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畫的畫

silm
·
·
IPFS
·

并沒有人要我畫什么,我當然也不會畫,可我對能畫的人,總是有一種贊賞。但這種贊賞,也如其他情緒,是默默收藏在心底的。就如寫日記,寫了真實,可也有沒寫的,就在那沒寫的真實旁邊。宛如院中的月光,明亮的是天上,可讓人頗為致意的,卻在疏動的竹影後,在池中的枯荷間,也在那來去不定,我之徘徊人之徘徊之中。

喜歡畫,看到了原作,已經很好。若是能夠站在畫家身邊,看著畫筆一起一落,就在紙或布上畫出許多顏色和線條,豈不是更讓人歡喜雀躍,卻又忍耐下來不出聲喧嘩嗎?

記得有新聞說,有些畫作是如同工廠一般流水線下來,無論是梵高的向日葵,還是水墨的牧童與牛,像是人工復印一般,成為即將售賣的商品。這樣的畫,也算是畫吧。起碼在我的藝術鑒賞力中,是看不出有什么不妥,但若是讓我去看一位友人稚嫩的畫,我必然會忘記這一幅幅模仿,或許是因為模仿之中,看不到自己的欣喜吧。

我一直覺得,一個畫家,并不一定需要科班化的學習,但這個畫家也必然要接受,自己的畫不可能被納入現實評價體系的結果。就像一個和尚說,酒肉穿腸過的時候,便已不再能享受人間的香火了。戒律很重要,但為何要守這樣的戒律,同樣重要。所以,畫畫得到人們喜愛,很重要,重要到我們會不會繼續畫下去。但這只是一種開始,畢竟每個人的路是走向孤獨。能夠安慰自己的,才是我們能夠執著下去的唯一支撐。如果畫畫只是一份讓我們得到安定的職業,則畫家確實必須專業化,而畫家也就成為一種身份,并非是每個人都能為的事了。

我曾經收藏過幾幅畫,不過是電子圖片而已,像素極大,占用存儲空間也特別多。還有一些,因為無法下載,便只留下了地址,又想起的時候,便會去看看。畢竟去一些美術館很不容易,有了這些,也算是一種時代的福利。也買過印刷品,不是那種一比一,稱得上有拍賣價值的,我只是喜歡這幅畫。我的貧窮,讓我的喜歡,似乎更加純粹。正如買不起書的時候,我大概更算得上一位理想中的讀者。

畫的什么,對我來說,大概不那么重要。但我的水平,似乎還是停留在像與不像,太過抽象或變形的,我是看不懂的。但有時候,看一些顏色和線條的變化,確實也能感受到一種別樣的美。但你若問我最喜歡的,還是那些古典的人像。有著逼真的樣貌,卻又不像是一張照片,或者說那些讓我著迷的照片,又像是那一筆筆畫出的畫作,有了作者自己要傳達的靈魂。不過好在照片類的圖書,還沒有那么貴。收藏幾本似乎也還能夠承受。

我覺得一個愿意投身公益的人,除了在衣食住行上花些力氣,能夠建立幾座關于藝術的館舍,似乎也是一件功德。但我確實沒有看到太多這樣的地方,也許圖書館算是這樣設想的別種實現。畢竟,有些大部頭,我也只有去圖書館,才能看一看。而且,有些大作,似乎還不如一些稍微精準的藝術印刷復制品,更能讓人感受到畫的精神。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silm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 Author
  • More

搶來的桃子

飲酒的人

甲乙閒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