 4 port side”  船一到達西班牙的Tenerife, 船長就不停廣播。

原來船長跟船員有一套「摩斯密碼」, Alpha 解緊急醫療狀況, Charlie 則解保安問題, Alpha Charlie 指由保安問題𧗠生的醫療事情。Oscar 則解最緊急狀況。 Kilo 就指所有船員要到各自的緊急崗位𠥔報。

當天有乘客重病,不得不送院治理,船長就通知有關船員準備。 我覺得船長對於這些突發情況可謂駕輕就熟,全船3千多人,總有些乘客需要緊急醫療服務,而那乘客應該捱了一晚,等待泊岸時急急入院,省回直升機送院的昂貴費用。

在Coastal Kitchen 吃早餐時,突然有位亞裔女士用流利的美式英語跟我打招呼。 我禮貌地回應她,她說:「George 昨天在suite lounge 跟我說你是住在倫敦的香港人,我想我要找個機會跟你打招呼。 我也是香港人,香港出生,9 歲隨家人移民美國。」

她叫Sylvia, 58歲,已退休, 是Morgan Stanley 負責美股buy side的前department head。 媽媽倒沒有興趣理會她負責什麼部門, 什麼公司。 一聽到她是香港人就自然地問 :「咁你係咪識講廣東話?」

Sylvia 用有8成標準的廣東話說:「識聽唔識講。」 然後她用英語交代她的媽媽,她媽媽數年前過身,自此她就沒有說廣東話的機會了。她站著聊的時候,我不好意思仰頭看她,同時也跟著她一様站著。她覺得不好意思,又請我坐下,就是如此我請她一起坐。自然地她就坐在我們這枱。說東道西就半小時了。

她在說香港及中美關係, Morgan Stanley 在97前對香港的錯判,然後發現港股依然好賺,陸續重回香港巿埸。近年才把重心由香港轉往星加坡,但不會放棄香港巿埸。黃皮膚的她在90年代曾被問過會否考慮調往香港, 不過她拒絕了。她說:「我9 歲移美,在美國唸大學,工作,結婚,有兒有女,美國一早已是我的根。我一直對父母心存感激,因為他們帶著我移民,美國改變了我的一生。如果我還在香港,我難以想像我會是怎樣。」

閒聊多一會,她參加了個旅行團,是時候落船出發。臨走她拖著她的外籍老公來跟我們打招呼,他叫Dennis, 金頭髮,藍眼睛,個子很高。我站起來握手,介紹契爺及媽媽給Dennis認識。大家互相禮貌問好再道別,晚餐再見。

Tenerife 跟Lanzarote 一樣,也是由火山形成的。全年夏季,氣候宜人。 未來過Tenerife 前我已聽過此地方,因為鄰居每年12月-3月都會離開英國避寒,在Tenerife 租個Villa 住。有回大家在地庫垃圾房碰到,彼此聊起天來。她不停地說Tenerife 有多好,我倒不知Tenerife在哪。回到家後, 估計Tenerife 的串法再Google, 才知Tenerife 屬於西班牙,但又不在西班牙,是位於靠近大西洋中的Canary Island 的8個島嶼中最大的一個島嶼。

今次我終於有機會來到Tenerife了, 由Santa Cruz 碼頭直行大約15 分鐘就會到達一個遊艇停泊位,沿途有些小商店專賣特色手信。 Tenerife的手信跟其他Canary Island的島嶼手信大同小異,大家都是仙人掌磁石,印有Tenerife 字或地圖的瓷土制裝飾。我看中其中一隻藍色凸花座枱裝飾碟,反一下底部來看Made In China。 看來中美關係怎差,也扺擋不到世界工廠的重要性。

此時有人拍我膊頭,原來是Pravin, 他是我們的專屬待應,今天早餐他已說他會出Tenerife, 買些東西給在印度的女兒,太太及媽媽。他跟船上的工作人員一樣,離鄉別井一人上船賺錢養家,一年才能回印度一次,每次大約2-3星期。 完成此個旅程後,他還未可以返家,公司會飛他去西班牙,在一艘全新的郵船工作。他說那是公司旗下全球最新最大的遊輪,首航的工作人員都是被挑選過的。

