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抉擇小故事《西瓜小偷》

小鹿斑比
·
·
IPFS
·
現在的自己是我們每次抉擇下的呈現~

小鹿很喜歡一本書《不只是寓言:77則啟發自我、翻轉思考的寓言故事集》,其中有個故事關於西瓜與一對母子:

在某個夏夜,有個農婦帶著年幼的孩子走在回家的路上,看見路旁田裡有著星羅棋布成熟的西瓜,皎潔的月光照得大地彷彿白天一樣明亮,站在四下無人的鄉間小徑,婦人突然起了歹念:「這麼多瓜,少一顆也沒人知道。」

 這麼想的婦人叫孩子在一旁守備,自己則下田準備偷瓜。就在婦人打算伸手摘下最大的西瓜時,一股莫名的良心譴責讓她收回了手,但「反正也沒人知道」的想法隨即促使她繼續下去。

謹慎起見,婦人在摘瓜前問孩子說:「沒人看到吧?」
「媽媽不用擔心,除了月亮,誰也沒有看到。」

 這句話震撼了婦人,她感覺到良心的痛楚,驚慌地跑到孩子身邊。
「說得對、說得對。就算沒人在看,也有老天爺在看。媽媽差點就因為歹念犯下無可挽回的錯誤。還好有你說月亮在看,才讓媽媽沒有做錯。真是媽媽的小天使。」

這是一個讓人覺得暖暖的小故事~
故事裡有孩子童真的回答,對環境的觀察,也有媽媽在聽到後良心發現的反省,對孩子提醒的感謝❤

人難免會因一時的軟弱或是貪念,想要做違反良心的事情,此時走向哪邊,就在一念之間而已!
第一次偷竊時,是怎樣的心情呢?
是只要沒有人看見,沒人知道是我偷了就沒關係嗎?
那我們不偷東西的標準就會建立在有沒有人看到,甚至是有沒有被抓到,最終形成只要沒有懲罰就沒有關係,也就是前陣子新聞中的「搶劫除罪化」,這項法案只要偷來的商品不超過950美金(約兩萬六千台幣),就屬輕罪,然後就變成我們在新聞中所看到滿目瘡痍的混亂情形....。
所以我們不偷竊,不應建立在有沒有人會看到、會不會有罰則,而是這本來就是我們不應該去做的事情。

或者我們會有「我只是做這一次」的這種心情,問題真的只會發生一次嗎?等到這個違反良心的界線被破壞過一次後,第二次、第三次的來臨,會越來越容易,跨越界線這種事情,只有零與無數次兩種,最後越陷越深的想著:做一次跟兩次都一樣,就算我這次停手,也不能抹滅曾經偷過的事實。

偷竊我們比較不會發生,但違背規定我們在日常中生活中倒是很輕易發生,明知道不能紅燈右轉還是轉了,明知道家用垃圾不能拿去公共場所丟還是丟了,只是偶爾一次而已嘛…,就圖個方便啊~
小鹿早上在市場,就會看到三、四台機車在單行道逆行.....,問題我也沒什麼資格說人家...,早上我也是臨停在紅線,衝去郵局的ATM領錢....。
這好像只是小事喔?就像開車門也是小事啊~我們都清楚突然推開車門會造成風險,但被突然開啟的車門推倒受傷的新聞有絕跡過嗎?
之前小鹿的同事曾抱怨說,爸爸騎機車時違規左轉被人拍照檢舉,她覺得對方檢舉這個很討厭,害他父親被罰款,問題明明知道是自己爸爸違規,那為什麼要怪對方檢舉呢?是因為自己受到損害?還是覺得這是小事沒差?

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犯罪會帶給我們罪惡感,這是我們的本能,無須懷疑,但就像杜斯妥也夫斯基所說的:人類是對什麼事都能很快習慣的動物。

我們有良知、良心,卻太容易麻痺,人心太容易失去警惕,想著便宜行事,要避免掉最後對為惡缺乏罪惡感,最好的方式就是在第一時間就不要去做,就像是我們都聽過的一句話「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這句話除了「就算以為沒有人知道,但也有天地眾神在看,自己與同夥也知道,遲早會有暴露的一天」這個意思外,也有「不管有沒有人在看,我都不會改變自我的言行,一舉一動都要循正道而行」的含意。

畢竟真正能為自己人生與會為自己人生負責的只有我們自己,我們要一直在正道上坦坦蕩蕩純然無瑕的走著,還是在旁門左道上空虛偽裝的走著,都是看我們在每一次的覺迷之間做出了什麼選擇而定。

聊得太久了,剩下的我們明天再聊吧~

台中隨拍-飲料店的裝飾電話,應該是能使用的喔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logbook icon
小鹿斑比想記錄那些閱讀過後有感觸的笑點與那些其實不知道也無所謂的小事,雁過可能會留影,也可能被拔毛,也可能成為某人眼底映照下的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每個人看事情的角度都不同,所以形成了各色的風景,就看看我眼底的風景吧。
  • Collection
  • Author
  •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