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來提筆寫下妳 | 她的憂鬱

豈几文
·
·
IPFS
·

她是我剛進電子圈時,我們部門的助理。

我那時還是菜鳥,被我們中階主管帶進帶出學功夫。我的中階主管身型壯碩,講話風趣幽默,即使一口台灣國語,極佳的反應都能贏得公司內外對他應對進退的肯定。

好景不常,被譽為 "業務箭頭" 的我的這位師父,雖然開發客戶能力絕佳,人脈又豐沛,但因為我們公司漸漸地以美系產品為主,他總覺得只是英文不好就不被公司重視,覺得很不平衡,不久後就想離開。但他離開前,最放不下兩個人: 一個是我,一個是她。

她的外型,可以找一位香港女藝人做具體的舉例-- 鄭秀文。特別是相似度極高的眼睛與鼻形,再加上身形也是一樣纖細瘦弱。因為剛畢業不久就進到我們公司,外型也不錯,大家對她是呵護有加。

我倒還好,反正男人總要學習獨立自主,在都市叢林中生存長大。但她,因為還很年輕,因為父母雙亡,因為曾經對我的師父表達愛慕之意,讓他一顆心放不下。有天師父找我,一副 "託孤" 似的對我耳提面命,要我撐下去,也希望我多照應她。他希望我初期可以多送她回家,因為部門另一位同仁很想追求她,師父希望我可以變成第一道防護傘,不要被其他人騷擾。

師父離職的第一天晚上,我就直接跟她說 : 「師父有交代,如果妳不介意,我可以送妳回家。」她征了一下,只說希望不要被另外想追求她的人看見就好,所以我們約在一個特定地點會合。剛開始她在車上幾乎不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車窗外的街景,慢慢的她會跟我分享她工作的心得,後來會分享她的家庭狀況。原來她有一個雙胞胎妹妹,因為父母過世後,分別住在不同親戚家,當她們姊妹碰面時,往往都是大吐各自在親戚家生活的苦水,也難怪她臉上總是有一抹憂鬱。

有一次部門約去新竹北埔老街玩,想追她的同仁自告奮勇要去接她,她則直接指名要我去接,讓我跟那位同仁當時有一點小尷尬。但我用話術帶過,跟那位同仁說 :「她還沒準備好跟你獨處啦,況且我可以幫你敲敲邊鼓啊~」這才讓那位同仁消除掉一點疑慮,也對自己的被信任感到一點點高興。

跟她的相處越來越自在之後,我會開始在車上放我喜歡的歌,有幾次聽到她喜歡的,我們還會一起合唱。有次聽到日文歌,她很開心的說她也學過日文,所以日後有時要講一些秘密,我們會用日語做暗號。

有一天,開到中山捷運站她家附近時,她要我停車,找地方一起吃晚餐。因為她知道我的生日,她預想我可能有其他的慶祝活動,就提前幫我慶生。我非常驚喜,在開心的與她共進晚餐後,她說這段時間她很深刻的感覺到我對她的用心,我客氣的說我是受人之託。她反問 :「如果你對我沒有好感,你也無法持續下去吧?」我一時被問得語塞,她又說了: 「反之,如果我對你沒有好感,我也不會坐你的車,對吧?」最後,要道別時,她淡淡地說: 「這件事不要讓你師父知道,就當是我們之間的秘密,好嗎?」當天,我對她柔弱外表下的冷靜,有了另外一層的認識。

某一個週末,她本來約好要跟妹妹在桃園碰面,問我哪裡好玩。我想一來她人生地不熟,也沒有交通工具,當時我的女友又出差,就自告奮勇當嚮導。碰面時,卻只看到她一人,她說妹妹忽然有事不能來了。這樣反而更好解決,畢竟我們已有了一定程度的交情與默契。我帶她去我的大學母校逛逛。我們校園小歸小,卻有許多當年代獲得建築師金牌獎的建築物。我一邊導覽一邊回憶當年學生生活,她說這正是她最嚮往的大學生涯,但因為寄人籬下,當時只能念個商專,畢業後就趕緊出來工作。

除了校園之外,我帶她去附近一家建築外觀是爬滿藤蔓的紅磚牆,內部裝潢是一堆歐洲古董的咖啡店。這家咖啡店是當時我們的" 把妹聖地" ,成就了很多浪漫的愛情故事,至今歷久不衰。她說她真的很開心,沒想到只是逛一個大學校園也可以如此有趣。我好奇的問,我師父也住桃園,為何沒想過找他出來,她只淡淡地說她對師父的情愫是建構在剛到一個新環境時的恐懼以及對父親形象的投射,現在已被另一個人取代。

「是誰? 快說~」我故意激動的問。

「秘密~」她很難得開心又嬌羞地笑著。

「我們之間不是沒有秘密的嗎?」難得可以虧她,我加強火力。

「你以為你是誰啊? 」她更加開心的嬌嗔。

我很高興可以成為讓憂鬱的她開心起來的人。這不但已超乎師父對我的期許,我自己也做得甘之如飴。

***

隨著我與女友婚期的確定與婚事的規劃,我開始發送喜帖給公司同仁。有一天下班時,她不見人影,我打電話給她,她說已在回家路上,不用麻煩了。接著隔天,我在拜訪客戶結束回到公司之後,看見桌上放著一本我借她的書,上面貼著便利貼 :「謝謝你借我的書。以後我可以自己回家,不用擔心!」此後我們再也沒有一起回家。我寧可認為她或許只是不想耽誤新婚的我回家的時間,也不去思考她的態度驟然轉變的原因,因為她沒來參加我的婚禮,甚至沒說一句恭喜。

後來師父偶爾關心她的近況,我說已經沒有送她回家一陣子了。師父似乎是理解了甚麼似的說,其實她也好久沒跟師父聯絡,所以師父有點擔心,也有點失落~ 我以一個很持平的心情來看,我們都是其他人生命中的過客,在關係密切時,大家掏心掏肺,真心對待 ; 緣盡時,大家就互相關心,彼此祝福吧。多年以後,透過朋友也傳出她的婚訊,我告知師父這個消息,他也只淡淡的說 :「她找到歸宿就好了~」

把妹聖地。Source:【食記】中原IDEA HOUSE COFFEEx裝潢復古特色藤蔓屋x可帶外食x偽咖啡廳的微醺酒吧-『V&M』帶著老爺在世界各地插旗|痞客邦 (pixnet.net)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