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全班大战

retbet
·
·
IPFS
·

当老师告诉我,不是每一个人都能上大学的时候,我就意识到,第三次世界大战已经不可避免了,那时候是高二,我和同学讨论第三次世界大战来临,我们要做些什么,欢哥说,他要立刻推翻现在的政权,我说你这是狗汉奸,他说他不在乎,反正打起仗来,大家都会丧失理智。

为了证明他是错的,我和他举行了一场竞赛。我们假设班级是处于军阀割据的时代,每个人要想办法在乱世里有一番作为。我当时拉拢了两三个小伙伴,我和小伙伴当时的想法是,民主建国,竞选总统,避免流血战争。为了实现和平的目标,我和另一个派系的首领,也就是我的同桌——金表(因为他带了一个金色的卡西欧),约定好结盟,让他帮助我们组织建国,我们的派系坚决不使用武力,金表的派系就是我们的枪杆子。我甚至后续都想好了,我自认为没有当总统的能力,就算我被推选上,我也要立刻辞职放权给更有能力的人,一切为了和平,权力是次要的。

当我站在班级桌子上做竞选宣言的时候,金表突然对我大打出手,我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当我从桌子上被拽下来的时候,全班都哄乱了起来,倒不是因为金表揍我,而是各个帮派都打了起来,倒不是为了争夺权力,更多是为了发泄平时积攒下来的怨恨,我被金表打了几拳,也做了几下反抗,我高呼要和平,但是大家还是互相掐架,没人理会我的声音。

这时候,班主任进来了,就站在班级门口狠狠地盯着我们干架,有人意识到班主任来了,立马安静地闭上了嘴,放下了手里的凳子。我当时不知道班主任来了,只感觉大家逐渐安静了下来,高喊:怎么安静了啊?接着打啊!

我当时想的是以为他们意识到了和平的重要性,回心转意了呢。

这时候,班主任大步踏上讲台,狠狠地砸了两下桌子,然后喊到:“Sam你出来一下!”,随后狠狠地向门外大踏步地走出去,出门以后狠狠地把班级门砸上,几十秒后,远远地又听到班主任狠狠地把办公室的门踢开。

从那以后,我就意识到,民主从来就不能建国,肌肉也不行,枪杆子也不行。有且只有恐惧,能让我服从。

因此我崇拜恐惧,崇拜威权,但我也忌惮。

正如现在,我忌惮我会因言获罪,最让我害怕的,是我不知道我会因为刚刚说的哪一句话获罪。

如果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我会说让你恐惧的力量将会让你得到和平。

我赞同恐惧带来的只有恐惧和压迫,不过,我想我们之间还是有区别的,最大的区别,是你们只忌惮恐惧,而我却还崇拜恐惧,这个意思说,如果那一天来了,派我去前线,我会成为让你恐惧的一部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