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sion history and IPFS entry, back to latest
蒟蒻魚
IPFS What is this

Content Hash

失語

蒟蒻魚
·
·
有病就要治

我所敬重的區家麟先生在6月17日説到:「我心裏冒起了自己所寫的東西,未化成字已經刪掉,寫出來的要再看幾遍,逐個字去修理。」這一句話應該是所有想寫,又不敢寫的香港人的心聲吧?

我很確定自己是失語症重度患者。萬事在我心裏如經過精心喂飼的牛肉,條紋清晰,油脂分佈均匀,但是你無論如何也沒有辦法將肉切割出來,與別人分享。而打字這游戲,你不玩就會生疏,忘記規則,忘記策略,然後再沒興趣敲打鍵盤。看見敢言的Lola小妹妹響應第二期七日書,也撩動了我的心弦,就當藉機磨煉一下自己打字的速度,哪怕自我審查得過分,七拐八拐我應該也是可以寫點什麽出來的吧?

報了名才發現,那七日事忙,除了第七日臨發佈前加了最後一段補充,事實上七日書我是一日内迅速寫完的。然後,發現自己是可以避重就輕的,含糊掠過的,只是很不痛快而已,這種不痛快就像,烈日,明明點了一杯清爽的凍檸檬茶,結果上的是一碗滾燙的芝麻糊。這一趟的七日書趕集之旅是TABATA workout,手速和腦筋都有動起來,只是我沒有堅持下一個七日再做下去,那麽鍛煉的效果約等於零。

我看到有一位年輕人選擇不在法庭上自辯求情,他身處的環境,也只能做個失語症患者,再者,多説什麽恐怕也不能換來刑期的減輕,人生最好的年華就此被消磨。如果不是記者陳零提起,我也忘記了這位年輕人曾經引用過羅馬書5章3-4節,「......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不管你我何時回歸,我會記住你少年時意氣風發的樣子,也會記住曾經滿懷盼望的那個年輕的自己。很多東西並不是失去才開始覺得寶貴,我從來都懂那些寶貴有多寶貴,所以我會盡量醫治自己的失語症,不能痊愈,至少也要阻止症狀變更壞。哪怕逐字斟酌再斟酌,我還是會想說點什麽,刪掉的部分就留給自己夜半獨酌好了。



@映昕 寥寥數字,匆忙回應,再次感謝邀請!


CC BY-NC-ND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