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境隨筆-容器

艾麻
·
·
IPFS
·


在我夢中的主角是山下智久跟廣瀨鈴,這名單我也不懂怎麼來的

開頭就是有一台電車,但這車子很特別,有很多層,每一層都坐了骨骸,尤其是第一層,屬於爆滿的狀態

接著跳到一個小村落,那個村子得了不知名的傳染病,很多人都是人不人鬼不鬼的狀態,很像喪屍XD

這時候山下智久出現了,他是一個看不見的瞎子,然後家裡還有一個妹妹,阿就是廣瀨鈴,身體就是半喪屍狀態,但是神智是清楚的喔

他們一直想找到破除詛咒的方法,接著他們決定使用古老的禁術,把靈魂引進一個人形容器中,這樣子就可以有一個健康的身體,可是失敗了。

雖然靈魂依舊有進到容器裡,山下也看得到,可是他的容器被汙染了,是失敗品。而廣瀨的靈魂沒有全部引進,所以變成『兩個人』,但容器是乾淨的,所以看起來就跟一般人一樣,沒有差異。

戰亂期間,隔壁的太太總是好心地拿著食物給他們吃,雖然很少,但視線一直望向容器的廣瀨,有天容器廣瀨走出去時剛好遇到太太,太太問,現在你看起來就是正常的人,不會有人發現你有甚麼不一樣,為什麼不離開這個村子去過新生活?

容器廣瀨就默默走到通往村外的吊橋上,猶豫不決,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無法做決定。接著山下也來了,他說你想離開我們身邊嗎?廣瀨回不知道

因此山下就把容器廣瀨推下吊橋了,後來他到橋下找到容器廣瀨,他說,現在我們都變得一樣了,這樣子你就不會想離開我們了,我們回家吧(正常的容器是不會死的,只會損壞,再次損壞才會死掉)

而村子使用容器的人越來越多,他們相信可以逃離這個被詛咒的村子,找到新的地方生活,所以他們約好一天拋棄村子,搭上那一班電車,果不其然到了某站,沒有任何乘客覺得這班列車有甚麼怪異之處,生怕錯過這班車,全部擠上第一層車廂。

/

這是好幾年前的夢境了,現在看看是覺得挺有趣的,但夢起來可不是那麼一回事啊....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