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車費與獨立意識:中國人的“反賊”進化建議

巴蜀吾鄉
·
·
IPFS
·

*重慶話預警,不文明預警,白日夢預警*


很久沒和家人聯絡,大家知道彼此立場不同,多説無益,只要對方覺得過得好就夠了。

今天的通話卻大不一樣,三塊錢的停車費給爸爸帶來的影響竟遠大過我經年纍月的長篇大論,驚喜來得猝不及防。

從老人發現糖尿病的短暫住院聊到這裏的醫療保險和醫生也參加的罷工,到人人不必出人頭地也能過上好生活的社會制度,從北京的親戚賣房重回家鄉到中國即將到來的崩潰,到一葉障目的幸存者偏差,從臺灣大選到“那也不敢獨立”“難道臺灣不是一個獨立國家”的爭論,聊著聊著,我忍不住第一次清楚地問出來:

如果有一天,你要在‘中國‘和重慶四川之間做個選擇,你要啷個選?”(啷個=怎麽)

“你會選擇站在中國的一邊殺死我勒種四川人重慶人?還是會站在重慶四川勒邊一起來守護我們的家園?”(勒=這)

“如果你選擇當個中國人,‘老子是中國人,砍死你們勒些叛徒’,那我們逗只好比一比哪個更得行了。”(得行=厲害,逗=就)

我説得斬釘截鐵,其實心是虛的,所以才要裝作不容置疑的篤定。我清楚他堅定的中國主義立場,數月前他怒氣衝衝的大喊“我寧愿你死在中國”,言猶在耳。於是,我自然以爲,他的回復是顯然的。那麽,我只好先如此虛張聲勢了。

“你說些撒子喲,啷個可能嘛。”(撒子=什麽)

分逗分嘛,又啷個了?只要各人過得好都行了。”(各人=自己)

我簡直不敢相信,幻聽了?還是白日夢?

“格老子的,到時候我先去殺了那些亂收費的·····”

“哈哈哈,亂收你撒子費了,你恁個大的氣?再説了,隨便啷個也是該殺制定亂收費政策的人撒,殺那些收費的人又不起作用。“我反應過來,竟然是因爲這?忍不住大笑。(恁個=這麽)

“是撒,説的逗是那些人。國家的路他來亂收停車費,三塊錢一個小時,太過分了····”

“哈哈哈哈,你未必不曉得“國家的”逗是“黨的”?正是“國家的路”才想收費逗收費撒。中國不是你的國,是共產黨的國,他們說撒子逗是撒子;你只是‘人民’,名義上的‘主人’,做得到半點主不?其實連停車費都決定不了!”(未必=難道)

“我查了法律的,勒根本是違法的,要國務院出文件才能決定收費,我還拿去給他們看····”

“你不曉得中國的法律都是廢話?法律有沒得用,是共產黨説了算,不是你説了算。尤其憲法最不重要,正兒八經的法律其次,最管用的的逗是具體哪個當官的命令、文件,你竟然才曉得嘜?“

“是撒,最可恨逗是勒點!那些收費的說,‘反正區政府蓋了戳戳(印章),你説我非法也沒得用。‘ 格老子的,還説要打造‘服務型政府’,是搶錢型政府還差不多。”

“你終於明白了,看來我說恁個多都沒得三塊錢停車費管用啊!收了你好多錢嘛,三塊錢也不貴撒?”

“啷個不貴,你想哈停一天是好多,一個月耶?倒是沒收到我的,我有位置停,但是在我門口劃綫收費,老子看不慣。我跟他們鬧了一個星期,沒人來幫忙!隔壁那些都不跟我一起閙····”(哈=一下)

“哦,你還想喊他們跟你一起嗦,他們不得乾?”

“是撒,他們說‘反正我有位置停,管勒些做撒子?’”

“肯定的撒,你看嘛,中國勒個社會逗是恁個爛下去的,到處都以爛為爛,哪個都只想占便宜做壞事,越做壞事越是有本事,越混得好,別個有撒子事都是看笑話,如果各人遭啷個了逗想辦法在其他地方找補回來,勒種樣子不毀滅、還要統治世界?那簡直是人類該滅亡了!你活了半輩子,今天終於意識到。”

“啷個不曉得嘛,中國逗是恁個,只是以前沒搞到老子面前我懶得管。如果國民黨要打回來我肯定參加···”

“哈哈哈,可惜國民黨已經是共產黨的走狗了,混得跟中國的那些‘民主黨派’差不多了,那些民盟、九三學社、農工黨之類的,他們不可能打回來了。”

反正現在隨便哪個黨要造反我都支持。

“你要小心了,你心頭曉得逗行了,不用説出來,像你提醒我的。小心警察請喝茶。共產黨沒找過你撒?”

