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雪月(1-8)

梅諾
·
(edited)
·
IPFS
·
第八章 主僕

星期二早上,絲諾和伊莉莎一起從家裡出門。伊莉莎原本的房子順勢放置掉了,並沒有賣掉或做其他處理,因為要隱藏伊莉莎脫離控制的事實。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伊莉莎自己甚至不知道自己曾被某個不明身份的人控制。

不過現在倒是知道,自己被絲諾控制,而且十分的心甘情願,現在滿臉笑意地跟著絲諾,像個小跟屁蟲一樣。

「雖然昨天艾琳姐姐問過了,不過現在感覺怎麼樣,腦袋還好嗎?有什麼後遺症?」

「還好,不過...那個,我有問題想問...就是...」伊莉莎的臉微微泛紅,不知為何顯得有些羞澀。

「別搞得像要告白一樣,有什麼話快說。」

「為什麼主人妳...在修改我腦袋時要保留我的記憶...不是連記憶一起抹除更好控制我嗎?」

絲諾聽了,停下腳步,轉過身來看著伊莉莎。「因為神族是個很複雜的存在,思考過於理性,但卻想要愛這種感性的東西。雖然我不奢求,但我想要所有我感興趣的東西都在我身邊。留下記憶,也只是因為這樣才有那種...不太知道要怎麼描述的感覺。」

「那為什麼會想要修改我腦袋,而不是一步一步地慢慢控制我?」

「因為我理性地認為這是最快、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而且妳現在不是很開心嗎?妳開心的話,那我的選擇就是百分百的正確。」

「嗯,我很開心,只是...那個...」不知為什麼,伊莉莎的表情又變得有些失落和恐懼。「如果我的腦袋恢復成原本的樣子,我會不會恨妳...我很害怕。」

「那是不可能的。」絲諾的聲音平靜,轉身直接倒在伊莉莎柔軟的雙峰上「我對自己做過的一切都很自信,說實話,修改妳腦袋的成功率不到一成,有九成的機率會造成腦死亡或失憶,但我覺得能辦到,那我就得辦到了,因為我一定會成功。」

「一...一成嗎?」伊莉莎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把絲諾推開,走到絲諾旁邊。笑著對絲諾說「主人妳啊,真是個混蛋呢~」說完伊莉莎就立刻往前跑遠離絲諾,然後對絲諾作了個鬼臉。

絲諾的眉毛微微挑了挑,「看來有人皮癢了。」瞬間沖到伊莉莎旁邊,伊莉莎還沒來得及反應,轉頭瞬間就看到絲諾陰沉的臉龐。

幾分鐘後,伊莉莎眼帶淚花,臉頰羞紅的摀著屁股「主人真過分...」

「看妳下次還敢不敢!」絲諾的聲音有著一絲玩笑,伊莉莎只能無奈地嗔怪著。

「哼!主人妳都沒有胸,妳兇什麼兇!」

「妳說誰沒有胸?」絲諾笑著折了折手指,又過了幾分鐘到了學校,伊莉莎羞紅著臉,逃跑似的往學生會室跑。

絲諾滿臉笑意地走向教室,心裡暗自思索着。不過百歲的幼龍性格真是可愛,龍族心智成長較慢,即使擁有豐富的知識,童心依然未泯。不過,如果讓伊莉莎獨自待在這個世界,絲諾有預感,她一定會死。

這既是出於對克萊因的敬意,也有對伊莉莎的同情。這份同情有多少,絲諾自己也無法確定。然而,作為龍族,她必須被自己踩在腳下,否則總有一天,自己會死。

「诶,妳聽說了嗎?絲諾同學跟學生會長交往了。」

「我也聽說了,昨天絲諾同學還把學生會長叫去天台。」

「我剛剛看到她們一起來學校呢。」

「學生會長臉紅得跑到學生會室去了。」

看來以後要少做點會引人矚目的事了,不過她也沒有要反駁,清者自清,解釋越多越容易誤會,而且她現在也不能說伊莉莎事自己的僕人之類的吧。

「絲諾!」芊芊看到絲諾號直接衝到絲諾面前抱住絲諾,芊芊一直像小動物一樣,所以絲諾沒抗拒,不過這次芊芊的力氣好像變大了一點,而且魔力也變強了一點,看來跟昨天直接接觸絲諾魔力有關。

