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寫作更難的事

Angela Chen
·
(edited)
·
IPFS
·
寫作是將看不見的事物,化為看得見的字;畫畫則是將看得見的事物,化為看得見的畫。

自小喜歡胡思亂想,腦袋瓜裡總有千百種想法,常希望能記錄下來化為文字,也常希望科技進步能發明擷取心智的儀器,以免枉費我那流轉的思維。

隨著年歲成長,經驗累積加上閱讀質量增加,釐清及統整思維並化為文字,變得較往常容易,甚或不經意用上太多華麗的詞藻,充填單薄的內容或包裝貧瘠的想法,也常樂此不疲。

自年初開始學畫,深覺畫畫真是件不容易的事,因此寫了「速寫比徒步還難」。最近,開始畫水彩,發現畫畫甚或比寫作還難。

寫作是將看不見的事物,化為看得見的字;畫畫則是將看得見的事物,化為看得見的畫。前者以虛轉實,理當較難,但,為何後者,我反倒覺得較難呢?


七月初開始,參加社大速寫老師私設的水彩花卉網路課。

上過一學期速寫的我,覺得鉛筆打稿及代針筆描邊還不是問題。上水彩雖然不易,技巧較高,但過程可滿足小時候喜歡做的事。那時,只要有本印著描邊圖像的畫冊,用蠟筆填滿顏色,立即變成一幅幅很棒的圖畫,很有成就感。

當知道老師要開暑期速寫及水彩課時,同學們都躍躍欲試。畢竟社大暑假有兩個多月,如未持續練習,筆感就會逐漸流失。

我則掙扎該上速寫或水彩。如果是速寫,有過去一學期的經驗,較容易上手。至於水彩,則吃盡苦頭,屢將顏料堆疊,將透明水彩畫成不透明,每次都無法預期完成的模樣。老公總戲謔地說:妳的水彩有油畫風。

後來,班代從網路抓了幾張老師畫的花卉,大家驚豔不已,本來要上速寫的同學紛紛倒台改上水彩,我也是其中一人。心想,雖然技不如人,但只要加倍或三倍努力,應該可以跟得上。


開課前,我先廣為瀏覽網路上的水彩教學影片,嘗試瞭解水彩的基本技巧,甚麼是濕中濕、濕中乾,甚麼是渲染、接色、平塗、乾筆、柔邊等等,自己也試畫一些習作,深覺水彩的技術性真高,真是不容易,但錢已上繳,不能回頭了。

畫水彩用八開粗目棉紙,是速寫的兩倍大。老師通常用兩次半天的時間,約5個小時才能完成一幅。至於我,每一幅都得畫上三、四天,且常廢寢忘食,神魂顛倒,日日夜夜想著唸著,不但考驗專注力,也考驗體力。

畫水彩最麻煩的就是水,有時得在畫紙是濕的情況上色,有時候得「等它乾」才能上色。老師常說「等它乾」(為節省時間,老師都用吹風機吹乾),因為半乾不乾,上色會留下很難看的筆觸,水太多,也會留下水漬。因此,每次等它乾,我就開始焦慮。

慢慢地,我學會「等它乾」時,去泡杯茶或沖杯咖啡,或睡個午覺。晚上睡前一兩個小時就停止畫畫,看看影集,以免魂牽夢繫未完成的畫作。

轉眼畫完兩幅花卉,第三福也在進行中。


寫作用的是文字,我們自小寫作文,長大後寫報告、論文、公文、信件或部落格,文字表達能力已有一定的水準。畫畫則用的是色彩,但我們所受的美學訓練卻寥寥無幾,加上居住環境過於重視硬體設施,忽視公共意象及整體美感,困難提升整體的美學素養。

因此,過去的一個月,幾乎無法做別的事,就專注於畫畫,因為畫畫很難,導致寫文章的靈感都消散無蹤。心想,要等到何時,畫畫才能像寫文章一樣隨心所欲呢?

此時,當我拿起畫筆,靠的就是興趣、堅持及自我激勵了!


以下是學期結束後到現在,自己胡亂畫的,都是16開速寫。

阿公家附近的廢墟,速寫。 阿公告別式前,有幾次做七,有一次清晨到達,發現附近髒亂的廢墟有著頹廢的美感,拍了照片,後來畫成這幅速寫。
淡江大學宮燈大道的夜景,是很多人的美好回憶,速寫。
模擬他人的畫作,斯洛維尼亞波茵湖。
林間小屋,原照片來源不明,速寫。
多田榮吉故居,新北市定古蹟,多田榮吉為淡水第四任街長。喜歡在此值志工勤,有大樹環繞,安靜又有涼風,還可眺望淡水河,代針筆描邊。
多田榮吉故居,上了水彩後,世界就變了。



以下是上個月開始,水彩班畫的,充滿挑戰的8開花卉。

盛開的野牡丹
含苞待放的蓮,鋪底色。
含苞待放的蓮,完成。
紫茄花,花完工,其他鋪底色。
紫茄花,花完工,其他施工中,覺得好難。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logbook icon
Angela ChenAn old fashioned lady with no brain!
  • Collection
  • Author
  •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