“找我幹撒子?凴撒子來找我撒?”

“你亂説話撒!”

“撒子亂説話?我説話都説不得呀?凴撒子説不得?”

“我跟你講過恁個多例子,都是因爲説了類似的話,結果都遭抓了。”

“反正你好好在那邊過嘛,勒些都不用擔心。”

“嗯,反正你不要在公開場合說勒些嘛。我只希望我沒有説得太晚,四川人和‘中國人’,選一個,希望所有重慶人、四川人的選擇都跟我想象中的一樣,而不是說:‘老子不幹,老子是貨真價實的中國人,你,哪怕你是我的兄弟夥,你要説你是重慶人不是中國人,那我打死你。’只要不出現勒種事情,我覺得逗多好的了。”

分了逗分了有撒子嘛,那又沒撒子得,分了還好些。

“我也是恁個覺得的!我覺得簡直要感謝收停車費的人,我説過千萬遍都沒得作用得,只有收到你的停車費才有作用。”又聽到這個難以置信的答案,我説話都快語無倫次了。

“勒逗是我的意思,我永遠廢話的都是一個意思,分逗分,大家過上好日子才是真的,我逗是不當中國人,老子要當個好人,老子要生活在一個當好人才過得好的社會,逗是恁個,而已。”

“是撒,你在那邊過得好逗行了,我們各人曉得。”

“曉得,你也千萬不要到處出去說,跟信得過的人提一哈逗行了。”

離家以來,第一次意猶未盡地挂斷了電話。

我覺得心是滿的,找回了與父親之間久違的理解和默契。

這才是和我一起長大的爸爸呀!那個帶我看報讀書、一起討論時事的爸爸,在我對政治沒有意識的時候啓發我獨立思考;那個撿到錢包和我一起大喊、找到失主的爸爸,在我不會分辨的時候用行動教會我善惡是非。

但是有一天,當我漸漸長大,已經能夠辨別是非的時候,突然發現他變了,變得不那麽棱角分明,變得不像他自己,也開始像其他人一樣告訴我,全世界都是這樣,這不是坏,而是長大。

我心中忿忿,漸漸不再能和他無話不談,以免不必要的爭執。

可當我帶著失望、不甘和最後一絲的希望,來到這自由的世界,體會到什麽是自由,我實在做不到保持沉默,不和我在乎的人分享這自由,不告訴他們被矇蔽遮掩的真相,不把我感受到的光,盡力帶向我那還籠罩在黑暗中的家鄉。

於是我們又開始常常吵架,有時氣到痛哭。

終於在這一刻,我明白一切都不會白費,萬事萬物皆有因緣,當年爸爸在我心中播下的種子,生長成對自由的渴望,那麽現在,由我來把自由的種子,種回他的心中。


“中國人”是奴隸的代名詞,這個顯見的事實只要稍有邏輯的人都不會看不到,但是承認它卻要耗費太多的勇氣。錦綉盛世的謊言,遍地黃金的幻想,稱雄世界的笑話,雖然與大多數人的生活雲泥之別,但爲了避免面對血淋淋的現實的絕望痛苦,怎麽能不相信呢?

就像我最開始和家人講起這些,説到“中國人”幾千年來都不過是任鞭打的奴隸,是待宰割的牲畜,一切都隨時可以被剝奪,從來沒有半點自主權,唯一的區別只是從前的主人叫皇帝,今天的主人叫“黨和國家”;他們的反應都無比激烈,怒吼著“國家再不好你也沒資格說”,“你死都是中國人”,“中國越來越强大了”。然而他們自己也知道,但凡有點金錢權勢的中國人無一不是全家移民,也清楚再多的錢再高的GDP也和普通人沒有半點關係,都是進了權勢者的口袋。

但他們不覺得這有什麽問題,不知道正常社會的模樣,反而覺得即使被平均也與有榮焉,把有朝一日享受特權看作出人頭地。有了這樣的期盼,現下的困頓、處處的刁難、生活的艱辛都有了盼頭——今天我是被人踩的,但只要我也像那些人一樣做,總有一天我也能過上人上人的生活,踩在他們的頭頂!

