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關於"問"的古詩之三王維與賀知章

小鹿斑比
·
·
IPFS
·
一首聊友情,一首聊故鄉

年假快結束啦~
讓我們收心來唸唸詩吧~
首先讓我們來看老朋友王維的《送別》:

山中相送罷,
日暮掩柴扉。
春草明年綠,
王孫歸不歸?

先問,大家都是唸春草明年綠嗎?小鹿記得以前背的時候是唸春草年年綠?這次看到明年綠,好驚訝喔....。

山中送朋友離去,隨著日落我關上了木門卻關不住想念朋友的心情,草枯了會隨著春天的到來再度青翠,朋友你是否也會歸來相聚?

20個字就表達了那希望再相會的心情,王維沒有直接了當的說明思念之情,但我們都能與詩中的朋友一樣,感受到詩人期待之情。
在現在的社會中,我們的交通便利了,相聚應該更容易吧?不...,科技只拉近了距離,卻不一定賦予我們時間,就算有時間相聚,我們與朋友之間也有小三...,可能是因為彼此都結婚生子,像小鹿...,現在跟以前的朋友聚會,朋友的小孩永遠都比朋友本身更積極地跟小鹿說話0.0...,誇張點說,我跟小孩聊4小時,跟朋友只說4句話...。
小孩還是有生命的,有時候就算朋友沒帶小孩出來,他也會帶手機..,接著就會發現朋友看手機的時間比看我還多..,正確的講法是比看我的時間多很多很多很多!
至於時間會不會沖刷掉了友情?這只能說,只要真的有情,時間只會增加彼此的談資,而非距離。

偷拍窗外的野貓~

另外像今年,小鹿沒回家過年,就會在心裡浮現賀知章的《回鄉偶書》:

少小離家老大回,
鄉音無改鬢毛衰。
兒童相見不相識,
笑問客從何處來?

詩人在年少時離開家鄉,到了晚年才重回故里,雖然詩人的鬢角都已泛白疏落,但口音還依舊保留著鄉音。鄉里的孩童們詩人沒有一個認識的,那些孩子看到詩人也同樣陌生,他們笑着問:老爺爺是客人吧?您是從哪裏來的呀?
..這就有一種..時光感~另一方面的感嘆也是..,這是小鹿第一首背的七言絕句...,因為我媽買的那本唐詩三百首裡面的五言絕句...被我背完了....,20個字的好時光已經遠去,從此要邁入28個字的日子了T-T....
回到原詩上,也給人一種感嘆的感覺,鄉音與鬢毛的衰敗,就給人一種對立感,從小習慣的口音依舊,但身體的鬢髮卻不只是變白,甚至還疏落了不少,所遇到的兒童是故鄉的新生命,而這故鄉也是詩人兒時生活的地方,但同樣的土地所生養的新生命,一個還年少,一個卻已遲暮,詩人回到家鄉應該是熟悉的故里,卻被當地的小居民誤以為是遠方的陌生客人。
這首詩還讓小鹿有些感概,鄉音這玩意兒啊...,小鹿的爺爺奶奶是四川人,四川蓬溪縣,印象中的爺爺奶奶其實跟小鹿講話時,是沒有什麼四川腔調了,但他們跟自己孩子,也就是小鹿的伯伯、姑姑說話時,或者說伯伯、姑姑們彼此在說話時,是有四川的腔調的喔~每當這時候都會讓小鹿有種...歷史感....,我們可能沒有去過那個故鄉,但我們卻自然擁有那個地方的腔調,這不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嗎?這種感覺也會在偶爾看影片聽到四川人說話時浮現,明明沒去過,卻對那個腔調有熟悉感...,每次都覺得不可思議~
其實我們自己身上應該也會出現,像蘋果(小鹿台語並不流利,會聽,但講不好),小鹿用台語說蘋果,會說碰果,偶爾聽到其他人講,是說林果;或是番茄,小鹿講是柑阿蜜,但學妹講是柑阿得,客家的朋友講是Tomato....ㄟ...不是英語的音,是日語的音,有人知道小鹿在說啥嗎?同樣的一種東西,卻因為所處的地方不同,就有不同的發音差異,這給人一種..地理與歷史的感觸。

被貓發現小鹿再偷拍啦!

不知不覺兩首詩就講這麼長....,看樣子關於"問"至少還會講上兩、三次...。
最後跟大家說一下照片,這是小鹿昨天曬衣服時,發現的野貓,就順便偷拍了一下0.0
很可愛對吧?那我們明天在聊啦~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logbook icon
小鹿斑比想記錄那些閱讀過後有感觸的笑點與那些其實不知道也無所謂的小事,雁過可能會留影,也可能被拔毛,也可能成為某人眼底映照下的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每個人看事情的角度都不同,所以形成了各色的風景,就看看我眼底的風景吧。
  • Collection
  • Author
  •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