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sion history and IPFS entry, back to latest
ListeningtotheLake
IPFS What is this

Content Hash

国格

ListeningtotheLake
·
·

我一直对香港和台湾的独立运动保持一种远远观望的态度。国家是现代才有的产物,某个地区形成自己独特的生态和文化时,以“国家”的形式继续发展是再自然不过的了。今天台湾独立成一个国家,明天高雄也可以独立成一个国家。个人认为没有什么可否定这种社会形态的演变。

但我为什么远远观望,不否定,也不支持呢。因为这两个地区的运动都没有能够令人尊重的独立品格。先说香港。香港独立运动是不令人意外的事情,但此运动的根基是殖民统治下的港人优越感以及这种优越感的渐渐消失(有点白人极端主义的逻辑),而不是从内心迸发的个人尊严感。如果他们支持民主和人权,为什么要用歧视的姿态称大陆人为“蝗虫”?为什么要向美国政府喊话甚至可笑得让TRUMP帮助?TRUMP难道不是反民主的领导者吗?举着美国国旗干什么呢?为什么不举香港自己的旗呢?当喊话TRUMP寻找帮助时,香港的运动已经变成一个笑话

再说台湾。今天看环宇全世界新一期的节目,ROSS说得令我很赞同的一句,“台湾为什么非得去WHA, WHO呢”? 台湾人,尤其是支持独立的台湾人,需要认真思考一下,你的独立,真的需要以“别人承认”的方式来完成吗?我认为,台湾对参加国际组织活动的渴望是1971年被脱离国联后的PTSD。需要别人承认的独立是最不稳定最不成熟的,参加不了WHA, WHO难道台湾就不被承认独立了吗?玩政治牌自以为是的能在国际社会上捞一笔,结果可能只是自己做了一枚棋子,还要给对方数钱(不断买武器)。何必呢?最重要的是,台湾的独立,不需要靠诋毁他人来完成。就像我不需要撕了别人的考试卷子来得满分

我最难过的是,民众之间为什么要像仇人一样对待彼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