這可以説是“中國”這個大一統奴隸帝國的傳統了:自古以來,皇權至上,草民賤命,官僚只爲皇帝服務,權力結構自上而下,於是讀書做官當人上人是光宗耀祖,好讓自己不太容易被吃掉,更有資格隨意吃掉那些地位更低的人。

這樣的思維慣性下,中國人對自己身爲奴隸的真實地位完全無所知覺,非常習慣於人人鬥爭、互相迫害的吃人的社會狀況。再加上共產黨這幾十年的洗腦教育成功地建立起一套顛倒黑白的話語體系,“自由”、“民主”這些人類基本的價值判斷和追求都被扭曲為“敵對勢力的顛覆陰謀”“只會帶來災難”“不適合中國國情”的醜陋面目,永遠在鬥爭中的中國人自然一聽就反感厭惡。

在永無止境的迫害鬥爭中,爲了生存還分什麽善惡是非?在沒有尊嚴的艱苦生活中,吃飯都難還講什麽自由民主?

這就是中國人的邏輯。

試著站在他們的位置上想想,他們想錯了嗎?不該這麽想嗎?

其實沒有錯。

沒有見過光的人不會知道光有多好,沒有體會過自由的人不能想象什麽是自由。

從不曾從深井中跳出來的青蛙不知道天地之大,從不曾從奴役中掙脫出來的奴隸不清楚自己身縛鎖鏈。

但我們能説他們心中沒有一點對自由的渴望嗎?如果完全沒有,哪裏來的朝代更迭?哪裏會有“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的揭竿而起?哪裏有今天共產黨的草木皆兵響水噤聲?秦始皇一世二世以至萬世的幻夢怎會破滅?

也許他們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爲什麽要反抗,“王無道”的“道”,正是人類心底的對自由公義的渴盼。皇帝再風光强大,有一天壓迫到人們的生活難以爲繼、自由的空間半點也無的時候,也不過是橫尸街頭一抔黃土。

只是他們不知道,現代社會已經有了另一種表達和追求自由公義的途徑,不必要在數百年的忍耐之後流血千里,重複千年來的悲慘循環。

我們每個人都值得充分的自由和權利,政府不是老爺,只是提供服務的公共機構,每隔幾年都要合法地被“顛覆”;國家不是爹媽,而是依賴著每個普通人的附庸,是分是合全看大家的意願;不是“王侯將相寧有種乎”,而是本不該有“王侯將相”,大家都是自由人,沒有人凌駕於任何人,官員不過是普通的職業,和清潔工、大學教授沒有根本的區別:這所有的對中國人來説天方夜譚一樣的可笑描述,不過是民主社會的常態。

然而中國人不僅不知道,更是拒絕瞭解,甚至發明一套相反的概念來自欺欺人。

如果承認這些,天朝上國或是人上人的幻夢一旦破滅,拿什麽面對自己一無所有的慘淡人生?所以才有了中國出產的粉紅戰狼在全世界的醜態惡行。他們不覺得是做錯或出醜,反而認爲自己無比正義!多麽地悲哀!

那我們能做什麽?除了詛咒他們身體的儘快毀滅,我們是否更應盡力幫助他們自由靈魂的醒覺

當然,每個人的路都是自己選擇自己走的,誰有沒有能力沒有資格決定別人的生活或命運,那是只有神能做的工。但是傳播我們有幸看到的光,告訴哪怕多一個被蒙住雙眼的人真相,卻是我們可以做的。即使做起來多困難多喪氣,也不好放棄。多一份堅持,多一分希望啊。


從我個人的有限經驗來看,要想較爲有效地打破中國人根深蒂固的認知偏差,建立獨立自由優於統一帝國的大致輪廓,需要著重區分三對概念:


一是權利意識和權力崇拜

權力和權利,一字之差,涵義截然不同,而中國人只知前者,甚至把後者也誤以爲前者。

我最初和家人描述民主社會裏“當官的不能撈錢”,竟然得到“那社會怎麽進步?”的回應,簡直讓我哭笑不得。因爲在他們的邏輯中,社會就是人吃人的,當官當然是要有好處的,不然怎么對得起一路往上爬的艱辛?當官沒有特權還有誰要去當官?大家都不當官誰來管事,我遇到事去求誰?

