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7日的记忆

韦婷婷
·
·
IPFS
·

有点摸不清楚matters的功能,所以前天的文字改了又发,又站内隐藏-无法取消站内隐藏,如今再一次发出……(捂脸)

一个月过去了,去年的这个时候是李文亮去世的日子。这日子好像很长又好像很短,我依旧很少出门宅在家里,每日看一看书,写写心中的想法。

昨天国宝约我见了一面,因为三八节的网络分享,国宝温和地说:我们不干坏事的,你要是实在要去说也可以,就是不要讲疫情不要讲米兔。

今天上午有个陌生人在微信问我:是五年了吗?

我心中一愣,是的,已经五年过去了呀。离我第一次如此近地接近这个庞大机器已经五年。

五年前的这个时候,我还被关在北京海淀区的某一个派出所的地下,那时候才知道原来每个派出所都比你所见到的要大,有地下室、审讯室还有关押室,密密麻麻的铁栏杆、深深长长的走廊……联想起小学时候课本里的渣滓洞。

到了7号晚上,我们三个人每人被两个男人夹着,送上了车,我还以为要回家了,谁知车一路往北开出了北四环,身后的麦子说:我们可能要被拘留了,如果有牢头欺负你,你就按铃……我愣住了,我们就要被拘留了?那时候我应该处于半解离状态,一愣一愣的来到了看守所大厅。

大厅有好几拨人,除了我们基本都是男的。领头的人嚷嚷了起来:你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啊,你被拘留了!! 哦,我被拘留了。不情愿签字?没关系,我们会标明已经向你宣读了你拒绝签字。

随后是既定的程序:签字、体检、按手印脚印、抽血、验身、穿过长长的走廊,脱衣服、换衣服、领盆和棉被,哐的一声,又是大铁门打开,又是长长的走廊,我住进了1103,看到两边大通铺密密麻麻的睡着几十个人,没有人吭声,两个人顶着橙色的帽子站在那里,有一个人开门接待我,悄声告诉我盆放哪里、要先洗手上厕所,轻轻扒开两个人留出半个手臂的宽度,把被子丢上去等会睡这里。

最后那人又悄声凑着耳朵问我:你什么罪名?

“寻衅滋事”

“哦”

就这样,从3月7日的深夜开始,我在海淀区看守所的1103房度过了37天的拘留日子。

每一年的3月7日,总会想起那时候的景象,而从此以后的3月7日,又会再多出一笔关于李文亮以及他逝去含义的记忆。

最后附上一篇,写个他的诗

悼李文亮

我见过你的眼睛

在绿色的口罩之上

我见过你的签名

在盖了红指印的训诫书中

TA们叫你吹哨人

我知你是一个孩子的父亲

TA们说,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我知,你父母也在住院,妻子还在怀孕

昨夜世界在为你哀悼和悲愤

我知你是我在武汉大学04级的学长

无数的媒体与网友在呐喊

想要一个清白与公正

想要为你,为这场疫情的伤害立一座碑

我知,在1月31日的博文里

你说:我一定积极配合治疗,争取早日出院!

我们在一样的恐慌中

我们在一样的悲愤中

然而你走了,去另一个地方拯救世界

而我们,沿着你的脚步,拯救自己


韦婷婷 2020年02月07日 晚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韦婷婷女权主义/LGBT行动者,心理咨询师/协作培训师,纪录片导演,十年性别和性少数领域实践经验
  • Author
  • More

未命名

12月2日丹棱街:像个公民社会的乌托邦

追悼与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