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惊喜的惊喜

七月流火
·
·
IPFS
·
它回来了

昨天,做了那么多心理建设,决定尊重小斑鸠的选择。

清晨依旧四处张望,树上有任何声响,都会盯着看一番。

依旧在院子胡思乱想,满耳朵却都是小斑鸠的叫声。我以为是我太牵挂它。谁知,一抬头,它真的回来了,就在身边的矮墙上。就那么看着我,用独特的声音啾啾啾地叫着,轻轻抖着翅膀。

狂喜中忍住不敢大喊,喊孩子们拿来鸟粮,用力举到矮墙上喂它。

三只狗狂奔而出,小斑鸠跳进隔壁,消失了。

还没来得及怅然若失,它又飞回了矮墙。

我不够高,男孩子继续喂它,成功了!它饿坏了,大口大口吞咽着,很快就径直走到手上,继续吃。

我们决定继续照顾它一段时间,等它生活能力强一些再送它离开。

以我有限的生物学常识,野生鸟类最不容易驯服,不会太亲近人类,也没有那么强大的记忆力,它如何找回来的?我不知道。

无论如何,我们和它的情分还没有了。它给我们机会,在它需要的时候照顾它几天,这情分是一种恩赐,我们很珍惜。

此刻,它正在房间里练习飞翔,尽管需要不停地清理。

我们很乐意。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