對權力的崇拜跪舔本就是中國人因襲了幾千年的思維模式,再加上共產黨的極力推動和洗腦教育,今天更是根深蒂固。充斥網絡的“習言平語”、不可計數的《新华网评:让红色基因融入血液》之類的惡臭文章,大街小巷的紅色標語“四個意識”、“兩個維護”等等無不是在强調“紅色基因”作爲特權憑證的天經地義。

簡言之,中國人只有權力崇拜,沒有權利意識,人人都該平等地享有的基本權利——“人權”,對他們而言自然是個笑話和謊言。這種情況下,嘲諷奚落或是憤怒指責絲毫不能減少雙方的誤解,只會讓隔閡愈加深刻,直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當然按照今天的情勢發展,兩個世界的裂痕已經不可能彌合,走到那一步是遲早的事,但在那之前,哪怕多一個人清醒過來也好呀!

至於具體該怎麽做,我想這裏并沒有一個標準答案,因人而異各盡其能就好。對我來説,我往往會和家人朋友從日常生活的見聞講起,用普通人也能過上的輕鬆快樂的生活,對比中國無處不在的鬥爭傾軋、不能放心的衣食住行的安全,引導他們思考其中的原因:沒有基本的權利保障,自然會形成誰也不安全的互害型社會,即使手握再大的權力也概莫能外。就像今天的停車費事件,只是三塊錢的小事,卻是再好不過的權利與權力的例子。


二是自由與奴役

一説起自由民主,中國人的第一反應就是“那你看敘利亞、伊拉克···”“他們倒是自由民主,搞得這麽亂,對普通人有什麽好?”“沒有絕對的自由,大家都要自由,社會還不亂套了,天天都要殺人放火!”

自由和破壞,民主和混亂,在中國人的詞典中是等同的,這是共產黨扭曲的話語體系中的典型代表。

然而自由從來不是殺人放火的自由,相反,那是中國特色的自由,是上位者特權的一部分,正如古語所説,“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真正的自由是自己思考自己選擇,自己的決定自己承擔責任,是困境下勇敢不退縮,是壓迫中奮起不屈服。

所謂的敘利亞、伊拉克的亂局,和中國歷代王朝覆滅時候的白骨遍野一樣,正是因爲沒有自由,人們爲了反抗壓迫、推翻獨裁者,才不得不以最極端最暴力的手段來表達怒火、爭取自由。這種特殊情況下,確實看起來是人們聲索的“自由”導致了破壞,但真正的原因卻是獨裁者對自由的長久壓抑。

在真正的自由社會,人們有充分的機會和渠道表達意見、參與決策,選舉、公投、聽證、游行、罷工、請願、新聞調查、媒體報道等等,再壞的情況也不過是本届政府因爲普遍的不滿聲音被迫辭職,提前選舉下届政府而已。這樣的機制下,中國幾千年循環的“白骨露於野,千里無鷄鳴”的悲慘景象根本不可能出現。

然而,政客政黨之間的清楚明白的鬥爭,反而成了中國人口中所謂的“混亂”,可是中國哪朝那代(包括本朝共產黨)明裏暗裏的朝野鬥爭不比這險惡醜陋千萬倍?文明社會之間的政治鬥爭不過是政見觀點的交鋒,中國這個奴隸帝國的政治鬥爭有幾次不是你死我活以至株連九族的?更何況,政客間的鬥爭越激烈,權力越不能集中于少數人手中,大衆的聲音才更被重視,普通人的權利才更有保障。

自由本是人的基本權利,卻被中國人視作“破壞穩定”的罪魁禍首;奴役本是人所不願的,卻被中國人基於“寧爲太平犬、不做亂世人”的謬論奉爲穩定的基石。

長久以來,沒有自由的中國人處於人與人之間永恆的戰爭、迫害之中,並習以爲常,雖然身爲奴隸,卻時刻為主子著想,以主子的榮光為自豪,這樣的扭曲的心理狀態確實令人嘆爲觀止。

但能夠就因此放棄改變的希望了嗎?真的有生來甘願爲奴不向往自由的人嗎?我寧願相信中國人是生來已經爲奴卻不自知,再加上被灌輸的一套歪理,根本沒明白自由爲何物。

把這套歪曲的話語體系正本清源,打破共產黨長久以來的謊言,對於但凡還有半點腦子的人都有積極的影響。

當然,并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這些與自己所接受的教育完全不同的常識。突然被告知自己相信的都是謊言,誰的本能反應都是憤怒、難過、拒絕接受。但是冷靜下來,用理智稍微思考,不難判斷孰真孰假,更艱難的是面對真相的勇氣。

