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梦的解析》的一点笔记

eiron
·
·
IPFS
·

越来越多的疾病,不是在身体上,而是在文化上找到了更深入的病灶。这使我对精神分析产生兴趣,并因此开始阅读弗洛伊德《梦的解析》。运用弑父娶母,他把俄狄浦斯的故事从一个命运悲剧扭转成一个欲望悲剧;在分析《哈姆雷特》时,弗洛伊德摒弃性格懦弱、思想压垮行动等解释,认为哈姆雷特对复仇的延宕是因为他在他叔叔身上看到了自己的映像,他叔叔实践的正是他的欲望,因此对叔叔的复仇等同于自戕。相比释梦,弗洛伊德对文学作品的解释要有说服力得多。原因可能在于面对文学作品,我们共享的信息是一致的,而在释梦时,弗洛伊德完全独占信息以及信息的选择和编辑。而且,文学作品接受也鼓励多元的阐释,而弗洛伊德某种程度上相信自己的解释才是对的,一如他过分地强调了性的因素。事实上,弗洛伊德对自己将要遭遇的反对有非常清晰的预判,但他更多地是以一种寻找证据式的方式来应对(比如举例),以致无法形成有效的解疑。可能,任何领域在草创期都难免它的粗陋,但其提示的方向仍然是开创性的。梦是一种平衡和治疗,亦如病也可能是对身体的一种帮助。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eiron编辑。关注观念、行动与现实的互动。
  • More