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無盡的社交尷尬,我能不能不說話呢 | 實習日記

桃花源有個・巴黎李
·
·
IPFS
·

實習第一日。

在《當代美學》中看到這麼一幅畫:凡・戴克(Anthony van Dyck)的「嘲弄耶穌」。頓時覺得我就是畫中的耶穌,被嘲弄的耶穌。

好吧,說起來挺褻瀆耶穌的。在被人取消之前,我先自曝:耶穌被嘲弄,起因於他的神性;而我只是一個對於社交充滿障礙的尷尬人,跟神性完全沾不上邊。但那被包圍的無所適從,使得今天的我,能和畫中的耶穌感同身受罷了。

我雙手交叉地坐於宇宙中央,任由旁人戳弄我的臂膀、撥亂我的衣冠、窺伺我的肉軀,我無從反抗——或者說這是一場渺無輸贏的無盡抗爭——只因恣意侵擾我的,正是我自己。

齊克果尊崇主觀的世界,感覺真理不存在於客觀之中。這樣的「腦內世界便是宇宙,桃花源即心頭方寸」,看似自由美好,實則代表我無時無刻被自己困著,片刻不得安寧。

就像今天,初次和實習處的人們見面,我時刻知覺自己正被他們嘲弄著——我的內向、尷尬、愛句點別人,他們是否正看著我仿若可供戲弄的丑角呢?

可歷經了近半年的心理諮商,我知道這不過是腦內平衡作祟與過去記憶殘影——他們實則還算親切(頂多有些話癆),只不過透過自造的鏡屋,他們看來群魔亂舞罷了。

我能不能就這麼不說話,自己在家待著呢。想想,從來都沒有「自己」呢,從來都有這麼五、六個人,和我共處一室,對我這裡戳戳、那裡碰碰——要嘛得同歸於盡,要嘛得共生共處。

曾經的我,選擇前者;如今,我有勇氣選擇後者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桃花源有個・巴黎李・寫字的戲(劇)(女)子,不食人間煙火 ・1999年生, 從此活在自己的桃花源 ・自台大外文系轉學, 在溫哥華讀戲劇 ・IG @plpeachblossom ・https://linktr.ee/plpeachblossom
  • Author
  • More

桃花源社區營建計畫:柳枝暗而桃花明 | 讓愛發電

莫兒的魚缸

Day 2: 我僅是一具自由的機械 | 實習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