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否認到遺忘】

Maonjiang
·
·
IPFS
·

這是勿忘我花,花語即如花名一樣,據說古代在歐洲,一位騎士與心儀的女子漫步多瑙河畔,為了摘花給心儀的女子,卻失足掉入急流中,自知無法得救的騎士說了一句:「Don't forget me!-勿忘我」,便將花朵丟向戀人,然後便下落不明。


「遺忘」這件事情,其實是一個充滿迂迴的心理遊戲。

所以想要來談一下「遺忘」這件事情。


記得那一年我還在念國小,跟著補習班的老師們到外面去郊遊烤肉,後來我們幾個人跳上了一個搖椅,原本玩得好好的;後來這位女同學跳上來後用力的搖晃幾下後,我當時因為白目站著,一個重心不穩,滾了好幾圈摔到了山坡下面,手腳全部都是擦傷流血。


後來我自己爬上山坡後,看到大家都嚇傻了,第一句話就對著那位同學說:「齁~你幹嘛要害我摔下去?」


沒想到她馬上跟瓊瑤電視劇裡的明星一樣,眼淚滴下來說:「我沒有!」然後就跑掉。


想想這應該是我人生這輩子第一次把一個女生弄哭,然後我腦子第一個想到的是:


「ㄟ?應該哭的人是我吧?」


多年後又巧遇這位女同學,我問她是不是還記得這件事情?她告訴我,她完全忘了有這件事。


後來我發現,每次跟一些老同學聚會的時候,大家曾經幹過的一些狗屁倒灶的事情,我都記得好清楚,但是大家卻似乎像通靈一般,都有智一同的「忘了」?後來隨著年紀增長,我才發現,當很多人都想要遺忘這件事情的時候,你如果記得太清楚,那麼你就活該被討厭。


自認為應該算是記憶力還不錯的人,因為成長過程中,從幼稚園到研究所,每位同學的名字與長相我都還記得,其中發生的很多小事情,到現在仍然記憶猶新。所以能夠把很多事情都忘掉,對我來說這是很難理解的一件事。


直到後來接觸了許許多多的個案,才知道「遺忘」也是心理防衛機制的一種表現方式。


在心理學的領域中,心理防衛機制(Defense mechanism)是一種概念性的東西,也就是說我們在無意識的狀態中,可以利用這種防衛機制去減少潛在或是不可抗拒的事物所帶來的焦慮,而它的基本功能就是用來保護自己。


而在這麼多種防衛機制中,否認是最常見的。


否認(Denial):指無意識地拒絕承認那些不愉快的現實以保護自我。它是最原始最簡單的心理防衛機制。意志薄弱而知識結構又單純的人,常會情不自禁地使用否認機制。


例如:

小孩子打破東西闖了禍,然後說不是自己做的。

癌症病人否認自己得了癌症。

妻子不相信丈夫外遇。

母親不相信孩子車禍死亡。


因為,潛意識不做沒有意義的事情。


所以「否認」到一個新的境界,就是「遺忘」了。因為在當事人的生命中,這些令人焦慮與痛苦的事情完全沒有發生過,自然無從傷害起也無從焦慮起。


還記得有一次應邀到高雄去授課,一位學生開車來載我,特地帶了她開始有失智狀況的母親一起過來,希望能夠針對失智的問題給予建議;但從她母親的悲傷而又驚慌的眼神中,我隱約感受到的是,失智也許是她人生最後的解藥了。


雖然悲傷,但也很真實。


如果你身邊的親人或是好友告訴你,他不記得他曾經做過的事情了。你應該要知道,他的潛意識也知道這是一個錯誤而悲傷的事情,只能夠靠遺忘來麻痺自己,就請別再逼他想起來,因為這於事無補。


所以~「我真的不記得我有這麼胖啊!你們說是不是!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Maonjiang【作者於兩岸三地教學執業多年,內文為教室與診間的心得紀錄。】 https://www.reiki.com.tw/
  • Author
  • More

人生就像一場遊戲

中藥的滋味

【直傳其實只是家傳,不是正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