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四月里

Ping
·
·
IPFS
·

像是电影里那些堆砌起来的日常。

备菜的时候,最适合跟妈妈打长长的电话。感觉自己像是在进行一场直播,这个是茄子、现在要开始切胡萝卜了、打算炒个青菜……大部分时间我们是沉默的,有时奶奶也在 她会皱着眉头问 网上的菜谱会不会不好吃。

2021年初春,那是一个很糟糕的春天。我养的乌龟探出头晒太阳,唯一能让人感到欣慰的就是,至少阳光对众生平等。2024年初春,江南多雨,出门的时候嗅了嗅自己的衣服,淡淡的霉味从针织缝隙中外溢。窗口小小的,我曾以为自己不需要阳光,选择了这个廉价的房子。

正午,走过两个路口可以到达江边,对面雾中的轮廓是西湖景区,我们隔着浑浊的钱塘江,江上偶尔有货轮驶过。江边的人带着一样的工牌,来江边的第三次,我找到了一片不能躺下的草地。

读到侯孝贤回忆年少时的三个目光,忍不住要落泪了。人们都说三十岁的时候已经多么独立了,长大成人后回忆起年少未能察觉的遗憾悔恨,真是一件残酷的事。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