這也正常,伊莉莎接觸自己的魔力後,只是鬧了點小情緒,魔力就不受控制。芊芊有這點變化也不奇怪,不過,對矮人的影響力比對伊莉莎小很多。

絲諾輕輕拍了拍芊芊的背,「芊芊,今天怎麼這麼有精神?」

「我覺醒了我的專屬魔力!」

「專屬魔力?」

「絲諾難道不知道嗎?明明這麼強卻不知道!」芊芊瞪大眼睛,不可思議地看著絲諾。

相比之下,神族的魔力更原始,使用魔力更為公式化,不能省略每個步驟。這種方式無法直接造就結果,就像幾十萬年前的人一樣。不過,這種過程對神族來說似乎有跟沒有一樣。推測芊芊審略過程是因為一代傳一代,魔力與概念產生了變質,所以呈現的效果也隨之改變。

絲諾接過變成鑽石的筆芯,稍微握了一下。雖然絲諾沒有火和岩石的魔法,但她可以用冰的干擾、推動分子結構,儘管這個過程更加遙遠,但也不過是瞬息之間,鑽石筆芯就恢復成了一般的筆芯。

「诶?」芊芊完全沒想到,她目瞪口呆地看著絲諾。

「確實很特別,速度快,魔力運用效率高,但可成長性太小,容易被固定魔力思維控制成長。但若能突破這種固定思維,那就能做到改造地形。雖然世上也有人做到這件事,但不幸的是整座城市也陷入乾旱,有這魔法,就不會出現任何後果。」絲諾一本正經地解析魔法,結果回過神來時,周圍的同學都聽得津津有味。這番解釋比老師講的簡潔得多,讓人更容易理解。

但絲諾不知道這裡的老師講的怎麼樣,因為她最近才轉來,而且不是睡覺就是翹課,就沒正經上過課。

「看來各位同學比起我的課,更喜歡絲諾的講解呢~」老師突然出現在在門口「我們老師討論過,應該說剛剛跟學生會長討論過了,我們今天來場實戰訓練課,由絲諾同學為我們演示和講解。」

絲諾的表情變得有些陰沉,她默默地在心裡說著:「伊莉莎,妳完了。」

她很不想引人矚目,剛剛解析魔法也處於自言自語,結果吸引了全班,現在被伊莉莎搞了一把,百分百會成為班上的焦點...哪有這種會坑主人的僕人阿!

幾分鐘後,全班進入正常上課,不過絲諾等下要怎麼演示和授課,這雖然不是甚麼問題,但要如何演示的全班都看懂,實在太難了,神族使用魔法的速度實在太快,現在要把魔法分解成別人理解的步驟,根本不可能。

雖然很想就這麼不管全班,但這是伊莉莎挖得坑,她可不想被龍族的坑給打敗。

就這樣,到了下節課,因為思考速度過快,絲諾的大腦有些超載,最終她直接趴在桌子上,不管怎麼想都想不到如何拆解自己使用的魔法,那不如就別想了。

之後絲諾和芊芊一起去了學校的訓練室,不過一路上是絲諾根本沒有理芊芊,是芊芊不斷跟著絲諾,這芊芊算是習以為常,因為絲諾自來到這所學校絲諾很常這樣。

昨天也是,絲諾下課時自顧自地走了,甚至還有意把芊芊甩開,然後去跟伊莉莎赴約,而當時,絲諾其實不太想讓芊芊看到自己過於激進的手段控制伊莉莎的情景,當然,就算看到了,頂多也把芊芊控制就好。

雖然有點激進,但沒有人受傷,且所有人都樂在其中,沒有失憶,也沒有副作用,那麼激進與保守又有何區別呢?

