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後的微風

壹行
·
·
IPFS
·
權當算作意象碎片之三

雨淅淅瀝瀝地下了一夜,早晨的氣溫便驟降,如果穿着短袖貿然出門,不免會打寒噤。夜雨雖然下了很久,天空還沒有徹底瀝乾,還有一層薄雲蒙着它。前幾日暑熱難耐,又蒙了一層厚雲,更加悶熱,無處避。忙碌,卻百無聊賴,波瀾不驚。死水窪裏漂着黏糊糊的綠絲,還夾雜着細小的氣泡,散發着腐爛的腥臭——這雨又多給了它們續上了幾天命。

夜雨夾風,倒也令人暢快。牆壁吸收了一整天憋悶熱氣,正無處釋放,此時開窗引風進,熱氣就有了去處。但還是一樣的睡不着,屋裏不熱了,帶着溼冷氣的風拂過身體卻會有激寒,貼着牀的那一部分皮膚卻依然感到悶熱。被迫地輾轉反側。累了,或溫度降得夠低之後,也就睡着了。

詞窮了,跑題了,夜雨後的微風還有什麼好寫?在「清朗」這個詞都被徹底毀掉之後,我還能怎麼短促有力又恰如其分地描寫早晨被帶着水汽又冰涼的微風穿過意識的感覺?早晨,也只不過一天時間中那麼短暫的一段。殘雲散去之後,又會是陽光亮得刺眼的中午和下午,又會是一天炙烤之後憋悶的傍晚和夜。似乎也與夏末無甚區別。

活在死水裏太久,難免會期盼來一個驟變。其實夜雨一來,秋天也就來了,早晨的微風也在預告着我們。可畢竟早晨太過短暫,我們還是要在比任何屏幕都亮的中午和下午活動,植物還是要被曬得葉片捲曲下垂。不過,這樣的微風,我們會越來越經常地遇到,不論有沒有夜雨。那時候,陽光的威力也會削弱,一年中爲數不多的舒適天氣終於到來。我已經不清楚,這微風到底是秋的信使還是載運者。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logbook icon
壹行寫一些沒人想寫的 trivialities。
  • Author
  • More

一月最后一天强调的凝滞和下沉

盲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