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雪月(1-7)

梅諾
·
·
IPFS
·
第七章 訓練?

放學後,伊莉莎正打算到天台赴約。她深呼吸,想到絲諾,那股讓她本能感到恐懼的氣息。說實話,要不是為了交換情報,她真的不想與絲諾見面。

這次絲諾打算訓練伊莉莎,怎麼想都覺得不對勁。為什麼當時自己會答應呢?那未知的代價又是什麼?自己腦子一定是抽了,才會答應讓絲諾訓練自己。

伊莉莎再次深吸一口氣,鼓起勇氣打開天台的門,結果看到絲諾正拿著刷子,笑著刷著天台骯髒的地板。

「黑雪姬?妳在幹嘛?」絲諾聽到這稱呼差點跌倒,她真的很不想被叫這羞恥的稱呼,什麼黑雪姬阿,公主嗎?她又沒有公主病。

「阿,妳來了,妳也拿個刷子刷刷地。」

「妳不是說要訓練嗎?」

「這就是訓練啊。」

絲諾一臉淡定的說了伊莉莎無法理解的事,不過伊莉莎還是默默地接過了刷子,但她沒有立刻動作,而是靜靜的看著絲諾。

絲諾完全沒有解釋,只是默默地做給伊莉莎看。很快,伊莉莎就明白了絲諾所說的訓練是什麼。雖然她的實力有限,但她的感知能力仍有些水準。當絲諾在刷地時,絲諾將魔力集中在刷子上,長年積攢的髒污竟然在肉眼可見的範圍內消失了。

「等等,妳現在的狀態不是無法使用魔力嗎?」

「戰鬥時的魔力需要經過三個地方:丹田、心臟和大腦。而把魔力顯現出來的是丹田的位置,準確地說,是橫膈膜。」絲諾解釋道。「我現在的狀態就像是把橫膈膜撐破了,所以不能使用顯現的魔力,也就是妳們通常用的魔力。我使用魔力時省略了經過橫膈膜,所以仍然能用魔力,但力量降低,而且妳應該無法看到有形的魔力,只能感受到它的存在。」

這些話伊莉莎從來沒有想過。正常來說,魔力是每個人天生就會使用的,所以基本沒人會去思考這麼細緻的運用方式。而且,即使聽了絲諾的解釋,她還是半懂不懂,現在的她根本感受不到這些微妙的差別。

伊莉莎索性不想了,直接效仿絲諾將魔力集中在刷子上,但刷子剛碰到地板時,刷子的木桿卻突然斷裂。「啊?」

絲諾淡定地指出了問題所在。「注意力不夠,魔力看似粗糙,但很細膩。粗糙的魔力確實可以使用魔法,但上限也就那麼多。而我能夠將魔力利用得更加細膩,把效果提升幾十上百倍。」

「可我看妳根本沒有專注阿?一邊講話一邊戰鬥的?現在也差不多的感覺,怎麼聽怎麼沒有說服力。」

絲諾語氣伊就淡定的回答道:「一心多用而已。」

「講的也太輕描淡寫了吧!」伊莉莎有些無語地吐槽,但絲諾卻無動於衷,繼續專注地刷著地板。

伊莉莎則看了看周圍有沒有另外的刷子,結果就看到旁邊堆了幾十枝刷子,這是早就料想過自己一定會弄斷刷子喽。

伊莉莎又拿了一根刷子,然後凝聚魔力觸碰地板,結果刷子又斷了「...」伊莉莎沒有多說,而是又拿了一根刷子。

第三次,這次刷子沒有直接斷裂,不過可以聽到刷子再嘎嘎作響,而且因為魔力聚集太多,抓子根本沒碰到地板,伊莉莎剛減弱一點點的魔力,結果,斷了。

「為什麼?」

「妳的『細膩』難道只是小心翼翼地控制魔力嗎?」絲諾無奈地嘆氣。「冰塊被鎚子砸會碎掉,但如果在冰塊裡放入棉花,再用鎚子敲下去呢?棉花的纖維會很好地抓住冰塊,使其更為堅固。就像現在,把魔力當作固定材料的纖維一樣,均勻地注入刷子中。」

