兇獸渾沌

小鹿斑比
·
·
IPFS
·
它笑的,是什麼呢?

昨天@野人 在渾沌之死的回應,突然讓我覺得這是一場陰謀...。

假設今天南海儵與北海的忽想要擴張地盤,然後看上渾沌所管理的中央之地.....。
渾沌看起來滿好欺負的,能管理中央應該是有能力的,卻看起來純樸好騙....,先上門作客,在說要感謝對方,然後嘗試在對方身體上打洞.....,打洞給人一種減損、消耗之感,被打洞的渾沌與其說死亡,我更傾向於它已經不再是原來的渾沌,那個沒有好惡,自然無華的渾沌不再是渾沌後,它變成什麼了呢?它成為了兇獸.....,而一個兇獸怎能管理中央呢......。

被人說是漢朝東方朔所著之《神異經.西荒經》中,這樣形容渾沌:

崑崙西有獸焉,其狀如犬,長毛四足,似羆而無爪,有目而不見,行不開,有兩耳而不聞,有人知往,有腹無五臟,有腸直而不旋,食物徑過,人有德行而往牴觸之,有凶德則往依憑之。天使其然,名為渾沌。」

崑崙西方有種怪獸,它長得像犬,有長毛與四隻腳,像熊那麼大隻,但沒有熊的爪子,它有眼卻看不到(不去看),有耳朵卻聽不到(不去聽),有腹部卻沒有五臟,腸子直不彎曲,食物經過不吸收,它討厭有良好品德的人,卻喜歡親近兇惡的人,而它之所以是會這樣,是它的本性所致。

渾沌有眼,但看不見(或是它不想看見)。
渾沌有耳,但聽不到(或是它不想聽進)。
渾沌有鼻口,能進食,但不吸收(畢竟它原本就無需吸收)。

是誰讓渾沌變成兇獸了呢?

第二次來還是沒人...

當然~這都是小鹿個人的胡思亂想,畢竟莊子只是寓言,神異經更像諷刺故事,硬是放在一起聯想,真的是我自己的多愁多思....,

只是看著最後那句:

空居無為,常咋其尾,回轉仰天而笑

活著沒有什麼建樹,常追咬著自己的尾巴轉圈(就是這邊才會被說像狗吧?),轉圈以後自顧自的仰天大笑。

從中央帝王的渾沌,到兇獸親近惡人的渾沌,仰天大笑的它,笑得是什麼呢?
過去的自己?
混濁的世間?
可悲的命運?

或許這一切只是林中小鹿的妄語,姑且聽之吧。

早上出門又看到花白,想說餵它在去上班,轉身就看到小虎斑衝過來,一副要給餅乾就要一起給的模樣~

吃餅乾的貓

兩邊餵完,在上班~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logbook icon
小鹿斑比想記錄那些閱讀過後有感觸的笑點與那些其實不知道也無所謂的小事,雁過可能會留影,也可能被拔毛,也可能成為某人眼底映照下的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每個人看事情的角度都不同,所以形成了各色的風景,就看看我眼底的風景吧。
  • Collection
  • Author
  •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