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夢裡教我的事》02 - 偽善

NTU_Sherlock
·
(edited)
·
IPFS
·
面對生死一線時,才真正認清自己究竟是否為絕對的善類

背景資訊

  • 夢醒時分:2021 / 05/ 31 08:00 AM(週一)
  • 記夢日期:2021 / 06/ 20 (週日)
  • 睡眠時長:約 6 小時
  • 睡前暗示:準備周一WFH
  • 夢醒心情:罪惡感
  • 夢體(dream's genre): 抉擇夢、反思夢

夢記

現實變成類似hunger game的末日生存遊戲,我和幾個沒有惡意的陌生人在飯店大廳待著,突然被一群結夥的幫派圍住打劫。幫派首腦想用投票方式決定我們每個人的生死。

輪到我受審時,我在槍口下拼命說明自己的能力(註1)、且是一個「善良好人」,在極力證明自己的價值後,幫派投票結果決定饒了我一命,而我便加入了幫派成了新人。

但槍口隨後一轉指向另一個乖巧、不善言詞的陌生人進行審判,乖巧陌生人緊張的支支吾吾、一看就沒有惡意,這時候幫派首腦按奈不住直接投票問留不留活口,我看到大部分幫派的人都舉手支持處決,才剛從槍口下走一遭的我,內心很糾結:「到底要低調從眾、還是仗義執言?」,最後眼看票數過多,自認反對也無法逆轉局勢,也只好默默的跟著舉手投票(註2)

然而此時,幫派中有人反過來被質疑我言行不一,「明明自稱是好人,怎麼會無端判另一個不認識的陌生人死?

這讓我感到無比罪惡、慚愧、內疚、折磨,就像被迫公開承認自己為求生存放棄自我信念、原則,我必須永遠背負著偽善、言行不一、苟且偷生的標籤

我自覺並沒有比幫派的徒匪好多少,因為他們至少言行一致、活得比我更有原則。

夢醒了。

編按:

註1: 國中時在放牛班很常跟「不喜念書」的朋友們hangout,了解自己在混混中的價值

註2: 這個情境無照律師(Suits)中,Louis Litt在合夥人會議上眼看恩人Hardman即將被踢出管理合夥人時的糾結,眼看票數已經過半才舉手當了風向草,目的就是不想背負左右戰局的罪惡一票


夢的解析

  1. 末日降臨、攸關存亡危機時,一定會有這種結夥打劫的幫派出現(just like hunger game)。
  2. 權威、恐懼、攸關存亡能使正常人放棄理性思考、使人屈服、執行明顯的壞事,這很像東德軍人射殺翻越圍牆的平民時所做的選擇。
  3. 言行不一致將遭受責難、違背原則的罪惡感難受,但為求生存到底該不該放棄執念?That is a question.

意念植入-Inception

我自認我是一個保有強烈自由意志(freewill)的人(講難聽點就是我行我素的怪人),現實中也常無視權威、講求邏輯與道理。

但這場夢讓我反思面臨生存抉擇時我也會做出違反意志的決定,而違反意志的後果可能比死亡更痛苦,尤其在夢醒那一刻,我感到無比的羞愧、罪惡。

這場夢讓我體驗到苟且偷生的難堪,也許下一次抉擇時,我會坦然、勇敢的堅持自己的原則。然而隨著我在世事累積了更多羈絆、更多放不下的人事物時,面對生死關頭還能有那勇氣為自己認同的原則做出行動嗎


如果今天是你,面對存亡關頭,會選擇跟我在夢裡一樣默默舉手投死,還是站出來反對呢?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logbook icon
NTU_Sherlock創作《那些夢裡教我的事》:特別愛記錄夢、畫出夢、並反思夢的inception →給現實自我的啟發。 ● 相信「夢是開發剩餘90%腦的鑰匙」 ● 做夢技能:包含不限於夢中夢、清明夢、白日夢、親情夢、靈感夢、反思夢、抉擇夢 ● 水瓶座偏執:「只有在夢裡才是真正的自由」
  • Author
  • More

《那些夢裡教我的事》09- 領養

一個千禧世代遊戲玩家的告白–PC Game遊戲型態更迭與商業模式演進(1999~2021)

《那些夢裡教我的事》08- 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