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起源到底是哪里

Hualun
·
·
IPFS
·

这个病毒起源本来也不是什么话题,大家就这么相安无事,短期内也不会有人去纠结起源的问题,中国政府偏偏干些蠢事。

要求更名

病毒爆发初期,病毒其实是没有名字的,各大媒体都发挥主观能动性来取名字:“武汉未知病毒”、“新型冠状病毒”,现在由于已经全网都叫新冠病毒了,包括过往的叫法都已经更正,暂时无从考证当时有多少种叫法,可以肯定的是“武汉肺炎”一度是被叫得最多的称呼。叫“武汉肺炎”的原因很简单,就是这种叫法最受当时大众的认可,加之病毒本身没有命名,这么叫也很正常。没有人觉得这么叫有什么问题,没有人觉得这是针对武汉,也没有人会因此而歧视武汉(不想把话说圆了,这里要排除本身就歧视武汉人的人,特此解释,以下就不强调了)。

事情的转折就发生在一月底二月处的节点上,最危急的时期貌似过去了,政府部门的人终于得点空闲去思考收尾的事情了。这个时候显然离中国疫情过去还远的很,即便是中国官方给的拐点也还要到二月中下旬,他们就已经早早得为了病毒起源开始做考虑。他们清不清楚起源无从得知,或许他们早就有了一份病毒起源的报告,然而在疫情阶段,武肺病人的屎都是国家机密的情况下怎么可能会公布这种报告呢,我就假定没有这份报告吧。中国政府这个时间段紧急处理着武肺命名的事务,很快WHO就配合地取了一个十分中立的名字——“COVID-19”

这段时间还有个插曲,就是这个病毒是不是SARS,这也是李文亮医生造谣事件的核心,一开始说他造谣是掩盖有SARS病毒传播的事实,后来真的爆发了,舆情激愤,又在扣字眼说病毒不是SARS,所以还是在造谣,训诫合理,最后病毒命名为SARS-CoV-2,最后关于是不是SARS的讨论也就不了了之。李文亮最后被十分可笑得授予了“烈士”称号,至死也没有得到真正的追责。

从WHO命名武肺前后那段时间,全网被中国政府要求不准使用“武汉肺炎”的说法,当然没有说禁止你用,你敢用试试。所有人都开始说“新冠肺炎”,即便费了那么多力气让谭德赛书记命名了,也没几个人叫“COVID-19”,这个名字有什么意义呢,在我看了就是给了中国政府一个名义,“你看,WHO都很配合我们,没说是武汉肺炎了,那我们以后就不要叫武汉肺炎了,改叫新冠肺炎好了“

自此国内所有敢把“武汉”和“肺炎”连一起说的都会被爱国人士打上“不爱国”的标签,你看名义有多重要,古时候打仗都要师出有名,中国政府还是很会活学活用的。

整个过程原本也没有问题,病毒和疾病没有名字,做学术的时候不方便,就给个名字好了,但是中国政府与之配套的操作不得不让人起疑。你政府担心会被人利用武肺这个名字攻击,那你就好好干,不要给人留下把柄呀。人民可能是傻子,别人的政客又不是傻子,你干这些有什么用。还教唆民众一起抵制,中国人本来就已经傻乎乎的一群乌合之众了,政府说什么就是什么,还让他们去抵制别人叫武肺。

全网删除“武汉肺炎”总是让人不得不联想到《1984》中的情节,真的怀疑决策人是不是拿着这本书,学习老大哥的经验。

全力甩锅

自有了一定群众接受了“新冠肺炎”这个叫法的基础之后,中国政府派出钟南山,让他在发布会上看似无意得说一句“病毒不一定起源于中国”。钟南山在这段时间几乎已经成为中国人民的救世主了,他说什么就是什么的那种。本来这次记者会报告的内容就是疫情情况,预测一下什么时候疫情会结束,随便扯两句就好了,钟南山从他多次发表“十天之后会出现拐点”的观点之后在我这早就公信力崩盘了,他偏偏要在一个无关的场合说“病毒不一定起源于中国”。就好像我的文章一样,总是时不时要加点私货(私人观点),和整个文章基调都不一致,钟南山那句话在我看了就很突兀。

果不其然被各方媒体拿来做文章,本来钟南山作为防疫小组的组长,不应该说一些毫无根据的话,但是这句话说了和没说一样,各方媒体偏偏要大肆宣扬“钟南山说病毒不一定来自中国啦”→“钟南山说病毒不是来自中国啦”→“钟南山暗示病毒来自国外啦”。这一系列的逻辑简直惊人,从强制要求叫“新冠肺炎”之后我就能预料到会甩锅,但是没想到会用这么下三滥的招数。这叫什么,这不就是耍无赖嘛,按照这个逻辑我是不是可以说:我丢了钱,不一定是我自己丢的,可能是被人偷了,偷我钱的那个人或许就是你,没错就是你。

中国人当时怎么看待这句话,我看到的一个普遍说法是:“钟南山肯定是有确凿证据才这么说,所以病毒不是起源于中国”。这恰恰就说明了钟南山在这个位置上不能说这种含糊其辞的话,他随便说点什么都会被人过度解读。知道现在还有人在说明病毒起源不明了的时候引述钟南山这句胡话。