這時候的選擇就全看每個人自己了,是否能找到心底裏的勇氣,找回尚未泯滅的良知,對自由公義的渴望。

還有人説,自由民主不適合中國國情,中國太大了,各地情況大不相同,難以統一意見,自由了就混亂了,是啊,就是呀,所以我們才要各自獨立啊!這正是我們接下來要討論的話題😜


三是地方主義與中國主義

説起來地方主義在中國一直存在,特別是在這個帝國較爲邊緣的、還保有一定地方特色的地區,比如川滇、兩廣、閩越,語言、飲食、文化等等都與官方語境的中國不盡相同。(藏地、東突厥等就更不用説,它們被“中國”本來就是晚近的事。)有戲言說,央視春晚的收視率,大概對應“中國”的程度,我覺得言之有理。

重慶,我的家

作爲重慶人,我天然地熱愛生養我的那片土地,長江邊的船,濃霧中的橋,依山而建的曲折道路,盤曲虬結的黃桷老樹,街頭彌漫的火鍋香味,都是我走到哪裏都忘不了的鄉愁。我相信大多數重慶人都有與我相似的感受。其他地方的人也一樣,誰都不可能對自己的家園沒有感情,只是這種樸素的愛,一直以來都被“中國”這個罪惡的名字綁架,成爲我們必須“愛國愛黨”的理由

愛家鄉確實天經地義,但和“愛國”全然不是一回事。

要知道國家或是王朝,從來不曾亙古;永恆的只有這片土地,只有生命本身。

每一片土地的名字,都應當由那片土地上生活的人們來決定,而不是任由一個被安排的名字來捆綁制約土地和人民。

我是重慶人,更首先是自由人,爲什麽要做“中國”的奴隸?

不,我不要,我才不要做狗屁的中國人,沒有尊嚴,沒有自由,沒有人權!這個“中國”不是我的祖國,這個中國”就該滅亡!

難道沒有“中國“了,我們重慶人就不是重慶人了?我們就不能吃火鍋小麵了?長江就乾涸了?南山就消失了?

只怕正相反,我們真正自己做主的時候,能把我們的家園建設、保護得更好。我們巴蜀地區被“中國”竊取的文化符號,熊貓、川菜、川劇、茶館、火鍋、小麵、長江、三星堆、三峽等等,在真正回到我們手中之後才更能煥發無限生機。

從來沒有人思考過,你愛的是脚下切實的土地還是“中國”這個虛妄的名字?

我們各自的家鄉,已經被“中國”禍害了太久,在這個紅色中國行將覆滅的前夜,當歷史又一次來到轉折關頭,你選擇那一邊?

要你去死的、把你當死人的“中國”,還是你生長的、要守護的家園?

那片土地的名字,於我,叫巴蜀。和我的自由的夥伴,在我摯愛的那片土地上,建立真正屬於我們的國家,這是我不渝的選擇,是我堅持的夢想,是我心底的希望。

於你,是什麽?你會選擇它嗎?

我想,面對這樣一個顯見的選擇,誰都不會不選擇他的家園。

思維慣式和洗腦教育下的“中國主義”固然强大,對本鄉本土的天然熱愛卻未必不敵。也許只是地方主義從來沒從中國主義中剝離出來,一旦做出區隔,很多人會做出如我的父親一般的選擇。

那麽,現在是時候恢復它們原本的敵對位置了,讓真正的自由的人從“中國人”的桎梏中掙脫出來,重獲新生。


我想,怎樣才能終結這個數千年來的大一統奴隸制帝國?

從自主意識、權利意識的醒覺開始。

對家園故土的熱愛,是不竭的動力。

樸素的善惡是非觀,是支撐的勇氣。

千言萬語説到底,爲人不爲奴,這一個理由,足以。


人的獨立自由之後,自然有真正自由獨立的國家的形成。

建國或是救國,不妨從救人開始。

即使暫時看起來收效甚微,但歷史發展的轉折也許就藏在這樣的細微之處。誰知道神之手不在其中?又或者這就是太平洋上那隻蝴蝶的翅膀?

這世間如果還有希望,就在我們這些僥幸看見光的人手中。


最後,還是要真誠感謝那些收停車費的人。

王朝末年,多收一些停車費,多幾項苛捐雜費,真是大好事。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巴蜀吾鄉自由人。重慶人。普通人。 "There's nothing new under the sun."
  • Author
  • More

不管是巴蜀還是巴渝,都不必是“中國”,香港臺灣更不是

外公,七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