「太難了吧!魔力本來就是不規則的,所以才能轉變成不同屬性的魔力,我怎麼可能做到這種精細的控制?」

「妳是龍族。」絲諾開口打斷。「妳為甚麼要成為英雄?因為有天賦,但妳覺得這樣就夠了嗎?過來看看吧。」絲諾說著走到欄杆邊。

伸手指向遠方的天空,她繼續說道:「我相信生為龍族的妳能夠看到。」伊莉莎望向指示的方向,看到一個混混在大街上調戲一個女人,而周圍的路人或英雄都視而不見。

伊莉莎看到這情景,青筋暴起,絲諾清楚地察覺到她的情緒。她把手搭在伊莉莎的肩上。「看似和平的地方,都會滋生邪惡,尤其是實力至上的世界。那個混混實力或許不強,但他有錢,足以收買別人,令他輕而易舉地逍遙法外。你可以去,但後果可能是被報復,甚至是滅口。而且,那裡是英雄基本不管的地帶。若非你是龍族,恐怕難以看清這麼遠的畫面。」

「而我,有實力,所以我可以這樣。」絲諾折斷手中的刷子,灌入魔力,然後丟出去。

刷子精準的命中混混的背部,直直的刺進他的身體裡,而絲諾只是看像伊莉莎那震驚的臉「我對妳感興趣是因為妳與其他龍族不同。但不代表我對現在的妳滿意,既然引起我的注意,那我也不會讓妳一直這麼弱。」

「從現在開始,我不會繼續清理天台,剩下的交給妳了。」絲諾說著直接坐在欄杆上,靜靜的看著伊莉莎。

伊莉莎只是默默的看著絲諾,為什麼自己是龍族這件事,會被絲諾強調,難道龍族就一定要強大嗎?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龍族確實不需要強大,但你是克萊因,不應該這麼脆弱。你的身世複雜,但我沒有必要告訴你,因為我知道,你會失控。不過,失控時最好在大舞台上,而不是現在。」

說完,絲諾輕輕往後一倒,靠在欄杆上。「是否繼續練習隨便妳。掰掰。」隨後直接往欄杆外跳,消失在伊莉莎的視線中。

......

一小時候,伊莉莎默默地刷著地,不過她只是麻木的在同一個地方刷了很久,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已經將魔力附著在刷子上刷地超過三十分鐘。

「克萊因,這到底跟一定要強大有甚麼關係,甚麼我的身世,完全不理解,說話能不能別說一半阿!」

伊莉莎的情緒越來越激動,她感覺到心中的怒火漸漸升騰,伴隨著她的情緒,一股無形的白色魔力開始湧現,圍繞著她的身體彷彿煙霧般升起。

突然間,伊莉莎感覺到周圍的氣氛開始變得異常。她的情緒波動引發了她內在的魔力,而這股魔力開始釋放出來,形成一股無形的能量場,環繞著她周身。

她感受到身體內湧現出的魔力,這是她從未體驗過的強烈感覺。魔力如同一條野馬,不受控制地奔騰著,她的身體無法隨之應對。她試圖收斂這股能量,但似乎無法控制,反而越發湧動。

「神族與龍族不共戴天,直接接觸過身為神族的我的魔力的妳,力量一定會被激發出來,不過沒想到居然是因為鬧小脾氣而被激發出來,過然年不過百的龍族,心靈幼稚的不行。」絲諾在遠處,躺在躺椅上,吃著爆米花,靜靜的看著伊莉莎的變化。

伊莉莎努力地試圖控制自己,但一切似乎已不受控制。她的感知力不斷放大,身體內的力量也不斷暴漲。當她的感知力要接觸到絲諾時,她感覺大腦仿佛要爆炸了,過多的資訊湧入她的意識,令她難以承受。

