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境1—他們就這樣住在一起

木夕
·
·
IPFS
·
藍色的瞳孔,像是深邃的大海,要把她吸進去。

美汐坐在電腦前和子洋視頻。

他們剋制地聊了一些家常。

突然間子洋說:“你的頭髮真好看。”

美汐趕忙解釋:“是因為昨天去了理髮店,理髮師幫我吹成這樣的,如果自己吹,還是很隨意地散落。”

那是一頭整齊的小波浪卷,齊肩的位置過,美柒還別了一個墨綠色的髮夾,上面有短短的毛,感覺要融進頭髮里,溫和又俏皮。

子洋突然停下腳步,盯著美汐。藍色的瞳孔像是深邃的大海,要把美汐吸進去。

子洋加快了腳步,以瞬移的速度回了家,站在美汐身後,丟給美汐一片蘋果派。

是弧形的一小片,是他特意切出來留給她的。

美汐還沒有來得及轉身,子洋已經吻在了她的脖子上,讓她渾身顫栗,無法動彈。

子洋貪婪地輕添她的脖子,一點一點移到背上,彷彿要在她每一寸肌膚上留下自己的痕跡。

美汐想要轉身迴應他,可是她內心的恐懼阻止了她。

她怕自己一轉身,就萬劫不復地淪陷。

她已經萬劫不復地淪陷。

她喃喃自語:“我沒辦法,拒絕你…”

子洋一邊吮吸美汐的脖子,一邊將雙手從美汐的腋下伸過去,環住她的腰,從背後把美汐抱起來。

他們不知怎麼的,就往房間挪過去。

美汐用盡全力,睜開眼睛望向窗外。

那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磅礴大雨中。

她全身僵硬,頭腦像被冷水澆了一遍,立刻清醒了。

是木拓回來了!她掙脫開子洋,跑過去開門迎接木拓。

子洋恢復了冷靜,滿眼的憤怒與悲傷。

木拓進門後,和美汐簡單問候了幾句,便到書房去。

美汐到廚房去準備晚餐,突然子夏怒氣沖沖地進來。

她質問美汐:“你把我的牙膏放哪裏去了??我粉色的牙膏呢?黑色的牙膏呢?”

美汐被她的陣勢嚇到了,趕忙起身去找。

在櫃子裏找到了粉色的牙膏,她根本沒見過這根牙膏,所以不是她放的。

可是她不敢反駁,只是輕輕地問:“你要用那麽多根牙膏啊?”

子夏沒有回答,只是憋著一股氣,壓低聲音埋怨到:“家裏已經有草莓了,就要我買西瓜,也不知道給誰吃!”

美汐最喜歡吃西瓜,她知道,是子洋讓子夏買的。

子洋總是這樣,一邊關心她,一邊為難她。

到了晚餐時間,他們住的是大房子,所以桌子也很大很長。

桌上都是些吃剩的零碎食物,沒有新菜。

美汐一邊吃,一邊委屈地對木拓說:“家里人,都不喜歡我。”

木拓一臉茫然地望著她,又擔心又不知所措。

子洋依舊是那個表情,深邃的藍色瞳孔,憤怒而悲傷地盯著美汐,彷彿要把她吸進去。

他的眼神,會說話:“你不是,不能拒絕我嗎?可是,明明,這麽容易。”

這一次,她沒有迴避,也盯著他。

木拓和子洋是異父異母的兄弟,子洋和子夏是親兄妹,美汐是木拓的妻子。

他們就這樣,住在一起。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木夕我想和你一起 虛度時光 Reading 📖 Music 🎶 Traveling 🌏 Ukulele🎸 Exercising 🏃🏻‍♂️ Hiking⛰ Writing 📝 Chatting 💬 Japanese こんにちは Psychology ❤️ Thinking 🧠 Dreaming 💭
  • Author

他们中的他1—只能是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