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來到這,就是朋友,乾杯!

凡星
·
·
IPFS
·
好的~果然我因為各種誘惑又比較沒法更新故事(小聲),總之月記系列會更一年,當然是每個月一次,歡迎各位收看(遊戲停不下來啊!)(所以我才說釋放壓力找實際一點才正確,算了至少有釋放就好,請別跟那兩位一樣喔)
Photo by Wil Stewart on Unsplash

早上一起來,關掉冷氣的我完全沒有注意到今天是假日,整理儀容後直奔上班地點,結果當然被老闆說我不是值班時間,然後給我個打折餐卷要我幫忙去試吃看看,說餐費他出,於是我就得到免費午餐乙次,但是路途上看到一個金髮外國人跟烤肉攤販老闆嘗試對話,儘管他手語似乎非常厲害,已經比出想要牛肉串的感覺,但是攤販手忙腳亂,不出聲的他跟旁邊不斷點單的人們,攤販決定趕快處理後者的需求,我走過去,稍微用英文跟外國人講「Do you need anything?」後,他終於像見到救星一樣,向我講了他需要三串牛肉跟蔬菜兩份,過一陣子,金髮外國人終於把剛烤好的美食提在手上,向我道謝後離開了,我在路途又亂轉,摸各一隻黑狗與懶散的貓,順利來到了老闆指定的店家。

才剛入店,店員充滿熱情的招呼聲就讓人加分,安排我坐在靠角落的座位,但是我特別的感覺角落非常好,所以沒跟店員說想換位,我剛看菜單沒多久,陸續有預約客人與在我之後來的人進來,店裡的氣氛更活躍了,然後我決定選擇招牌上的蓋飯套餐,因為後面大桌預約的人說蓋飯套餐很好吃。我喝了冰水,稍微看了下四周,每個人都在說肚子餓了,邊滑手機或聊天,等待餐點上桌,真是和平啊……。

因為大家都很享受店裡的氣氛,沒人注意到一位外國人進來了,跟剛剛的金髮不一樣,外觀明顯告訴所有人他來自中東,背著挺大的背包,店員看他在找座位,於是被招待到我旁邊的座位,但他剛把包放下,就開始在認真筆記,我無意間看到是地圖的筆記,想說應該是觀光客,結果他突然跟我問問題,用流暢的中文。

「先生,你認為真主阿拉是真實的嗎?」

啊……我是個半信半疑關於任何宗教的主義者,但是對各國的信仰我也保持尊重,那答案就簡單了,我假裝略微思考一陣子回答。

「是,真主一直在你心裡。」

「先生,我就老實跟你說吧,其實我是位恐怖份子,我才剛下飛機來到這裡,雖然夥伴有給地圖,但我弄丟了,導致我無法來觀看地圖來決定地點,只能邊走邊畫地圖。所以我希望你能告訴我,如果要引發混亂的地方,最好要在哪裡才對?」

店員將套餐送上桌了,由於店員在忙,應該沒聽到我們這邊的對話,我腦袋很清楚,完全理解他在說什麼,我也只是拿起筷子,跟他說邊吃邊聊,沒多久他剛點的烤魚套餐也到了,他開始告訴我他們的計畫,他們要引起國際注意,似乎是新的組織,但是大動作只有那些已經惡名昭彰的大組織才辦得到,所以他們決定要幹一筆大的,吸收更多成員。

「話說你中文說得挺不錯的,去哪學的?」

「一個中文教師教的,但在我村莊的時候遭到攻擊,傷口很大,但已經被送回他的國家治療,幸好他康復了,他還常與我通信呢!」

「先敬你老師與家人健康。」

「真是謝謝你,先生,我來到異國他鄉,而且是來做恐怖攻擊的,為什麼你知道後,可以如此安然自在的樣子與我暢談呢?」

我思考著這問題,他確實是個恐怖份子,他中途還讓我看看包裡要拿來放的炸彈,而我還問他那個威力有多大,評估爆炸後的效果等……是說一般人看到會大叫嗎?應該不會吧?呃……我就直白說出我的想法。