有了钟南山这句胡话之后,中国政府掌握了一定的舆论基础了,开始了真正的甩锅操作。先是台湾的节目引述中国大陆一篇论文说明美国病毒类型比中国多,证明病毒起源美国,中国人民沸腾了,最后证实这篇论文本身也没在表达这个观点,美国的病毒类型中国也都有。再者就是派出赵利坚在推特引述美国学者的话,说明病毒可能来自美国,川普沸腾了,最后以崔天凯被约谈没了下文,赵利坚好像也因此消失了很久。最近又有人在引述英国剑桥的一份研究报告,认为报告说原始A型病毒在美国比较多,说明了病毒来自美国,同台湾媒体那次一样,中国人民又沸腾了,然而整篇报告就没有在表述原始A型占比多的就是起源,别人报告的标题明明就是在说武汉病毒是怎样突变到全球,以及全球各国现存的病毒主要类型。我理解的是报告想说明不同型的病毒在某一个国家传播环境更好,这篇报道就不是在追溯起源,或许会对以后溯源工作有参考意义,但是目前是没有这方面的意思。

打压台湾

中国政府即便已经手忙脚乱,还要腾出一只手打压台湾。台湾自始至终的防疫成果是世界有目共睹的,决策果断,信息透明,使得疫情一直没有在台湾爆发开。中国网民还在停工停产的时候就盯着国外的疫情,在国外确诊总数反超中国官方数字之后,人民日报还特意发了一篇文章《中国以外87182例,反超了!》,使得全体中国人松了一口气,好像灾难过去了一般。同时有人疑惑台湾为什么没有爆发呢,中国网民开始他们客观全面的推测,“是瞒报了,是没测”,他们不相信台湾能做得比大陆好,一定是台湾政府不作为。一个个说得煞有介事,却从一开始就不曾怀疑中国官方给的数字,在做对比做报道时引述的都是那个数据。中国人是有政治敏感性的,他们对国外政府的黑暗从来不假以最恶意的揣测。“美帝亡我之心不死”、“香港反送中运动是港独”、“台湾疫情一定瞒报了”等等,他们认为中国政府所有的行为即使是牺牲了一部分人的利益,那也是为了全中国人民好,除非政府的刀口架到了自己的脖子上。本来我认为刀口架到脖子上应该会学会反抗了,这次武汉民众又一次刷新我了观念,他们开始抨击方方日记了,虽然相对其他地方的人是比较温和的,但是好像中国政府往他们的伤口上撒了点糖,他们立刻原谅了政府,又加入到红色大军去抨击为武汉人说话的方方。

扯远了,中国民间对台湾的意见逐渐统一的同时,政府还在国际上打压着台湾。大肆宣传台湾禁售口罩给大陆,丧尽天良。利用WHO谭书记抨击台湾民众和外交部,使出一招种族歧视的底牌,不料国际不买账还被台湾反击了回去。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一位在英国留学的台湾学生Vivian发表的公开信,大陆爱国留学生们与之相比就相形见绌了,他们只会骂自己学校留学的香港人和台湾人,然后视频在国内和海外流传,国内沸腾,海外也沸腾。

谭书记这次出击显然适得其反了,他的行为等于为台湾做了一波宣传,台湾走入国际舞台的脚步又迈了一大步。由此也显示中国大陆有点急眼,开始使出一些昏招,这次的失利是会让大陆反思,还是更加急眼呢,现在尚未得知。可以知道的是中俄边境的疫情以及一些尚未明了的疫情形势使得大陆暂时无暇顾及打压台湾。



总的来说,武汉肺炎起源到底是哪里呢。中国政府很清楚这个病毒起源于哪里,起源绝对不是美国,否则中国政府应该欢迎美国专家来研究病毒,甚至会把原始数据双手奉上,这是多好的攻击美国的机会呢。起源也不会是蝙蝠穿山甲之类的,这些动物可能是中间宿主,但是这些野生动物都是转移注意力的工具。文章时间线中漏了一点,中国政府在甩锅的初期是把锅甩给蝙蝠穿山甲的,借此狠批了吃野生动物的人,使得全国人认为武汉人很变态,爱吃野味,武汉人民莫名其妙得被打上吃野味的标签。后来锅甩到了美国那边之后再也不曾提及过蝙蝠和穿山甲,只是推出了一个可以食用的牲畜的法案,这个法案还因为狗是伴侣不能吃的事情又引发了一起舆论风波。中国政府不追究蝙蝠和穿山甲的责任,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起源于它们,显然责任不在它们。所以病毒又不起源于美国,又不起源于野生动物,那应该起源于哪里呢。

我的观点从一而终都是病毒起源于人为泄露,不管是P3实验室还是P4实验室亦或者是某个犄角旮旯的实验室,中国政府抓捕武汉的公民记者,封锁实验室消息,把注意力转移开,所有的行为都是在掩盖真相。如果不是人为泄露,中国政府没有任何理由去阻碍溯源工作,2003年SARS也找到果子狸这个元凶,说明自然产生的病毒在中国是可以溯源的,更不用说是起源于美国的病毒了。

我想还是有很多人相信病毒是中国人为泄露的,理由或许和我不同,但是这是最接近真相的结论了,我对相关领域也不是很了解,不清楚少了原始数据是否还能溯源,只能希望真相有一天能公布出来,不能让全世界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蒙受如此大的损失,即使最后证明不是人为泄露也能接受。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Hualun常年被知乎禁言,企图寻找当代鲁迅。14亿人哪,要找一段时间,尚未找到。
  • Author
  • More

深圳隔离人

“Steam被封了?”

深圳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