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7的青春 下 二章 文堅

德希
·
·
IPFS
·
他有些調侃地看著我的眼睛,很認真的說,「這樣的直率,這樣的純真,這樣的談吐自如。不過你相信我好了,我負責這些工作呢……


  別過文藝演出的那群同學,生活回到原位,與易君的相遇彷彿是我短暫的一個夢,如同一個詩人所說是「夢裏的一聲鐘。」我和易君終究是2個世界的人。然而我並不懂得自動醒來,直到那些該發生的事來臨。

  某個星期六下午放學後,我同幾位老師一起走到市裏。我們學校距離市中區大約有15公里的路程,我們要走兩個小時才能到達。那時沒有公共汽車,只有一條水路。從學校出發,走兩公里去到長江邊上,在明鏡灘乘人工劃的小船,便到了市裏。我們多是去時走路,回來時乘船。

  那天,我去幹媽家裏,天已經黑了,天邊有一彎新月,幾顆寒星,相隔十分遙遠。我走進幹媽家,便看見幹媽和2個客人在聊天,客人是一男一女,女的面目精明能幹,50多的樣子和幹媽年齡相仿。男的二十七八的樣子,臉型下頜骨很明顯,膚色古銅,身材頗魁梧,在靠桌旁的椅子上坐著,他見我進去,便站起來給我倒開水。如此主動的客人,我還沒遇到過。我從他手裏接過熱熱的茶杯,冰冷的雙手立刻有了暖意。幹媽迎上來,笑著對我說,「這是文堅,是青海省文化局的幹部,他現在正回老家探親,他的姨媽是我的朋友,就帶他到我們家裏來玩兒了。」說完,幹媽又笑眯眯地對文堅說,「這是我的幹女雲鷹,在清泉小學教書。」文堅便與我握手,他身材高大,背很直,眉毛很黑,鼻樑挺直,但眼神和善,和我們周圍瘦弱的男子很不一樣,我感覺他更像一位軍人,我們便這樣認識了。

  我想,家裏來了客人,我當熱情招待,這是主人應盡的責任,況且幹媽的朋友並不多。​2​個老太太在視窗邊聊天,我和文堅坐在茶几邊,於是我們就聊上了。文堅問我在學校的情況,我告訴他:「挺好的,我教三年級的語文課,教全校的音樂。」

  「你們學校有幾個班呢?」他又問,

  「我有12個班,每個年級兩個班。」

  「那你每週要上12節音樂課,12節語文課,一定很辛苦,」

  「我感到很輕鬆的,這是完小(公立小學)有風琴。我上音樂課時邊彈琴邊唱歌,這樣教學生三遍,然後只需彈琴,學生便能跟著琴聲唱了。我上課學生紀律好,所以不感到累。」

  說完,我便笑著問他,「你好像對學校的情況很熟悉?你在學校工作過嗎?」

  「沒有,我從部隊轉業到地方便分在省文化局。」 難怪,他肩那麼寬,「我們局裏的工作主要是管理文教和文化。小學、中學、劇團、文化館、圖書館是分給其他同事負責的。我的主要工作是管理大學和處理局裏內務。」

  「哦,原來是有實權的幹部,」我心裏想。於是好奇的又問他「是管大學的老師嗎?我想那些具有淵博知識的老師們一定很高傲吧?」

  「我多數是參加領導層開會,聽取他們匯報工作,我也經常去聽老師們上課,久而久之便與他們成了朋友。老師們在工作上有什麼難處,學校需要添備一些什麼設備,他們都告訴我,有的老師還把他們的子女工作要安排呀,愛人需要調動到學校來呀,這些事情告訴我。」

  「看來你跟他們的關系處的很好,你幫助他們嗎?」

  「我總是盡力幫助他們。我想這些後顧之憂解決好了,有利於老師們更好的工作。」

  「你真好,很會關心人嘛。」我笑著對他說。」我們這裏小學歸文教局和區委雙重管理,文教局很少下人來,主要是由區委管理。我們看見他們下來,覺得他們很了不起,他們不問我們的話,一般我們是不會與他們講話的。」