「或許我們這個國家早就見怪不怪了,畢竟國際社會本來就是會常見到外國人,而且我們這裡不亂歧視種族,也不歧視信仰、膚色、飲食習慣,誰叫我們這裡的祖先們都看多少次外國人了,基因裡面都知道外國人也是人,並不是可怕與厭惡的怪物,打從進入交通方便、國際交流前我們早就適應了。我們基礎上只討厭真的做出壞事的人,連個合理的理由都沒有的那種,而你在名義上是個壞人,帶著犯案工具,現在也有計畫,實質上你這些還沒做出來,我知道你是壞人,但沒做壞事就是沒做,那我為什麼現在不能跟你好好相處呢?答案當然是能好好相處。」

「我不明白什麼意思?」

「也就是說,來到我們國家的人都能當朋友,無論你是誰,我們仍然在第一次見面時把你當朋友,而後續知道你的身份與過去後,就交給我們自己的經歷來決定,或許有人會報警、又或者幫助你持續行動、或是跟我一樣繼續吃飯聊天,很隨便對吧?」

「該怎麼說呢……真的是個無拘無束的想法啊。」

我剛剛請店員加點的兩杯冰果汁已經送上來,我將一杯給他,他有些猶豫,而我跟他說沒有毒,然後他接過,我與他一飲而盡杯中美味的精品。

「那當然,那我再次歡迎您,來到這自由且混沌的國家,無論是誰,都歡迎各位來到此追求自由與混亂,雖然混亂還是少點比較好啦哈哈!」

我跟他交換聯絡方式,我提醒他別把命陪上去,而他則是說盡量避免,我們就道別各自離開了。

在那之後,過了十幾天,我還是沒看到任何我們國家有恐怖攻擊的新聞。

「是還在籌劃還是放棄了啊?」

然後手機通知欄跳出訊息,是恐怖份子的訊息,我拿起來看,結果我在隔天上班跟老闆說我是國家之光,應該要頒獎,而老闆則是一臉我沒吃藥的表情直接叫我趕快去掃地,我也只好乖乖去掃地準備開店。

內容:

「先生,因為你的話語讓我感受到你們國家如此大方且和善的樣子,我向成員下令把你們國家的炸彈都拆除,雖然有一顆不小心爆炸,幸好那裡是山上,也很少人經過,受傷的那位成員也被你們國家的登山客火速送醫治療,現在也已經康復,我確信先生你說的是真的,所以我向你保證,你們的善行我會告訴其他組織,盡量避免對你們國家做出攻擊行動,你們如此尊重不屬於你們國家的異鄉人,那我們也以同樣的方法尊重你們。我昨晚夢到真主阿拉說著世界和平的故事,而故事中你們的國家名字居然在裡面,我十分震驚,如果這是啟示,那麼我們的組織是絕對不會與你們發生任何問題的。對了,下次再到你們國家,我既是恐怖份子首領,也是個觀光客,到那裡大吃大喝,放下一切睡到天黑,再回去組織計畫行動,如何?是不是自由混沌的感覺?下次我們再碰見的話就去喝一杯吧,但或許也有人跟我喝也說不定呢!」

我的九月,雖然說了大話,說我們這裡是個不亂歧視任何人的國家,多多少少還是可能有,但人家有感受到我們的好意就行了。話說我知道他是首領時,我還試著喝了兩個罐裝啤酒要失憶,但是果然沒失憶,還是好好上班工作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凡星最容易生存,卻又是最難生存,平凡要不沾與極端之間取得平衡。(裝厲害)(你就不會乖乖吃起司嗎) 那麼今天想看什麼故事呢?
  • Author
  • More

非常抱歉,可能無法繼續下去了……

兔子、起司、轉生……世界是自己在旋轉的

二月:另一個的我的記憶(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