就在此時,絲諾心生一念,想要看看若是再給伊莉莎加點壓力會發生什麼。她打算將手伸入伊莉莎的感知範圍內,看看會引發何種反應。

當絲諾的手觸及伊莉莎的感知範圍時,一股強烈的能量震盪著伊莉莎的身體和意識。她感覺自己彷彿被一道無形的雷霆擊中,整個身體瞬間緊繃,大腦中的資訊像是爆炸開來,讓她幾乎無法承受。

在這股強大的能量衝擊下,伊莉莎的感知力更加混亂,她的身體不受控制地顫抖著,汗水從額頭滾落。她的思緒一片混亂,無法理清其中的紛亂。

絲諾觀察著伊莉莎的反應,心中不由得有些擔憂。「這樣下去,她的大腦應該會燒壞。」她自言自語道,然而,她似乎並不打算停下手中的動作,反而希望這樣的情況會幫助她更好地控制伊莉莎。

「龍族與神族不共戴天,伊莉莎確實讓我感到興趣,但對於龍族,我並不抱有仁慈之情。不如說,能控制的龍族會更加有趣,尤其是那些還沒長出利齒的幼龍。」

正當絲諾打算繼續添把火時,突然一道身影從天而降看著伊莉莎,那身影是個怪物,是那個今天遇到的那個怪物的同類「這怪物的數量是不是越來越多啦,是因為我嗎?」

不過她並沒有要出手的打算,而是要繼續等,伊莉莎一定能解決那怪物,順便加速伊莉莎腦袋燒壞的可能。

當絲諾靜待著的時候,伊莉莎面對著那突然出現的怪物,她感受到了自己體內的魔力急速湧動,仿佛野火般燃燒。

回想著今天一直被絲諾說弱,不斷的,不斷的,被貶低時的怒火在這時被瞬間激發,洶湧的魔力再次增強,甚至感知完全覆蓋住了絲諾。

不過這正符合絲諾的意圖。伊莉莎也發現絲諾在看戲,但是現在要先解決眼前的怪物。剛剛擴大的感知讓她的大腦混亂不堪,試圖抑制這些過多的資訊,卻像是一股暴風雨,無法掌控。

在伊莉莎還在整理腦中過量的資訊時,怪物的嘴裡已經凝聚出魔力彈,然後宛如光束般射向她。

魔力彈急速地射向伊莉莎,她面對突如其來的攻擊,大腦仍在努力處理著過多的資訊,身體卻反應不及。她下意識地試圖迴避,但魔力彈速度太快,她來不及躲閃。

一道閃光閃耀,魔力彈精準地命中了伊莉莎的腹部,她感到一股強烈的衝擊,身體被彈開,鮮血噴濺而出。疼痛湧上心頭,她的表情扭曲,但她咬緊牙關,堅定地站立著。

但現在她腦中資訊太多,完全不知道接下來要做什麼,她想動,但身體卻動不了,應該說,她想往前,但腦中的資訊卻讓她後退。

理論上只要是應就好了,但現在可沒有給她適應的時間,怪物已經迅速衝近,一拳瞬間擊中了她的腦袋。

這一拳讓伊莉莎腦袋腦袋瞬間清醒了不少,腦中想到絲諾的話「魔力看似粗糙,但很細膩。」伊莉莎芙著腦袋然後緩緩站起身「細膩不是小心翼翼控制魔力,而是平均...」伊莉莎恍然,感知不夠不平均,所以資訊雜亂無章,干擾了腦袋發送的命令。

現在她無法平均釋放出去的魔力,於是她決定將魔力持續地向外撐到極限,就像氣球充滿氣體後變得光滑一樣,這樣想著的同時,魔力向外擴張到極限。

但她同時收到了更多無意義的資訊,大腦幾乎要炸裂了。不過,奇怪的是,她感覺周圍的空間似乎變得緩慢了,清晰了很多。雖然大腦快要爆炸,但感覺一切都在掌握中的感覺。

「難道斯諾一直都是看到這畫面嗎?」她看到怪物衝向自己,卻慢的不行,可她知道下一秒自己一定又會變成剛剛身體不聽使喚的樣子,所以要立刻解決對方。

伊莉莎快速向旁邊避開,然後手臂一揮,怪物瞬間被斬成兩半,連伊莉莎都震驚了,剛剛發生了什麼事?