Pravin 說:「真的如你說,我們在Tenerife 見面呀。」 他展示給我看,他買了2 條裙給女兒,一枚手錶給太太。 「裙子有點貴,但掛念女兒,想起她穿起來的樣子就值得了」 看見Pravin 一副慈父的樣子,我告訴他,女兒一定很喜歡並且漂亮。 Pravin 笑笑跟我道別,然後叮囑我下午3:30 一定要上船,船是不等人的。

直行過了一條橋就到了一個廣場名Plaza de España, 此廣場有一個大的人工湖,一個Santa Cruz 的大字供遊客影相,中間有一個大型紀念碑名Monument to the Fallen, 一個大十字架下有一個人半抱住另一個垂死的人,遠看我以為是一個耶穌像,近看我才發現是紀念1944年的西班牙內戰的軍人,基座有對翼的就是勝利女神。

1944年的西班牙內戰是二戰的前奏。當時西班牙政府改革的失敗,社會左右對立,由右翼軍人的策劃下引發了內戰,最後由社會主義的Francisco Franco獲勝。西班牙進入Francisco Franco的獨裁統治31年,他在1975年去世。Francisco 是個具爭議性的獨裁者,他專制但西班牙在他任內,經濟及民生都大大改善。

此座紀念碑是Francoism的代表,國軍抱著重傷垂死的士兵,在勝利女神旁有2名軍人, 代表公民及軍人主義。當年Francisco Franco建立此碑,是鞏固其軍國及愛國主義。 今時今日西班牙已採用憲政民主,不過有些西班牙報章時而批評西班牙政府的Francoism未死,尊權思想還在。孰真孰假我不知道,不過只要傳媒能肆意批評,尊權也有個限度。

普遍的西班牙人對Francisco Franco的統治沒有好感,甚至感到羞恥,所以在充滿軍國主義紀念碑的一旁放置了一個當代藝術品名lo llevo bien ( I am doing well)。 此作品在2014年是一個藝術展的展品,一棵5米高的不銹剛樹寓意希臘神話的天神Atlas,樹枝上有21個折射點,代表世界上每人的思想,人應該尊重彼此的不同。 藝術品的基座寫上損贈者的名字及是由2021年La Palma 火山爆發的泥土填滿, 熔岩像徵希望及對Tenerife 人的鼓勵。

由Plaza de España 過馬路再直行,看到幾間露天咖啡座,其中一桌的人跟我揮手,是James 和他太太, 他們今天沒有到Coastal Kitchen, 船一泊岸就直接到Tenerife 觀光。 James 太太說:「此餐很扺,2 份三文治,2 杯咖啡才€8。」   €8! 才等於£7 呢, £7 在英國只可以買2 杯咖啡。難怪鄰居每年有3個月留Tenerife, 物格又平,人在Tenerife, 倫敦家內的水電煤也可慳回。 跟James 道別後,數步之遙就來到Plaza de la Candelaria。

此廣場的中央有一個雕像名Triunfo de la Candelaria,此作品建立在1768年,全個由白雲石所製。 雕像的下方站着4名關切人 (The Guanches) 。關切人是此島的祖先,最先居住的原住民。 雕像的頂部是Virgin of Candelaria, 亦即是聖母瑪利亞。 在Canary Island, 每年的8月15日他們都會慶祝 Day of Assumption,此聖日就是代表聖母瑪利亞升天的日子。

我喜歡雕像,他們凝結了歷史,文化及時光。Tenerife 忠於自己的歷史,軍國主義時代又好,關切人時代又好。君子坦蕩蕩,由關切人被西班牙打敗,以至西班牙內戰,每個情景都化為雕像,置身於咖啡店旁,小商店側,歷史無形地結合生活,叮嚀著現代人,今日的一切得來不易。此時有個街頭表演者在雕像下拉奏音樂,那是經典電影Love Story 的主題曲“Where Do I Begin”。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Wu Ming You don’t know until you try (I write when I have occasion, and sometimes I have no occasion. ) Wuming@liker.social
  • Author
  • More

略說英國變天

羅馬不是一日造成,羅馬也不是一日倒下 - 戰爭喪國

羅馬不是一日造成,羅馬也不是一日倒下 - 福利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