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米樂

無盡的旅程
·
·
IPFS
·
我常在想我之所以如此的喜歡吳音寧,是不是因為她一直是我希望成為的那個模樣..

無米樂是部20多年前拍攝上映的紀錄片,描述著臺灣的米倉之一,臺南後壁鄉的老稻農們,崑濱伯,煌明伯,還有文林伯的務農故事。

"種田就是默默地修禪,大自然是無法反抗的,怎麼抵抗也沒用。"

"農人呀,就是褲帶勒緊一點,牙根咬緊一點,心情放輕鬆,不要煩惱太多。"

"無米樂,這叫做無米樂。"

崑濱伯在紀錄片的尾端,這樣笑著說..


這部紀錄片上映時的台灣正因為白米炸彈客事件引起了許多人對農民處境的關心,而我是其中之一,積極參與社會運動的初心也是由此而生的,但現在的我早已熱誠不再,縮回自己的舒適圈去了,剩下的只有偶爾的鍵盤聲援,假裝自己仍保有著那初心。

白米炸彈客楊儒門入獄之後,本就很關心農民權益的吳音寧開始與獄中的楊儒門通信,後來他們之間的文字往來也彙集成了一本書,"白米炸彈客",而那本只要關心過台灣農業史的人都必定讀過的"江湖在哪裡",也是吳音寧在那個時期寫出來的,我對吳音寧的認識就是從那時開始的。

剛知道吳要出來參選的消息時,我其實心裡是一陣難過的,總會想起了幾年前她被柯文哲那傢伙在議會上百般羞辱與抹黑的模樣,想著她也真夠勇敢堅毅了,如今那羞辱她的人似乎更加的猖狂無底線了,可她仍是如此的無懼無畏的迎上前來,她始終是那個當年反中科搶水時,席地坐在抗爭第一排,檔著警察的她,她也仍是那個隻身前往墨西哥採訪薩帕塔民族解放軍,寫下"蒙面叢林"一書的她。

我常在想我之所以如此的喜歡吳音寧,是不是因為她一直是我希望成為的那個模樣,在我終究成了現在這樣一個總在妥協,退讓,放棄原則,鄉愿的大人之後,她仍是她。

『出生地同樣被劃歸為彰化縣的我,楊儒門,林淑芬,在各自的村庄內成長,而數千個村庄,在農鄉內,數百個農鄉,又接連成孤懸於海的島嶼。

當孩童的我,坐在圳寮國小的教室窗邊,望著稻浪延伸向山腳,風吹動,青綠漸次轉金黃的時間湧動;山腳下的林淑芬,從富山國小走出校門,穿過荔枝樹林,坐到院埕大灶前燒熱水,煮飯,然後炊煙裊裊,像訊號升起;孩童楊儒門在甘蔗園,葡萄園,木麻黃樹下,迎著海口入冬後颯颯的九降風,尋找江湖在哪裡。

日後,在平原長大,寫作的我,和在海口長大,被稱為白米炸彈客的楊儒門,以及在山腳長大,從事政治的林淑芬,會在不同的時間點相遇。相連著土地,氣候,作物的根。』

<江湖在哪裡,吳音寧>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無盡的旅程在這個混沌的世界中,想試著用文字記錄所有可能消逝的一切
  • Author
  • More

最初的我

墜落

Wind of ch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