但她已經無法再多想了,立刻痛苦地倒地,她已經無法再忍受腦中的資訊了,她現在的狀態無法收縮魔力,而且想昏迷也不可能,腦中的資訊促使她保持絕對的清醒。

「不愧是克萊因,手都有點發痛。」絲諾扭了扭手腕,剛剛伊莉莎那一擊範圍遠到直接攻擊到還在看戲的絲諾,整個手掌都被劃出一道血痕。

「現在大腦很痛吧,叫聲主人聽聽,我可以幫妳」絲諾雖然帶著一絲揶揄,卻也透露著一股玩味。

伊莉莎現在滿臉怒意,那爆發的氣勢有了幾分龍族該有的樣子,可惜啊,還是太弱了「起源的純種之神,魔與罪的幽禁之女,帶來末日的眼淚,毀滅世界的極致魔力。」

伊莉莎聽到這四句話大腦痛得差點慘叫出來。「這是敘述某個神的語錄,最初的純種神族,也是世間唯一真神。妳是不是腦袋要炸了?畢竟這四句可是概括了她的人生,資訊量可不是一般的小。」

「想要好受,就乖乖的叫我主人,不過好像也不需要了,現在的妳也叫不出聲,畢竟妳大腦要燒壞了,稍微修改一下大腦也不是什麼難事。」絲諾微微扶起伊莉莎,手中拿出兩根銀針,語氣充滿著平時不會有的戲謔,真如絲諾說的,一切行動出於興趣。

「我...早該想到...」神族為甚麼會被稱為神族,這行為分明就是惡魔,為甚麼這種族會受人崇拜,為甚麼...

「妳該高興,因為妳已經是個魁儡了,我在幫妳。」

「你在幫我?」伊莉莎的聲音充滿了不解,她努力想要起身,但身體卻無法遵從她的意志。

「妳之後會知道。」絲諾說完,未等伊莉莎理清話語中的含義,兩根冰涼的銀針便已扎入她的頭部,大腦一瞬間被冰冷的刺痛貫穿。

刺痛迅速蔓延,伊莉莎感覺到一股奇異的能量在她腦中流動,像是要重新編織她的神經。她的視線變得模糊,意識開始恍惚。絲諾的聲音似乎從很遠的地方傳來,帶著一種冰冷而決絕的語氣:「不要抗拒,接受它,這是唯一能讓妳活下去的方式。」

片刻後,伊莉莎清醒了過來,她記得一切,但沒有痛苦,反而是前所未有的清晰與平靜。她的感知力變得更加敏銳,四周的每一個細節都變得鮮明無比。這種改變讓她感到陌生而強大。

絲諾輕輕地將銀針放在地上,眼中閃爍著冷冽的光芒。「看著我,我是妳的誰?」

伊莉莎直視著絲諾,感受到內心深處的一股異樣的情感。她的聲音低沉卻堅定「妳是我的主人。」

絲諾微笑,眼中閃過一絲複雜的情感。「可惜啊,妳的力量有所缺失。即便如此,不愧是克萊因,哪怕力量缺失,也能與現在的我平起平坐。如果不是先消耗了妳,在修改妳的大腦時,我估計會死。」她的語氣中帶著一絲讚賞和遺憾。

「妳有家人嗎?不過這麼問是廢話,龍族與神族一樣,沒有血親。」

「恩,我是獨居。」意外的聽話,看來當時後大腦確實燒的很徹底,明明眼中有孤獨,但卻毫不會遲疑的回答自己。

「要跟我一起住嗎?」

「這是我的榮幸!」

聽到伊莉莎的回答,絲諾放心的鬆了口氣,她默默把從伊莉莎腦中拿出的芯片給捏碎然後在心中默默地罵了一下「那群敗類,看來除了神族連龍族也不放過。」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