  聽罷文堅笑起來,「那你以後就到我那裏去,你想讀書就到大學讀書,不讀書。我就安排你到大學工作。」他把我渴慕而不得的事情說得竟如此輕描淡寫的容易。

  「是嗎?你真能安排我到大學讀書?說真的,我真想讀書,我看見我的同學都上學了,我好羨慕他們。」

  「聽你幹媽說你剛滿18歲,你這樣年輕就出來工作,真不容易。相信我吧,我一定能讓你到大學讀書,你不知道,這些工作都是我負責。」

  「是嗎?幹媽沒有告訴你吧,我母親的成分是地主,父親是右派,我是爲了這個才沒有考上學校的。我把這些告訴你,是想讓你知道,你要安排我去讀書,恐怕有點困難吧?」

  「哈哈哈,我沒有看過像你這樣的女孩子。」 文堅的眼睛突然銳利起來,他有些調侃地看著我的眼睛,很認真的說,「這樣的直率,這樣的純真,這樣的談吐自如。不過你相信我好了,我負責這些工作呢。」

  聽到這個男人誇獎我,我突然不好意思起來,便不說話了,只對他笑笑。

  接下來,文堅轉了話題,便與我談起他們那裏的風土人情、氣候,也談他的理想,他說「我很喜歡文學,很愛看書,我想將來寫些真人真事,我想我寫出來一定很感人的。你喜歡音樂,聽你談吐,想來你一定也喜歡文學,文學藝術總有割不斷的聯系。」

  「是嗎?」我口裏應著,心裏卻像被針紮了一下。文堅的話讓我想起去年我認識的音樂考官蕘鵬。今年我報考了藝術學校,在清泉小學仍然收不到通知書的事情來,我感到心裏一陣難過。不過,我覺得我已經長大了,應該是個很懂事的女孩兒,應該懂得怎樣待人接物的。我只沉默了一會兒,便笑著對文堅說

  「你還不知道,我上中學時,我的作文總上全校的優秀作作文榜呢。我很喜歡讀小說,像高爾基的海在人間呀,託爾斯泰的戰爭與和平呀,曹雪芹的紅樓夢呀,巴金的家春秋呀,對了,我最喜歡讀英國作家夏洛蒂勃朗特的小說,簡愛你讀過嗎?」

  「我讀過。我很喜歡簡愛這個人物,我喜歡他勇敢的性格,喜歡他細膩的感情,喜歡他爲爭取平等真摯的愛情所做的一切努力。你聽到夜鶯在樹林裏歌唱嗎?有些句子我都能背下來。」文堅說到

  「我現在跟你說話,」我接著背到,「並不是通過習俗 慣例,甚至不是通過凡人的肉體,而是我的精神在同你的精神說話,就像兩個都經過了墳墓,我們站在上帝腳跟前。是平等的,因爲我們是平等的。‘我很喜歡簡愛的話,這句話充分的表表現了他追求平等的,真愛思想和勇敢的性格。」

  我們談論小說,我們眼睛裏閃耀著熱情的光芒。我看見幹媽坐在旁邊笑眯眯的看著我們。是的,我覺得我與文堅相處沒有拘束,他很會啓迪人的思維,讓人的愛好得到發揮。

  時間在悄悄溜走,都過11點了,文堅起身告辭。我和幹媽送他和他姨媽到門口,幹媽對他說,「有空來玩吶,」 「會來的,一定來。」文堅笑著回答,然後扶著他姨媽轉身離去。

  之後,我們確實經常遇到,他姨媽請我們回訪他家,他喜歡和我聊天,他雖然是轉業軍人,卻不是個老粗,可能是和大學裏的老師常接觸的原因。他也變得有幾分文氣,文堅還沒有結婚,也還沒有女朋友,他說以前認識過一些人,在青海人也給他介紹過,可還沒有遇到讓他心動的人。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德希1989的德希 ,喜歡活在真實,活在美中, 希望自己活得真實 、寫作真實 、有真實的生活 、真實的情感 、真實的信仰,能為這個世界帶去一抹別樣 一抹溫暖。 德希是神的孩子,穿戴著神所賜的盔甲。那就是 以公義為護心鏡、 神的恩典為頭盔、 神的道為寶劍,信為盾牌️ 平安的福音為靴,在這個世界戰爭。為神家護衛和平, 尋找迷途的神兒女把他們帶回家。
  • Author
  • More

終是錯過

1957的青春 下 第12章 匆忙結婚

1957的青春 下 第11章 陳家巷的陳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