進入訓練觀測間後,大概有四五個班級的人都聚在這,還有一個三年級的金色頭髮單馬尾的女生,不要懷疑,那就是讓絲諾演示加講解魔法的罪魁禍首,學生會長伊莉莎。

伊莉莎看到絲諾,朝她做了個鬼臉,這舉動似乎也印證了絲諾與她交往的傳聞,瞬間引起了在場學生的轟動。

「各位同學,今天我們有幸能看到純種神族的絲諾同學的魔法演示和講解。」伊莉莎微笑著對大家說,眼神中透露著一絲狡黠。

絲諾笑著對伊莉莎無聲地說道「妳是不是想被鞭了?」

伊莉莎回以一個挑釁的微笑,彷彿在說:『這場合妳敢嗎?愛面子的主人~』

絲諾深吸了一口氣,努力讓自己保持冷靜。她知道伊莉莎在挑釁,但現在不是發作的時候,看來知道絲諾性格其實很好後就膽大起來了。

伊莉莎昨天去絲諾家的時候,艾琳就開心的拉著伊莉莎聊絲諾的事,一開始很為難,而且覺得絲諾有點難相處,結果,聊著聊著,她發現絲諾好像從未殺過人,性格很好懂,愛面子,講話直接。她不會記仇,因為仇恨會立刻得到報復。如果沒有報復,那麼過了幾十分鐘,這份仇就會消散了,除非是深仇大恨。此外,絲諾容易害羞,但前提是讚美她的人是她感興趣的對象,否則她只會把你當成蚊子。

絲諾看著伊莉莎那欠揍的表情,無奈地緩緩進入訓練室。這個訓練室非常寬敞,可以容納幾百人毫不擁擠。它整體呈現一種空曠的感覺,牆體被設計成黑色和藍色電路組合的機能風格。其中,有一面牆是單向玻璃,可以看到訓練狀況,但對絲諾來說,這單向玻璃就跟沒有一樣,她可以輕易看到玻璃後的畫面。

「所謂魔法就是概念上的能力,一個人的概念將會決定一個人的魔力本身,以及其威力。這一點在平時的課堂上應該已經有所了解。不過,我們來談談一個你們或許不太熟悉的觀念。在使用魔力時,魔力的流動會經過三個主要區域:大腦、心臟和丹田。而我們所謂的將魔力外放並影響其他物體,主要是通過丹田進行的。」

絲諾說著,緩緩向前,身上出現絲絲寒氣,這股氣息卻在剎那間消失無蹤。「而心臟,則是掌控著一個人身體能力與殺氣的核心所在,若魔力不經過丹田,而是全部匯聚於心臟。」絲諾還未說完,便將手輕輕撫過牆壁。「作為神族,我的力量並不強大,但現在......」她輕輕一推,牆壁竟然瞬間開裂,仿佛被某種超自然的力量所撕裂。

絲諾能看得出訓練室外的學生都驚呆了,這訓練室的牆壁材料一定是一流的,不然不可能讓眾多學生訓練,但現在卻被輕鬆破壞。

「而大腦,控制思考速度,甚至能影響一個人的智力和感知能力,每個人都不同,比如我,思考速度和頭腦會清晰很多,而伊莉莎會長是感知能力,至於是不是智力我不知道,因為救我看,她本來就很聰明,只是知識儲備挺少的。」

「你是在損我還是在誇我。」真的是十分鐘內報仇,教人順便損人。

「都有,怎麼了?」她們的對話瞬間又讓全體學生看不懂了,訓練室的隔音很好,伊莉莎能聽到還算正常,因為裡面有專門監聽的設備,但絲諾是怎麼聽到伊莉莎講話的。

「接下來,我要說的,是其他神族明明知道,也不願相信不願去理解的。」絲諾的聲音平靜,甚至有點瘋狂?「魔力源於慾望。當一個人對某樣東西執著,甚至到了偏執的地步,魔力便會提升到一個全新的層次。我也是因為對某樣事物產生了極端的偏執,所以才能夠做到這一切。」說完,絲諾開始瘋狂地釋放魔力,整個訓練室都因為龐大的魔力而震動不已。

不過絲諾很快就把魔力停下來,因為繼續提升魔力,身體怕是會撐不住,丹田估計又會被魔力給撐破。

「結束,還有甚麼想問的現在講,我在裡面都聽得到。」

不過想當然的,沒人敢問問題,因為讓實力懸殊的人感受到差距如此之大的魔力,會暫時忘記如何發聲。

「照你說的,因為極端的偏執魔力才會達到全新的層次,那現在有頭有臉的人是否都是這樣呢?」絲諾沒想到,唯一扛過壓力的伊莉莎會如此提出這個問題。

這就有點過分了,正常來說,絲諾可能會傾向直接回答是的,但這麼做無疑會引發一系列問題。在場的學生中,有些人可能會開始思考自己是否也有某種極端的偏執,進而陷入瘋狂。但如果絲諾否認,那也是不切實際的,因為現在具有實力的人中,沒有一個不帶有些許瘋狂。

伊莉莎真問了個難題,絲諾可不喜歡說謊「是,但也可能不是,目前我看過人都是。」

絲諾的話在敷衍,伊莉莎一眼就看出來了,不過她可不想放過絲諾,即使現在被修改了腦袋對絲諾報有好感,但對於被改變思想的這種無理的事情,她仍然想要報復。

「那能不能為我們展示妳的招式。」

「伊莉莎,你是不是真的欠鞭?」絲諾對伊莉莎無聲的說,伊莉莎絕對知道自己現在得身體裝況無法用出像樣的魔法,但顯然她只是想看絲諾出丑而已。

當伊莉莎以為絲諾無法展現出令人矚目的魔法時,一道黑色的魔力長槍突然出現,直接刺進牆壁。從伊莉莎的視角看,那把暗黑槍彷彿從玻璃裡瞬間穿出,以毫釐之差擦過她的鼻樑。

「這是暗黑槍,殺傷力最強、消耗最小且最實用的魔法,感覺如何?」絲諾冷冷地問道。

伊莉莎心臟猛然一跳,臉上的微笑僵住了片刻。正想一個鎮定地維持笑容,打算對絲諾說甚麼時,看到絲諾的唇語。

「讓我引人矚目還不夠嗎?小心我讓妳在地上學狗叫。」伊莉莎看到這唇語時心頭一涼,好像反覆橫跳在絲諾的雷區太多次了。

「沒有問題了吧,那我就講到這,還有,沒有下一次了,掰掰。」絲諾這麼說著直接離開訓練室,然後拉著伊莉莎離開了觀測間。

現在伊莉莎的心還有點涼涼的,因為絲諾身上散發的寒氣總感覺隨時要把自己給斃了。

就這樣兩人到了學生會室,不知為何學生會的成員看到自己的會長跟絲諾在一起後,眼神都意有所指的離開學生會室,看來兩人交往的傳聞即將被瘋傳了。

絲諾讓伊莉莎坐在沙發上,然後輕輕捧起她的臉。「妳的鼻子沒事吧?」

「嗯?」伊莉莎一時不知所措地應道。

絲諾搖了搖頭,將手指輕輕滑過伊莉莎的鼻樑。「魔力波動觸碰到妳了,不過看起來沒有大礙。」絲諾凝聚出冰塊在貼在伊莉莎的鼻樑上。

伊莉莎完全沒想到絲諾會擔心自己,剛剛自己惹到了她,她給予適當的驚嚇是正常的,而且剛剛根本沒傷到她,絲諾卻如此關切自己。

我是妳的主人,自然會關心妳。不過剛剛我稍有失誤,妳就會死,而且我魔力的特性很容易誘發失控,所以...」絲諾停頓了一下,注視著伊莉莎的眼睛,表情凝重。「我不能因為我又害了別人。」

「又?」伊莉莎正想說甚麼時,絲諾用一根手指頭抵在伊莉莎唇前。

不知為何,絲諾剛剛的身後彷彿出現了另一個人,雖然看不清樣貌,但與絲諾很像。伊莉莎眨了眨眼,那身影卻在她的眼前消失不見。

「我先睡一下,放學再叫我。」絲諾在幫伊莉莎的鼻樑貼個創可貼後,直接躺在沙發上,瞬間就發出可愛的呼嚕聲。

伊莉莎靜靜地坐在絲諾旁邊,觀察著她安詳的睡臉。看來剛剛絲諾為了演示魔法,消耗了不少魔力,伊莉莎拿出個毯子放在絲諾身上,然後,打開手機,在學生會群組打:『今天都不要進學生會室,有事私訊我。』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